太阳底下无新事

艳遇

原作 / 开封奇谈

CP / 白玉堂 × 展昭

承认了我是一百年白厨的OOC故事(


正是那白衣人,略施粉黛,挡不住明媚容姿。桃花眼睛翘眼角,顾盼春光衣袂飘。却是男儿身,指如青竹枝。他只轻巧地翻个手掌,一坛小巧玲珑女儿红托在掌心,他定定看了半晌,竟在凉薄夜色里浮出个动人的微笑。

可惜是没人见到。白玉堂把自己笑得脚一滑,差点获得陷空岛锦毛鼠客死他乡(死因:摔死)成就。

白玉堂站稳了脚,气得牙痒。低头一望,这庞府院里不知何时新置一盆碗莲,也不知怎么养得活的,睡在一口黑色水缸里。白玉堂见它,好比莲花照美人,一捧清水,映...

在受伤时如何避免死亡

原作 / 开封奇谈

CP / 白玉堂 × 展昭


……诶其实我只会写七五,反而让我写这个有一点困难……但是,但是剧情可爱啊!我放弃智商。


白玉堂和展昭谈人生。白玉堂说,展昭你这蠢猫你不知道啊。展昭迷迷瞪瞪地点了点头。白玉堂把他晃醒,展昭你不知道啊!有人要害你!展昭又躺下去了,展昭身受重伤,需要静养。白玉堂又把他抓起来,捏着肩膀大叫,展昭!你们开封府,有人要害你啊!

一是那公孙策,心狠手辣,二是那包拯,可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展昭这穿胸一剑,公孙与包拯一个要给他下毒,一个要把他揍成白痴。白玉堂说,展昭你听好了,我白玉...

胜生勇利成为第二个五连霸时候,由于有冰上的传奇在先,因此接受采访时他婉拒这个称号,至于教练则与他特别虚伪地互相推辞,概因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教导之下的胜生勇利一定能够得到六连霸。

尤里·普利塞提本来已经戴了个大墨镜准备溜号,结果一听气得砸了墨镜,大骂这两个老年人无耻。勇利与尤里就退役后尤里可不要哭鼻子这个事儿斗嘴,维克托笑嘻嘻地站在后边仗着身高优势搂着他们肩膀摆好造型,照相机一片乱闪,尤里不动声色地踩了他们两人一人一脚,维克托微笑着掀了尤里的外套,俄罗斯队服被蒙在两个现役运动员头上,使两个措手不及的人头撞在一起乱叫,统一是大骂维克托,这还是接受采访时间。

维克托...

さあ、往こうか

*OVA衍生 二季时间线 星谷in华樱会妄想的星谷中心


星谷从上铺跳起来,挂着两个巨大黑眼圈。那雪奇怪,他还没来得及做早饭,星谷是很难被除了早饭香味以外的任何东西叫醒的。星谷扒着床沿把自己半个人往外送,那雪顾不得手里的平底锅还摊着玉子烧,连忙举起双手,概因星谷快把自己整个人摔下来了。星谷把自己挂在床沿,绝望地盯着那雪。

“我做噩梦了。”

那雪连连点头。那雪是个好心人,如果星谷现在下床了,他要给星谷一个大大抱抱。星谷因为室友的温柔,受到了很多鼓舞,哭丧着脸开口:“我,我梦见……”


星谷差点被不存在的门槛绊倒。但星谷是临场型演员星谷,一边干笑着一边赞美这华樱...

Drive you mad

原作 / スタミュ

CP / 凤树 × 星谷悠太

9话捏造及衍生


抓到失眠患者是在宣布星谷出演兰巴特数日后。星谷出现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他以及他的台本组成一个猫状小窝,在漆黑的夜里,睡在石台上。凤甚至觉得那有点儿有趣(谁会觉得自己的小粉丝那样认真的姿态不有趣呢?何况那又是星谷),并不想把星谷抓起来闹醒他。

“凤前辈。”

但星谷醒着。星谷张开了眼睛,有一瞬间凤很难区分他是被惊醒,还是从始至终就醒着。凤伸手给他,直到星谷借他的力坐起来,他重新恢复了星谷本来该有的样子。惊吓地跳起来,跳得离凤远远的,台本是他的护盾,仿...

琉唯

原作 / スタミュ

CP / 辰己琉唯 × 星谷悠太

都是出道几年后的剧情捏造


星谷悠太著名好说话,但是用来作怪的苦茶绝对不想喝,死也不想喝。强装笑颜一边往旁边座位挪动,从一头挪到另一头,撞到辰己琉唯为止。是个好卖点,MC抓住重点,要逼星谷认输。

星谷的黑暗回忆追溯至绫薙时期,那雪什么都好,不拿错茶时候最好,拿错茶的时候是世界惨剧,因为整个音乐科的手艺都当属那雪最安心信赖,因此那雪一个疏忽就毒得死整个精英班级25人,十个华樱会再加月皇遥斗也救不回。辰己开口:“做个交易吧!”还没轮到他说话时间,整个棚连带星谷都愣了...

把胜生勇利还给我

他们在休息室里提到这件事。

尤里像看个傻子一样张大了嘴,随后又使劲甩了甩他扎起来的金发:“好吧,好吧,得了,我知道你要说点什么。”他暴躁地说:“我不要听。”

维克托咬着水瓶口悲伤地看着尤里。尤里受不了了,尤里随手一指,这个休息室里也没有第四个人了:“找他谈,他帮你解决问题。”

“你呢?”

尤里给他看手机屏幕。尤里、李承吉、披集还有季光虹拉了个讨论组,正在用自家宠物表情包进行猫狗大战,外加仓鼠表情瑟瑟发抖。维克托定睛一看,光虹正飞速连发一串高P中华田园犬表情包。

维克托好受伤:“等我解决了我也要来玩。”

“你们家的是大型犬。”尤里无情地离开了他。

等尤里一关门维克托突然想起来韩国选...

分手体验

之前收在本子里没放出的其中一篇,这次是全文放出!……呃我看了看也十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写点什么了,大家将就着看吧ry


分手体验


胜生勇利离开圣彼得堡之后他开始不习惯他的房子。

勇利离开时没有带走太多行李,所以这座房子的变化充其量只是少了个住客。本来勇利离开圣彼得堡时,所有人除了维克托,知道的都是真利要结婚了,因此勇利需要短暂地回去长谷津,而回去故乡对长居在外的勇利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尤里为了准备伴手礼几乎想破了头,尤其当这份礼物是要送给一位新娘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苛刻变本加厉,而雅科夫得知这个消息都轻松地给他准了一周假。但对维克托本人来说,他知道一个其他人都不知...

欠债不还

胜生勇利回到家。长沙发上瘫着一个猫饼,猫饼身上叠着一个狗饼,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伏特加香味。马卡钦像一团大型巧克力棉花糖,铺盖在尤里大半个身上,导致尤里在睡梦中都面目狰狞。

他男朋友可怜巴巴地抱着膝盖缩在沙发的最后一个角里,一见勇利,飞快向勇利伸手,只等勇利脱掉风衣就把男朋友拽到沙发里来,接着沙发变得更拥挤了,有三人一狗挤在一个沙发上。勇利被迫在维克托腿间缩成更小的一团。

这没有打动勇利。即使冬天他们就必须执行这条家规省得他们俩的膝盖都隐隐作痛还必须虚张声势,比起这个不如窝在一起瑟瑟发抖。(事实是当勇利缩在维克托怀里他们的温度共享达成了一个和谐的循环,没有人不沉溺于此)但今天不,胜生勇利艰难...

没有爱情的天才

//因为我家不是这样的但是又觉得可能挺有意思的所以只写一次的故事


没有爱情的天才


“比如说我觉得我应该很喜欢勇利了,所以我说出了这件事,实际上看见你为这件事流泪也不会有半点感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神态自若地说,如果不是他才是这件事的主人公,他的神情会让人觉得他只是在说与自身完全无关的闲话家常。而胜生勇利瞠大了双眼,让他眼睛里含着的一层薄薄泪水一下飞散成点点碎屑。

“我不是在可怜维克托!”他大叫。好在这个冰场最后只剩下了他和维克托两个人,因此再尴尬也无所谓。当整个冰场响彻这回声,勇利被自己吓到了,他的眼角莫名其妙地湿了,但很快他就理解了维克托并不是故意要让他...

Pause & Break

原作 / ボールルームへようこそ

兵藤清春 / 赤城贺寿 / 富士田多多良

请大家来看跳舞!跳舞漫画真是太好看了,会获得幸福的!


Pause & Break


“因为如果不学会还手的话是不行的。”

“什么?”

“我说啊,你,老是被那些混混缠上不是吗?”


赤城贺寿不耐烦地翘着腿说:“你对你的舞伴明明脾气那么差劲,对小混混却不敢还手……”

“因为跳舞是两个人的东西!”富士田多多良从床上跳起来,发出的响动连兵藤清春也无视不了,当他瞟了一眼之后,多多良垂头丧气地回到床上,“而且小千不打算解决问题,让人...

“当我想到你和尤里奥的名字排在一起我都要失去生活热情了,”一个假装真的失去了生活热情的人靠在男朋友膝枕上说,“我想全世界的结婚请柬都通用,男方,和女方,或者别的什么,总是把名字并列的,那应该怎么说,仪式感?”

“我假设你还记得你还没摘了我的戒指,尼基福罗夫教练。急着把我赶出去和别人并列?而且事实上,去年我没有和尤里奥并列。”

“但是你们的名字排在一起,你能理解我这种心情吗?”

现在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失去生活热情了。他从勇利膝盖上跳了起来,指手画脚地对着电视上并肩的两个人大叫。准确来说,第一名和第二名在领奖台上是不能并肩的,但这都是胜生勇利的错,他长得太高了,给人视觉效果很般配。

尼...

Love you and despise you

胜生勇利又一次看见他的教练被女孩儿们团团簇拥住,他迅速逃出了人群的包围圈,所幸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因此他的消失悄无声息。在那群人外边带着口罩的青年的眼光抓住了他,勇利快步走了过去,好像找到一个温和、不会谴责他的港湾,尤里低低地拉下口罩,暴躁地拽着他的衣服远离这一切。他们俩向人群的中心投去眼光,并不意外地发现了维克托总是对这些如鱼得水,他正向一个女粉丝的镜头勾出熟练而迷人的笑容。勇利沉默了一会儿:“今天多买了材料。”

尤里嗤笑:“正好多买一人份?”


勇利假装谁都不会注意到他,把他的手绞在一起。这个情状显得他格外可怜,尤里因此就会被逼迫答应勇利的不情之请,即使尤里总对此嗤之以鼻,但他还是以...

Who's YOUR Chihoko

好吧,那就搞一点儿Chihoko


“你要对他温柔点!”

勇利还在宿醉,但有个人比他宿醉得更严重。那个人把俄罗斯著名花样滑冰选手尤里·普利塞提粗暴地扔进了被窝,使得还在努力把披集的手机从披集手里拔出来的勇利必须回头警告他。

然后维克托很不开心,他说我手痛,说得像是从小在酒精里泡大的俄罗斯人意图篡改国籍。

我手痛,我脚痛,我到处都痛,我头很痛,我喝醉了。

维克托的眼睛倾诉这一切,实际上他只是拖着被子的一角站在那儿,因为勇利喝止他而可怜巴巴地停住了把被子往尤里身上扔的动作。

好吧,别跟一个宿醉的人计较,勇利想。勇利也是个宿醉的人,要给那个幼稚的俄罗斯人做榜样。他...

猫猫!

怪剧场版和今天吸了一天猫,为什么明天要cp了今天还会写出这种东西,我不要打tag。


勇利猫猫最喜欢维克托了!

维克托并不是它的主人。勇利猫猫住在维克托的家里。这个家离美奈子老师家很近,勇利每天早上出来晨跑都会见到它的朋友——优子和西郡,以及它们的三个子女。维克托也很喜欢它们,有时,他们聚在一起,猫猫们和维克托一起看各种各样的漂亮猫猫,那些猫是历届荣获世界名猫比赛最美称号的猫猫。

三姐妹虽然年纪还小,但已经能对那些猫猫做出基本的评价,优子和西郡年轻时候也曾经想成为参与到比赛中成为漂亮猫猫其中的一员,但当它们终于意识到它们是对方心中的最美,它们就不再试图为此而努力,转而,它们有了三姐...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