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之心(上)

黑羽快斗 × 工藤新一

Caution:八万年老梗,他是他的潘多拉。有一点M23提及。

BGM


“你这样东都大的女孩儿都不爱笑了,担心你都来不及。”

黑羽快斗如是说。


黑羽情态自若地吹了口气,手掌里的花瓣哗啦哗啦水一样溢出了他的掌心。在此之前,这条道的路面上已经落了不少色泽亮丽的鲜花儿,都是出自魔术师的豪迈手笔。时常有擦肩而过的学生得到他遗落的花,收在手里或借花献佛。

气氛温存,天气清朗,行道树的银杏入秋逐渐泛黄,大块色彩泼在空中有如金璨的绒毯。盛景之下,被黑羽评价的主人公却是兴致缺缺,痛苦地用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遮在脸上的口罩挡住大...

Estoy loco mi dulce coco

残次品 / 陆必行 × 林静恒

Summary:原来彩虹病毒的病毒株再加芯片都不是无所不能,而林静恒真是讨厌死甜食,谁会知道他是甜食本身,而陆必行还对他过敏?

Caution:非典型性ABO,半辆车,蜂蜜笔芯和椰子味将军。


Estoy loco mi dulce coco


图兰卫队长的汇报不幸被终止了,门前没有警卫。身条细长的青年男性抱臂靠在统帅的办公室门口,手中变出一小碟蛋糕。他声音仿似快活的百灵鸟,拦停了卫队长去路。

陆总,您好,您又……?

唉,是呀。第八星系总长颇为绅士地将小份甜品又往她跟前递了递。这种不轻不...

Sincerely yours

M23衍生 / 黑羽快斗 × 工藤新一

Caution:迟来的怪盗基德和被隐藏的告白,1end


灰原掏出手机那一刻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凡这位女士表情灵巧眼神锐利对他笑,必定他没好日子过。

没来得及逃。前座的女孩儿回过头和他分享:我呀,在新加坡遇见一个和柯南君很像的孩子呢,那孩子真是非常聪明能干,帮了我们大忙!如果柯南君遇见他,一定能做朋友的,对啦,他叫——

“平井亚瑟。”

灰原手机上的照片如是,“美黑做得不错。”灰原侧着手机屏幕展示给他。

腹背受敌的幼年侦探“哇”一声夸张地赞叹道:“他一定也是侦探!”

“怎么说?”...

初始化

梅菲斯特 / 浮士德

五章衍生,随便爽爽,非常少量塔陈私货


他们没有注意到梅菲斯特身上出现的那些变化。那些平凡而愚蠢的整合运动当然不知道,他们看不清梅菲斯特的脸,浮士德呢?浮士德在他背后。

他们绕过被罗德岛新加盟干员砸得粉碎的龙门近卫局残骸,那些石块让梅菲斯特的脚步变得歪斜。刚才,就在刚才,他回头问浮士德:为什么塔露拉明明知道还……?试想这问题浮士德能回答吗?任何人都不能,但浮士德不能回答就是个极大的错误。他们的队伍因为浮士德的沉默而陷入了一片惨淡宛如尸骸的沉默,接受梅菲斯特治疗的整合运动们一个一个跌倒在瓦砾中,但没有人在意他们。最后,浮士德也停下了脚...

请大家来玩!可怜可怜我们冷门社会女孩领领无料!

心脏歌剧:

CP22的摊宣!感谢辛苦制作摊宣图的萌萌大大><

仅参加DAY1,摊位号【丙A06-07】,具体请见图~

前两项是我画的闪轨挂件+无料明信片。后两项为另外几位朋友的作品。

第三项的闪轨明信片+文本的cp为crrn!请注意领取条件。

第四项弹丸即刊本cp为狛日!

关爱摊主请自备零钱~~~~也可以zfb付款(但不清楚会场网络条件如何orz)

一个我和 @50米拉好贵啊 都在疯狂修罗场中产生的宣,内容详细见图!


详细试阅


份数准备的不多,摊位号在【丙A06-07】!大家CP见><



[CCS / 李小狼 × 木之本樱] Dreams come true

CCS clear card 14话衍生


Dreams come true


李小狼等待这一刻多时。


在他们仍都是中学生时,也曾有一些令人心悸的幻想秘密:这个女孩子,应该是我要找的人,这个女孩子,应该是要一直在一起的人。与她在玻璃彩窗下,还是明镜高悬前,要携手共度一类的事情,对于当时的年纪,太遥远又太漫长。虽然是那样一个普通女孩儿,爱笑,容易被惊吓,天真烂漫甚至有点反应迟钝,但她的眼睛永是长明灯,又闪亮又绚烂。李小狼喜欢她的眼睛,也喜欢她看自己时候闪光发亮的情态。

假如这个女孩儿不姓木之本,并非库洛里多的继承人,事情简单很多:他与女孩儿在某时某分某刻极普通的相遇了,他...

千本刀

松本润 / 相叶雅纪


千本刀

松本其实不温柔,只是懂得对人好。分手后一天来到乐屋的时候,因为除了当事人之外还没人得知这件事,所以给已经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的相叶盖了毯子,像是做足文章的情态。二宫打游戏竟然都暂停了,大声叫:“我好羡慕啊!”松本眼角余光瞥到相叶肩头一块漏风的空隙,是他没给相叶塞好。

起床气被打醒了。松本一瞬间屏息,觉得二宫是不是察觉什么异状。结果相叶醒了,睡眼惺忪地看了眼前是松本,纯天然无公害地微笑起来,跟松本说早上好,声音软得像刷了热黄油的吐司面包。

松本不知该怎么答话:在他和相叶交往之前,他不知如何和相叶共处。想三十代的松本润,已经很久...

琴论 - 1

是我很喜欢的神奇绿担作者的作品,试图要了一下授权,如果喜欢这篇作品请给本家打分!

水平比较粗浅,意译非常非常多!有任何错漏与不当,欢迎指正

A中心无cp向,姑且只打了自担tag,如果有可以告诉我这该打什么tag的朋友,也请务必……!

ピアノに就いて | でぃすこすたー   id=7579083

授权见


——


「爱这种东西是要赌上性命的,是而我不能等闲视之。」

——太宰治『雌性谈』


琴论

1


即使是皇帝被逼宫至皇座之时,想必也没有这样懊悔吧。


在鼓掌的欢声上涌的演奏厅中,樱井翔只是一味地盯着天花板...

愛も不確かなユートピア

闪11

基山广 / 円堂守 斜线有意义


愛も不確かなユートピア


餐食是一日三餐,能忍受一口嚼三十下,少食多餐,或者不食不餐。円堂守认识基山广的时候,以为他是说谎的,谁能不吃饭生存呢?中学男生的场合,靠吃饭疯长的四肢,足球运动员的场合,卡路里与美食无法并存。雷门的经理为了征服世界(女孩儿们对这件事表现出绝不逊色于男孩儿们的热情,甚至更加严苛)从在北海道开始,没有让男孩儿们吃过一顿饱饭。像一之濑那样的,吹雪那样的就算了,看着食量也并不大。円堂总之是对这件事感到很痛苦,但又是一队之长,外加对打败外星人球队有一颗星球那么多的执念,就假装无事发生。

好心...

おかえり

深山大翔 / 波多野卓巳

就试试,一切ooc属于我,99.9II第一话衍生


おかえり


波多野卓巳下手术台之后,错过恒例三点的甜点时间,不是说不吃甜食就会在病理层面上表现为生理不适,但波多野的百分之八十是由糖分构成的,缺少糖分就精神萎靡,术后还有巡房,但被小护士推回办公室。波多野还莫名其妙那会儿,荻原趴在他对面探起个头,大声嘲笑面色憔悴的他比古牧教授的小白鼠还要接近死亡。

脱下手术服重新缩回白大褂里的江湖医生内心则想,回不到家,见不到男友,接近死亡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手机屏幕上虽然没有男朋友,Line里却有一个不怎么亮起的联系人。深山作为律师,比...

光辉之路

新年快乐!又疯狂修罗场,所以可能又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写……虽然还有一段时间,还是提前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吧我要充满快乐!><

一应凛仔中心的crrn,大量私设含有,一切ooc属于我


——


光耀帝国门楣的灰之骑士宿舍闯进不明来客,据称非得留宿不可。灰之骑士本人判断这叫非法入侵,入侵者则厚颜无耻,声称:“你打我试试看?”


光辉之路


前往克洛斯贝尔之前,第二分校为他举行饯别仪式,来人不多。里恩的毕业生们到场两三只,黑兔由于情报局工作与身体修复关系,被里恩勒令不得参与,其余,正式继承前任凯恩公之位的缪洁在海都与他们作别,回归警备队的尤娜则先行一步乘上前往克州...

晨昏夜明

前篇 夜色中重逢

BGM

是重投,之前没有打tag,为了做无料所以顺便修正了一下重新放放


晨昏夜明


途径诺尔德高原时,他们想起来这是旧友的家乡。高原人民善良热情又好客,尽管放在这个时节已经是一种毫无助益的愚蠢,但他们仍然借到了精心养护的马匹,足以助他们快马加鞭离开高原,也就彻底与埃雷波尼亚没有了干系的那种。

三年前里恩十七岁,库洛十九岁,盖乌斯家的弟妹都是小不点儿,来时粘着哥哥不放,去时粘着全七组不放。即使没有正式加入七组而且显而易见地需要搞点破坏,但还是清楚地记住了家庭组成并顺利地与盖乌斯的父母达成了共识:无论立场如何,里恩·施瓦泽必须走。叫...

Hug me then

歌词妄想,向法老控认输

BGM In Un'altra Vita


Hug me then


倒悬在人肩上,想吐,胃是空荡而且干瘪的,硌着一层外套底下尖锐的肩胛骨,在这情况下,本能促使他在空中扑腾,做些什么无意义抵抗。起先,一只手钳住他的脚踝骨,好叫他尝尝痛苦的滋味而选择认输。只是,对银色头发的怪物来言:痛又是什么?

他绝不会为这种困难所打倒,变本加厉地腾出手撕扯所有他能够碰到的东西,直到忍无可忍地,寂静后一声巨响,被背摔在地面上。朱红色的眼睛居高临下地审视他,确认他已经是——什么人都不是,形同萎顿的尸骨。

“你该适可而止了。”

这恐怕是女神告诉他的,因为从来没有人与他...

夜色中重逢

tls开盘捏造

BGM 静寂はヘッドフォンの中


夜色中重逢


又是这里,没有系蝴蝶结的猫,只有雪。终年不化,深冻三尺。纵使醒来时还浑浑噩噩,马上就被无孔不入的寒冷冻得缩起来,身上残破的白色大衣立刻卷成乱糟糟一团。有猫跟他说:“你总算醒了……”抱怨一样的。他环顾四周,哪里也没见到猫。一架单膝行礼的骑神,被包围在流光溢彩的灵子力场里,和轻忽降下的雪粒毫无形迹的融为一体。里恩神智恍惚,呆坐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

衬衫被斑斑血渍盖满,灰色变成深黑,走出一段路,捡到一件深红色外套,穿在身上,竟然很合适。再走一段,就会找到刀。按照记忆里的流程,是这样的。

深黑的夜被太阳破开一丝光亮...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