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熔炉


应该是正真正铭的垃圾论文和无差



一开始问里恩要不要成为教官,说愿意还是不愿意,里恩也说不上来。


能选的工作不多。里恩天天很忙,忙着给校友寄信,送去各地特产,忙着开骑神踏平帝国全土外加自治州,人出了社会就是这样,作为帝国英雄灰之骑士,是帝国的先驱者,人民的公仆,不可轻易放下身段。是而士官学院的老校长寻到他,请他做士官学院分校的教官,里恩是犹豫过的:一是他做不来教官;二是他以前的教官们,不论出身与阵营,都是真正为人师表,不像他。

当教官不是太难的事。这说来,看看你的班主任莎拉,还是个爱和大叔喝酒的游击士,这也是一年教官当下来了。教你们呢,教得也不错,大家现在都有了各自前程,里恩同学,你呢?

里恩茫然地听着。里恩同学,你选什么呢?里恩礼貌地说,校长先生,我还没想好……

一只手在他头上轻飘飘又沉甸甸地拍了拍:里恩同学,你慢慢想。

士官学院刚开学的时候,教导大家,做人,要有爱心、耐心、责任心……没有爱心呢,就要有重心,做人的重心。

所以我们说,年轻人啊,成为世间的基础吧,就是看把垒桥的石头放哪一块儿,能吃重的,就垫在桥墩,平坦的,就成了路面。只是年轻人,是都要成为世间的基础的,压在桥里,都是苦的,有棱角的就磨平,有锋芒的就收起。只是学做个教官的事,可简单得多了,你有前辈做范本,不要有压力。再不济,这也是学校,你想做的,趁你还在学校里,就可以去做,这就是年轻人的意义。

回过头,里恩发现自己头脑一片空白,好似什么也没想。


莎拉带七组周游帝国时,哪儿都有七组成员做东道主。现下想来,里恩想能带学生去的地方就不少,如果这想法被现在半手遮了RF社的天的亚丽莎知道,估计还要被说他主意打得太好了,但说归说,七组还没人能真正意义上拒绝里恩的想法。

他做事一直想东想西,生怕不够周全,被所有人嫌烦,直爽的请他要做就做,不直率的放任他做无用功还忍不住帮把手,还有一种时刻准备杀了他和被他杀的,说他太爱撒娇了。

这无疑是一种良好的教育方式,里恩结果对自己的任性有了很深的自觉,又深知任性也不能够救人性命,从此从年轻人晋升成在社会大熔炉里翻滚的年轻人。是为今时时局不如往日,革命预备阶段只需在洪流里随波逐流,现下要在战争的国土上成为真正的社会人,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这就是库洛教给他的东西。


是否就任教官一职,里恩也想不了太多。各中斡旋对灰之骑士的身份来说必然不会少,意识到这点就永如阴云蔽日。里恩决定什么也不想,不如拿五十米拉买个鸡蛋。

蛋包饭是他少数被逼做得得心应手的料理,他想念这个味道还能重现,而死去的生命是不会重现的。

在此之前里恩还梦见过被穿胸的亡灵,盼望过有一天会跟他瞎开玩笑的人就突然好端端出现在他面前。梦多了里恩就知道这是一种幻想,甚至能构想梦里的莱诺花有梦幻光影效果,五十米拉永恒闪光。

逐渐生命的代价变得单薄,里恩想如果库洛有尽任何学长应尽的职业,那就是教会他死的定义,哪怕记忆的背影已经变得模糊,失去了完好的行迹,哪怕世界上再有第二个库洛重现,关于生命的意义,学会了就是学会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库洛是一个好学长、好老师。他不相信库洛能猜到自己教得这么好,库洛这家伙当然是没准备教他这种文绉绉,只是库洛自己让他学会了,可见真正的好老师,都是教学相长。

因此,总之,里恩决定做个教官,他有很多榜样,也有很多可传递,在他的生命停止前,教会很多将要相遇的人:别让生命停下来。

评论
热度(28)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