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噩运神明与幸运日(一)

Summary:胜生勇利总是噩运缠身,因为……


没恋爱,是那个cp,因为想写就写。



倘若他身在另一个世界可能知道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命运诅咒,经典名曲,不二之选,沉沦于此就会注定爆冷失败。但胜生勇利压根没有万众瞩目的期待,也就谈不上什么爆冷出局了,胜生勇利只是平凡地all miss,然后输了。

对于胜生来说,这并非突如其来的苦难,发生在眼前的仅仅是过去一切的延长线。如果让他自己来形容:胜生勇利恐怕是这世界上前所未有又平淡无奇的倒霉人,只是不服输,不信命。

爱犬去世与失利,相继而来的失望使他的心屈服,假使还有更让他痛苦的:他假设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记得他,哪怕是礼节性问候,记住失败者的名字,但胜生勇利高看了自己的运气。胜生勇利不该与人同名,也不该来到这个赛场,他眷恋着的滑冰以及神明的美丽,也将宣告落幕。

他走向他的教练,那瞬间,他确定了一件事:他要斩断他的噩梦,选择退役。


世界变成了黑色。

航道上的灯光熄灭了,一盏一盏发出爆裂的声音,夜空的颜色如同沥青一样粘稠地涌来,吞没了更多的光。

勇利心中为这变故突然剧烈地惊跳起来。他正上方的灯光因为玻璃的碎裂而燃尽,厅内的人声渐起,起先还有些手机发出的绰约光线,那些亮光也一缕一缕的烟消云散,勇利手中刚刚被按亮的手机屏幕触感分外清晰地在他掌心里碎裂成一块一块。

有人靠近他身边,勇利起先以为是切雷斯蒂诺不放心他,很快这个想法被印证是错的。毫无温度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他因为惊诧而想要抽离的手被这股冰冷而机械的力道几乎捏碎。

“你要放弃我吗?”

“……你要放弃我吗,胜生勇利?”

勇利僵直着背脊,当他条件反射呼救时,在他身边的嘈杂人声都离他而去,他的喉咙里只有嘶嘶的呼吸声穿堂风一样作响。

那个声音反反复复地问他,就像他曾经在他的屋子里对着维克托的海报,反反复复看过多少眼,他的愿望,他的梦想,他被宣告应该消失的斗志。他的眼眶刺痛,他想要尖叫,他想要放弃。

然后胜生勇利看到了那双眼睛。

它原先没有倒映出关于胜生勇利的一丝一毫,以合影的借口轻描淡写地表明了胜生勇利的不存在。而现在,它紧紧地纠缠着勇利的行迹,勇利认识那种感情:他在厕所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痛哭之后的眼睛。它们写满了一样的孤独和心碎。

勇利哑然地张了张嘴。


灯光又回到世界,人声如潮没过他耳朵。切雷斯蒂诺回头叫突然顿在原地的他,勇利迟缓地眨了眨眼睛,大量的空气复又涌回鼻腔,像把垂死的生命重新唤醒。大梦初醒的错觉扑面而来。

在跟上切雷斯蒂诺的脚步前,他鬼使神差地转过脸,数分钟之前,曾经让他感觉世界背弃他而去的眼睛,如同幻觉中一般,悲戚地被索契的大雪所淹没。

他不会不认识那双眼睛的,那正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注视着他。




写不写下文再说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写(……)

|  
评论(2)
热度(38)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