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中岛敦是个好人 - 1

没头没尾xjb扯的捏造


河水才漫过小腿,中岛觉得自己已经要死了。

猫科动物不会被水逼死,大可上树,再不济上桥。可中岛敦是人,中岛敦是无家可归的人,现在真实理解太宰尝试死一百零一次的心情。人活着固有乐趣,死却更幸福完满。在中岛敦的记忆中,侦探社仍然是员工宿舍和家,今天他被泉镜花面无表情扫地出门,才知道什么叫做一腔真情水东流。

思及至此,中岛又往河水里走,像一心绝望地踏进死胡同。中岛没被太宰捡到时候,压根不需要所谓亲情友情和爱情,只需要一口饱饭,但有过了又没了,就是上天太不公了。

他哭哭啼啼地往河中央前进,仿佛宇宙漫步,失重感让他在河水里拍打,没过肩,没过颈,没过脸。临被淹没前,破碎的水花里出现一张狰狞可怖的脸。中岛被那张脸吓了一跳,最后沉下去的时候发现那是他自己的脸。


太宰老喜欢把他当小孩儿捉弄,对芥川就不。中岛为此失落过好一阵子,他是太宰捡来的好用的老虎,所幸他还能给侦探社派上点儿用。乱步嘲笑他,指派他去买一袋远超出乱步食量的零食,好心人国木田克制着满腔真情,不咸不淡地说,太宰嘛。这个太宰嘛……就意味深长。到底是他只是个好用的老虎认命吧,还是太宰就是爱捉弄他喜欢的小孩儿认命吧,还是太宰总而言之并不在意他捡来的是个谁认命吧。中岛至今为止想不清楚,只能自我安慰都是三三分,自我防卫机制太好,但心痛、头痛、手痛,脚也痛。

中岛面目狰狞地张开眼睛,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虚弱地问:“我是不是下地狱了?”整个屋子里张牙舞爪地罗生门形态凶猛地扎穿中岛躺着的床板,被主人一把收罗回去。

原来真还不是地狱,中岛看着那张脸想,尚还称不上地狱。

中岛又睡了,梦里梦到与谢野给他治疗,把碎得七七八八的他接起来,痛得他脸都扭曲得不像样,冷风在整个身体里梭回,而尖叫被迫压在喉头,发不出一星半点。


芥川把他叫醒,给他手腕上多扎了几个孔,比起冷水扑面,算是温柔的刑罚。中岛自尽时候还是大白天,芥川的房子里却灯火通明,时长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连时间的流动也变得缓慢。中岛哑着声问芥川作什么,芥川试探性地看着他逐渐愈合的伤口,乌沉沉的眼睛黑得骇人。

“有趣?”中岛盯着天花板问。

芥川松开他手腕,中岛手腕那一圈才逐渐从冰冷恢复到常温。芥川的声音比他还哑:“还行吧。”

中岛乐颠颠地笑了起来,有气无力的。芥川不看他,仿佛是觉得难看。两个人尴尬极了地无言半天,有如情不投意不合的相亲现场。

“你在哪里干嘛。”芥川礼节性地发问。中岛想芥川这家伙真是个好人:“大概,是自杀。”

“他教的你?”

“他没教我,他不教我。”

芥川苍白的脸上出现一抹笑容,看在侧躺着的中岛眼里,既不怀好意又同病相怜,一是落井下石,一是重蹈覆辙。可这事儿真的再不能更真了,中岛敦是被扫地出门的,他不清楚是人生作一个怪物有罪,还是中岛敦本身有罪,这愁思不断盘旋,以致于中岛想自己怎么就死不掉呢,不知这是否有一丝贴近太宰的心情了。

“你要在这里吗?”芥川问。中岛怀疑自己被水浸傻了,芥川有点不耐烦地皱眉:“你要不要呆在这里?”


当个黑手党。最差也就是无恶不作。中岛想我是个侦探,中岛想我已经被扫地出门。

芥川对他的答案并不很在意,这情状好比芥川本人存在就是对他的一种嘲讽,而芥川问他要不要呆在这里,也就是所谓的杀人放火万恶诛心。中岛敦是个好人,但他当不了好人了。芥川给他关门之前,中岛听见自己说好,芥川也不知道有没有应他声,房门就砰地一声砸上了,于是这房子至少今天一晚还属于他中岛敦吧,中岛猜想,笑着笑着眼角有点湿了。





侦探社没黑,但我懒得写了。OOC都算我的。

评论
热度(49)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