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Everyday young life TENNIS

CP顶上组,内容植物组,因为有一百个网球cp想写所以狮子大开口,蜘蛛网不可避。



白石本应该大呼小叫地说点什么,最后没有,只是这也不能改变他脸色不好看的现实。不二在料理他的植物,白石回来了,便用一双平日里不太睁开的眼睛温柔地看着受惊一样的白石,叫白石感觉更惊吓了。

不二说:“怎么了呢?”白石想着想着,抬眼看不二,又低头回去。

“怎么了?如果说叫白石君也不够的话,那就……”

白石坐在床头,喉咙干咽了几下空气。白石说:“我看见……”


白石去申购零食。

U17供应的都是精心设计营养均衡的贵族饮食,关西人吃一天兴高采烈,吃十天像霜打的茄子。据柳与乾的数据统计,超级无敌绝对美味大车轮山暴风雨的成功率不变,威力有逐日以小数点后二位计的下滑。

白石感到自己操碎了心。给远山写了一长条清单,给切原又写了一条,再加个室友后辈、自己后辈同龄的好朋友,两个小矮子在一个镜头里,连斗嘴都嫌太天真无邪。充满温情地再加Ponta一箱。堀尾说,申请Ponta的量太多了,排到第五箱了,白石划掉之后,堀尾说越前命真好。

白石说,小太阳嘛,多纵容一点不奇怪,像我们小金……

堀尾纠结了一会儿,翻出记录Ponta的清单,帮越前又加了一箱。堀尾大声说,可不是我愿意!越前这家伙,命真好……还是任劳任怨地让白石最后给请购单签名,随即白石见上一行落下一个幸村的印章。


白石很快就知道这印章代表什么了。即使这本就很好推理:Ponta大户越前龙马,前面一列青学前辈不奇怪,最后一个幸村精市,没太多交集没太多感情……………………推门回到201,没太多交集没太多感情的幸村和越前在窗前,白石感觉自己被窗里的光闪得雪盲。

越前起身挺直腰板从白石身边擦肩而过,猫眼睛固执发光,脸色红润,削薄的嘴唇比脸色更红润。幸村更惨一点,比之越前,脸上还留下几道抓痕。幸村微笑说:“让白石你见笑了。”

白石讷讷地:“没有……没有,没有的事……”

幸村感慨:“猫抓人,还是有点痛的……”

白石说:“我去给你拿药。”机械地退出寝室,顺走廊走出三百米约两个来回,想去打十场球冷静一下。


“是这样的,”白石艰难地从指缝里边瞧不二的脸,“其实我也不是觉得……”

不二放下他的仙人掌,用抚摸仙人掌尖刺的手势抚摸了一下白石的头发。“这个时代已经是自由恋爱的时代。”不二说。

白石轻轻地说:“就是有一点惊讶……”

“当然的,”不二温柔端方地笑了,“毕竟一天有至少比三分之一更长的时间在一起的我们,没发现呢,是我们作为室友的失职,精市可能也对我们有芥蒂……”

白石一不小心抖了抖。

“藏之介今天发现了,是好事。我也发现了,我对自己的后辈,关心还不够……”

“只是,是不是真的,是的话怎么样,不是的话又怎么样。幸……精市君他,也是头一次露出这么生动的表情。”

“喜欢吗?藏之介。我也不讨厌,可惜看见的不是我呢。不过藏之介对我这么坦诚,太好了。”

“呀……我只是觉得,不……周助的话,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我不知道的,”不二想了想,白石仰着脸看着他,“也有可能知道。”不二最后说:“我们也可以一起知道。”

白石受宠若惊地问:“真的吗?”


“小男孩不想听的话,我不会说的,”幸村送越前入座,书桌下面普通的木椅子,“好吧?小男孩,你说。”

“不喜欢。”越前警惕地盯着幸村,像个知道自己要被踩尾巴的猫。但越前除了生在美国性格骄纵一点之外,该有的礼貌还是有,尤其在立海大部长面前。“但是幸村前辈说的话,……”

反正也不能走。

“小男孩,放轻松吧。不喜欢复杂的东西吗?那简单点来说,我觉得小男孩很有意思,我没有小男孩那种快乐打网球的本事,一定要说的话,有点嫉妒。”

“这是什么本事吗?打网球,是件开心的事……虽然讨厌输,但是输了,会更想往上爬。”

“那我让小男孩丧失了一定的快乐,下次就会赢回来,但是小男孩会不会爬不上来了,不知道呢。”

“不会。”

越前说,猫眼睛瞪得大大的。“能踩到幸村前辈头上,掉下去也会再爬上来,血路的话也没关系。”

越前高兴地露出虎牙。幸村眯起眼,俯下身凑近坐在他身边的越前:“真的吗,小男孩?”

真的吗?

越前想,幸村确实是难得的他见过的网球选手里长得非常漂亮的一个,非常不安全。

“这还会是假的……”越前小声嘟囔。幸村笑出声,但是很不漂亮,声音冰冰的,阴魂不散:“那太好了。”

越前目瞪口呆,没想到幸村咬人真的很痛,和他打网球的本事一样大。幸村说:“真想快学会快乐打网球呀,”幸村摸了摸被越前一手快抓出来的印子,“真的,小男孩。”

刚完成一件大事的白石兴高采烈地推开了门。




Fin

“非分之想?周助这样想我,我……”幸村垂下眼,“住院的时候,我想,如果再也没法打球……我不是为了再也不能打球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如果能够活下去,就应该没有比不能活下去更艰难的事了。怪小男孩,显得我有点过分,周助是那孩子的前辈,自然这样想。但是只有小男孩,我不打败他,不能活下去。”

“精市,”不二给他推过去一杯药草茶,“没有那回事。我也是和越前对战过,知道想要把他打败是很正常的事。毕竟,精市也知道的,武士道精神有多吸引人,就让人多想把他的剑折断。这真的是一件开心的事,我也希望精市能感受到……”

“周助……”


交朋友、打网球、谈恋爱都好可怕。白石悄悄端走不二泡的茶,还尝了一口,然后杯子跌在地上碎了。

评论
热度(3)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