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Lumiere - 2

警告:闪三通关后阅读推奖 / 闪三后if,大量个人捏造含有

1 ←→ 3 4

——————————————————————————————————————————————————————————————————————————————————————————————————————————————————————————————————————————————————————————————————————————————————————————————————————————————————————————————————————————————————————


Lumiere


2


在梦回数千次的记忆中,曾有过这样一个无处落脚的章节:在士官学院的人生,长也不长,短也不短,正够一个留级一年生与应届共同毕业的样子,然后走到塞姆利亚的大陆的各个东西去。皇子形容他们这一组前无古人,后也再无来者,将帝国的各个阶层乃至不同身份的人联系在一起存续下去的,假使战争永远不再爆发,那么就仅会延续这样短暂两年。没有人对这样的际遇感到不满,即使他们曾经有过摩擦与争执,但最终维系了更加珍贵的关系。

就是这样的梦想,在数千个梦里边,它是特别温和而美满的一个,于是里恩不止一次梦见,同死去的亡灵共同踏过莱诺花从开放到凋落的季节。

有一次,米莉安发动全七组帮她收集莱诺花的花瓣,缘由是从克蕾雅那里受到特别的启发,制作一道托利斯塔特色甜品,将春季限定的白花加入其中。这事甚至殃及逃课惯犯,把在花树上偷睡的年轻人叫下来,库洛还没闹明白发生什么事呢,夹在里恩和米莉安当中头一点一点。等米莉安把他彻底摇醒,只能拿永远长不大的小不点儿没辙,拿起双刃剑演示一个空卷风波的S技,卷落一地花。米莉安兴奋地飞扑到库洛身上去,声称库洛将会获得比他人更多的特制花瓣小甜饼。里恩一边意图安抚隐隐现出点起床气的库洛,一边被米莉安小小的手拉住。

里恩里恩,走啦!

里恩想,不看着米莉安点儿,万一她把整个七组给毒趴下,可不是出大事了吗。


柔软的银发冰山一角塌在枕头上,半夜月中天的时间,发梦时候不知不觉把被子掀掉大半,浑身冰得像一座历经几世纪风霜的雕塑。他大抵经历这样的梦多次,因此不哭,只是呼吸不太平稳,是不会睡个好觉,也不会太神志不清的程度。战时他常疲倦到没法做梦了,因而真论起来,能接受这样梦的洗礼,大约仍是女神残存的恩惠。

真不像话。一只手绕着他刘海缠了缠,也没有让里恩睁眼,甚至怀疑起是否来自苍之深渊的信笺上附有催眠的魔咒。


但更多的时候,里恩仍在梦里不断地屠杀。米莉安做成的剑,绝不会断,因为米莉安向他许诺,绝对会保护七组的大家,绝对会保护他。沉湎于发泄仇恨的快意中,也是一件大好事,无论是瓦利玛还是他,都不知道痛苦。他问:瓦利玛——?骑神永久地失去了声音,在回忆起八百年前的故事之前,就被起动者又一次剥夺了诉说的能力。


里恩从床上惊跳起来,一阵刺骨的杀气勒住他的脖子。如果真的想杀他,他确信自己就已经死了。阴森的背影伫立在他床旁边,泛出一种掺绿的苍蓝颜色,就仿佛里恩看不见的那只笼罩米修拉姆的鸟笼没有存在过。

他的答案呼之欲出,深渊所指的故人就在这里(说不定也不是故人)。

“别说,”凉凉的嗤笑,就真的很故人,比他梦里的记忆更早的一派浪荡,“它困不住我。”

里恩就去看那高慢而生动的红眼睛,变长的银发,没有了面具,这张脸就是一样的熟悉,哪怕烧成灰也不会忘记的脸。

“你忘了?我是监视者,这个结界的力量属于地精。”

里恩鹿一样的眼睛里边的光惊跳一下,很快就熄灭了,变成和监视者的眼睛更相似的浑浊。


“真是爱撒娇。”这恐怕就是蓄意已久的谋杀,他带着点低沉的愉快,即使眼睛失去了光采,但用记忆里的手法去碰里恩的发旋,毛绒绒,很有点讨人喜欢。

里恩被既视感压迫地无法动弹,好半天说不出话。

“这就是——你到现在为止都无法控制自己的理由?”

里恩知道自己在等待发生一些什么,这图求就属于很爱撒娇。但这么说他的人,是以前的学长,过去的敌人,他永恒意图带回来的人。也就是说,无论眼前的人是有记忆的那个,还是没记忆的那个,里恩都没有什么可动摇的,因为刻在身体里的本能就会给予里恩回应:

即使这回应是一个巨大的、空荡的拥抱,和一把残酷地顶在里恩后心的枪,被人抱在怀里的青年人却感到一阵强烈的如释重负。就像——就像他终于赢回了库洛一样。



————————————————————

bgm是这个

*米莉安的回忆捏造出自四章夏至祭圣亚斯特莱亚的场合和最终绊event,推荐一打,配合终章效果奇佳


评论
热度(47)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