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Lumiere - 3

警告:闪三通关后阅读推奖 / 闪三后if,大量个人捏造含有

1 2 ←→ 4

——————————————————————————————————————————————————————————————————————————————————————————————————————————————————————————————————————————————————————————————————————————————————————————————————————————————————————————————————————————————————————


Lumiere


3


携带一个人不比一样物件容易,如有必要,就得和奥尔迪涅打个商量。

据Arcus2带来的他的记忆,奥尔迪涅可能还更熟悉他刚带来的——刚才是个人,现在是真实的物件:藏在他大衣底下的黑头发青年,睡到昏天黑地,雷打不动,除了缓长的呼吸,其他任何地方都像死去的人。

气不打一处来,又无处可去,他鬼使神差,揪了里恩的刘海。奥尔迪涅的念话透过嗡嗡作乱的神经传递过来:检测出起动者感情波动。抬头一看,奥尔迪涅明明正在他方圆百米内,对他做一个绅士的单膝跪地(标准骑神待机形态),也即是说,骑神的交流方式会受起动者影响这一考据,其实有可能是真的,感谢他为驾驶一架骑神浏览大量预读资料,记住只是一句也是好事。他可得出一个结论,这家伙,还真是库洛·阿姆布拉斯特的骑神。

在他漫不经心地抱着监视对象,等着奥尔迪涅带他们上机时,被他从心口打了个对穿,才终于从银发变回黑发的年轻人突然挣扎起来,又抓又踢。虽然陷在噩梦里的杀伤力只能相当于爬不上树的猫崽,这点无论是苍之齐格飞还是库洛都能视而不见,直到被一拳打到下巴之前,都还能这么想。

奥尔迪涅适时念话:确认为起动者及准起动者。连库洛·阿姆布拉斯特本人的记忆也不知道这所谓准起动者的来源,但为了停下这暴动,他叫:里恩。

等到里恩平稳睡在他膝头,他就发现这真的奏效,一半对于里恩,一半对于叫做库洛这个名字的他自己。


米修拉姆自灰之骑士被送来疗养的一日开始,真正成了克州总督府堪称命脉的关卡。可能的话,兰花塔合该被建在米修拉姆,将这一任务落实到基层实处,以将灾厄最小化,利益最大化,也即既不让里恩·施瓦泽再一次暴走引起灵脉异变,又不败坏灰之骑士的累累功名,以维持克洛斯贝尔州与帝国之间摇摇欲坠的平衡。因此,将苍蓝的骑神掩入天底的落日下,才终于完成重要工作。至此,他终于可以重新审视所谓的灰之起动者,将手落到膝盖上趴伏的身体上,知道有一颗令人仇恨的心脏就藏在弓起的脊背线条下,又熟悉又陌生。



他缠住库洛的身体,现在,他们的拥抱之间不再流动冰冷的空气。里恩用上了全身的劲抓住库洛的头发和脖子,赤红色的双眼狰狞到滴血。在被击中心脏之后,铺天盖地的疼痛侵袭了他的理智。库洛把他一把抓住,隔着病号服,也能碰触到火一样的温度和抽颤个不停的身体,说不出话,也哭不出声,喉咙里低低地滚落呜咽的声音。

“……真是麻烦的女人。”

苍之深渊所提供的附着咒语与灵力的银弹比预想中发挥了更大的效力,库洛无奈地回抱住里恩,任凭他将自己的后颈抓出更多的血痕。

“也是麻烦的后辈啊……”

荧蓝的光点亮了深夜的病房,里恩在那光辉之下恢复了渐微的神智,蜷缩成一团。

“很痛?”库洛的手顺着脊背缓缓地抚摸,里恩咬着牙根从气管里挤出几个破碎的音节,大约是不够痛,听着又非常痛。库洛的一切回应化作一声微弱的叹息:“明明睡着会更好的……”

青年人什么都没有听懂,只是抬眼朝向库洛,在几乎失去焦点的浓郁紫色中,一转不转地凝望他。

全部都是毫无防备的执着与真心。

“抱歉,”他犹豫了一瞬,苦笑着说,“接下来还会更痛。”


自尤米尔响起的第一声炮击,故土被包围在火红的烈焰中,只是目击这一切,都能感受到枪林弹雨中暴雨般濡湿大地的绝望。他已无暇去对照错乱的回想中,这是他们共有的哪一段历史。随着Link的维系,属于主人的逼仄的茫然和痛苦源源不断地流入身体里,伴随愈演愈烈的火焰烟气,压得人窒息。

黑发的少年没有将自己隐匿在哪个无法寻找到的角落,只在烧成一片荒芜的镇中,等待着拜访者的到来一般沉落在温泉水的池底,受到纺锤扎落手指尖的诅咒,仍是十七岁模样。

想要触及到里恩沉睡的地方,轻易地令人不敢置信,只消踏过遍野灵智草,在挥开的战技下轻而易举地被斩断,又以惊人的速度变本加厉地开出一片。这就是里恩·施瓦泽的记忆与心。

在他死去过的心中的玖莱,是否仍是一片与海为伴的温柔净土,这点无论是苍之齐格飞还是库洛都不得而知。然而此时此地,他们也都只需要做一件事:拿出剑,把囚笼打碎。无论是幻兽的嘶吼,还是在怀里瑟缩个不停的青年人,都让他们彻底地静止,回复安宁。

如同有所感知,银发逐渐褪去月亮的颜色,渐灰渐黑的一簇柔软头发埋在库洛脖颈处。正在遭受剧烈折磨的年轻骑士抓住库洛的衣襟,将牙狠狠啮咬进鲜活的皮肉里。



——

。我写的什么东西

卡文卡了三天,可能已经是一具尸体

向我真爱的苏苏股致敬!

评论(3)
热度(44)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