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Lumiere - 4

警告:闪三通关后阅读推奖 / 闪三后if,大量个人捏造含有

1 2 3

——————————————————————————————————————————————————————————————————————————————————————————————————————————————————————————————————————————————————————————————————————————————————————————————————————————————————————————————————————————————————————


Lumiere


4


他站到窗台上去。

深夜时,渺小的陆地上,咪西乐园的光还有一些零碎星点,音乐早已经不响了。里恩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对面站在窗外边的人疯了。他要投入哪一片土地去,才能死无葬身之地,是严肃的待考问题。是苍之齐格飞还是库洛的一个人就在窗外头等他,他问:“我们去哪里?”

但并不是需要什么回应,只是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张开双臂跨出去。在一栋孤独的只为他准备的楼里,响起敲碎酒杯一般一声清脆的裂响,发梢仅存的一丝白色,就被打碎的结界破片尽数卷走。外面有风、有光还有月,被重力拉拽着和视野一起飞速降落,直到在那里边突然出现一个身影,苍蓝的衣摆哗啦啦地一开,像一大团虚幻的水中浮花,降下来笼住他,将他卷在里头转位到地上去。

“要不要说对不起,还是谢谢?”放开外套的人低头看他,有点僵硬,但过于亲切地眨眼睛。

说是错的,不说也是错的。里恩脑子里断掉一根弦,不知是一了百了的愿望终于失败,还是又一次依靠了他人的自卑作祟。唰一下,他被人抱着身体扛到肩上,一头黑发在空中荡,手足无措地踹了两脚。

这对苍之齐格飞来说只是无足轻重的抵抗,对库洛来说更是无谓,便就毫无反应地扛着他,放任里恩一个人天旋地转。里恩大约是哭了,哭得太谨慎,豆大的眼泪暴风雨一样滑落,声音却都梗在喉中,是咬住他衣角,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呛咳。听着太狼狈了,只是因为是两个人的秘密,所以在抵达克洛斯贝尔市区前,都只是缓步走一条很长很长的街,足够里恩渐渐平息下来,挂在他肩头入睡。


这一觉就睡了很久很久。

里恩也在米修拉姆躺了很久很久,因为是重要监视对象,所以每天无事可做,持续的鬼人化消耗了他太多灵力,也只能够躺着,躺着躺着便浑浑噩噩过了一天。在帝国风云动荡的时期,这种日子休闲娱乐到堪称奢侈的地步,里恩醒着的时候猜想,可能看在最后由他开启了“黄昏”的份上,才有这等优厚待遇。

偶尔克蕾雅来看望他,与他谈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但与他谈,已经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里恩没法开口问,她也没法说:米莉安变成的剑现在在哪里,他的骑神,现在又在哪里。成心把他和世界隔离开一般,也不希望他太愧疚,也不希望他去思考。

一两次,雷克特悄悄出现,告诉他他的学生被军事法庭判刑处决,却由于多方斡旋至今未得公开与正式处刑。里恩沉默了许久,说,谢谢亚兰德尔少佐……雷克特苦笑着说,就算知道你会这么说,也不是件好事啊,里恩。然而他才是真正再无话可说的人,他知道,雷克特也知道。


因而他才醒过来。睡得发懵,太阳穴突突地跳。一抬头,他双手抱着趴在库洛膝头上,姿势可以说很矜持,因此浑身都发痛。一阵水一样柔和触感包围他,里恩并不熟悉,后来反应过来这机舱与瓦利玛太相似了,只是机体中流淌的水的触感与瓦利玛相距甚远。

可视窗一直亮着光,悬停在某一天不着地的半空中,映出蓝盈盈的天、温柔壮阔的海洋与白色海浪。

“你问我去哪里,”驾驶员说,“你可以选。你同学和我同事的演奏会,或者这里。”

“也是你同学。”里恩把自己支起来,好将那片脚下的土地看得更清楚些。

“刚刚那个爱哭鬼哪儿去了?”驾驶员不满意地胡噜他一头毛,“还没嘲笑一下。”

里恩还有点泛红的眼睛一下亮起来,就见那人手又收回去,对着自己十根翻不出花的指节看。

“记忆和身体接触不是很好,”他解释,“都是偶尔才记起来几个片段。”

里恩点点头:“没关系……”

知道你是你就很好。

库洛看着里恩坦然的脸,一股子拿拳头砸棉花的无力感,他想死前他怎么能预料到现在的他会有这种际遇,正可谓天道轮回。只是既然得到了再次醒来的际遇,就终究要面对无颜以对的故乡。

“是我的话,没关系吗?”里恩又问他,把仓惶的情态压在眼睛里,乍一看只是一个普通发问。

“有什么不行?”库洛又把手压到他头上去,这次是真的想起来过去的一个情节,也即是情景再现,应该是温情时刻。但很可惜,他的手穿过黑发,扯住一把黑色的发尾下拉,逼得里恩微微仰起头来:“别逃啊,你,别撒娇了。”

里恩紧紧抿着唇,直到唇色发白:“对不起……”

库洛盯着他绷紧的后颈,与他僵持,因为太过于反派角色,忍不住在心底哀叹自己的命运。

“我知道……”里恩说,眼睛里闪着焚烧自我的一种光彩,执拗地重复一遍:“对不起。和我一起去玖莱吧。”

在没有死去、也没有战争的命运线上,可能会输给里恩·施瓦泽一千次,现在也只不过是更多上一次而已。



本日份的我写的是什么垃圾……

关于凛仔的情节表现,也思考了很久会不会显得太突兀或者太弱势,但官方不给我tls我实在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因此只好自己暴走着写出来这种东西……如果有不合适或者引起人不适的部分,请用宽容的心态看待,谢谢;;

评论(2)
热度(38)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