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Short sweet stream

一应还是无差,我的野心越来越大(停)简称是SSS(毫无意义地)

 @ko@空想伦巴3.0 您点的甜饼!祝您生日快乐,今年也画更多的komahina,画更多的我cp,嘿嘿……(

BGM:星降る夜のリストランテ




Short sweet stream


利布斯春夏天开花,对这个浪漫温柔的小镇而言,打一架是相当不敬的行为。就是从百十亚距远,发现理论上而言叫做监视实质上叫做休闲娱乐的眼光,也要装作毫不知情,偶尔沉思,被学生发现时笑颜满开,说:“没什么,不用担心我的。”

粉头发少女暴跳如雷:谁在担心你!怎么可能担心你这种人啊!要人担心的灰之骑士也太失格了,太没用了!真是好气,气到跺着脚拖着没明白过来的另个女同学走了。

偶尔施瓦泽教官会觉得这样的学生还蛮可爱,比上一届七组好驯服得多了。


但起动者传感器误报也太多了,多到令人不敢置信了。

就以前内战时期,常常会有的那种发怔现象越来越多,因为感情和思考都跟着一起流过来,就是解不开的Link断不掉的真情。

库洛对这个事情一点都没有设防过,就好像全不知情,无论是悲伤还是喜悦,毫无保留给他,有时候里恩听得见一些全无章法的念话:这一船人,打牌,都好强,作弊手段,也好强……里恩一边嘀咕:那回来和我打,一边把瓦利玛开得七上八下的,瓦利玛提醒他:起动者感情波动大,感情波动大。

里恩想这个事情可不能怪他。


里恩听见有人在他的脑子里横冲直撞,抱怨现在的机体开起来,真不像样……技术太烂。里恩听见有人嘀咕现在的学生,一届不如一届啦……教官长得就像个学生,怎么教学生哦。

里恩不仅毕业了,而且还是延毕生,也即是他实际上比真正应届毕业生年纪更大,因此自尊心十分受挫。想把起动者传感器关掉,但是能在他心里自由来去的就一个人,里恩怒从胆边生,跳下机甲兵,手往天上一伸:瓦利玛!

学生们一片骚动,监视他的人心里嘀咕:怎么要打架啊……

里恩想:不打架,我就想找你放学谈个心啊同学。


真的是谈个心。追着即将飞走的影子追出学校,兰迪一个人杵在场地中间纳闷:岂不是公然旷课,教官旷课没关系的啊?这么乱来的。但面上笑呵呵两声:那没办法啦,大哥哥我来一对三哦!

利布斯很小,使用骑神这种代步机器,五分钟能绕三圈。对面却没有要开打的意思,执着于领他绕圈和开溜,还抱怨这灰之骑士小小年纪也太难缠了吧!里恩才真正头疼地不行,觉得这个劲儿太似曾相识,试图对对面喊话:我就看看每天盯我梢的是谁。

那个人停下来,站在如水庵屋顶:原来你知道……

里恩看着那个影子,银头发,戴面具,心里不是滋味,百感交集。这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里恩分不清楚了,把快要哭出来的脸扭曲成一个难堪的笑脸:

我当然知道。


理论上工房不允许对外公布自己身份,但也没说对里恩·施瓦泽这重点监视对象就不能说了,露个(反正戴了面具的)脸还是不为过,大家以后是老朋友了,逃不掉经常照面。

里恩真正是个好心人,把他领去宿酒场,这家的女儿是第二分校学生食堂的厨师,因此很算有些交情。点了洋葱圈和土豆沙拉,站进厨房里面不改色地往戚风蛋糕的材料里拌利口酒,因此这蛋糕不单纯叫做春风了,还能进化叫做小春日和,也就是说,敌人如冬天一般严峻,又如春天一般温暖。但是苍之齐格飞也好,还是据说死前是另外一个人也好,喜欢甜食是一种人类本性。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多付你什么利息。”

接过焙煎咖啡和戚风蛋糕,装作毫无波动地说。里恩苦笑着说:“没有指望你现在给我啊。”

等到确定了你是你,你是累累罪状又一身轻松的你,扒下面具能够像原来那样微笑的你,带走了生命却又不是鬼魂的你,就变本加厉地讨要回来,五十变一百,二十万变四十万的那种。

苍之齐格飞拿叉子切割蛋糕的流利手势顿了顿。

“二十万?”

教官的面具一秒钟全盘碎裂了,留下一张十七岁的,年轻又无措的脸:“你听得见?”

无声地漠视这个话题,因为感觉如果搭话的话,是或不是都是要开打的,明明既没有接到打架的命令,也不知道二十万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绝对很不妙。不妙到面对对面那张忍耐得很辛苦的脸,无法完全无动于衷,只好说:“要不要吃?”把叉子送到监视对象的面前。

监视对象的脸很狰狞,看上去立刻想和他打上一架,又哭又笑又在颤抖的脸,饱受折磨。苍之齐格飞理性分析:这不是自己的问题,但就确实好像应该是属于自己的问题,不然无法合理解释想要立刻抽回来的手。在那之前,监视对象一把握住他的手,像溺水者抓住浮木板,眼睑底下,薄紫的瞳色融进酒一样的深红。

没有道理不吃。

既像吞金入腹,又像乞讨亲吻,一秒变成一万年时长。

“你还真是很喜欢这个身体……”意有所指地说,觉得恶意作弄这张脸说不定会很有趣的样子,也只是不应该属于苍之齐格飞的,在正常范围之外的应激反应。里恩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他,不能错过任何一秒的变化,好一会儿才将那口充满过甜酒味的蛋糕咽下去,这才将分食蛋糕的权利交回给苍之齐格飞了。


“是这样的。”

他承认了,无可奈何地。在利布斯或者是托利斯塔春日的一个平凡下午,再一次地在真心面前溃不成军。




Fin

写的烂是因为在发烧,不是他们不可爱!!!!我cp是缀好的!!!!(发疯)

评论(14)
热度(61)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