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閃の軌跡 I—II再编集Log

……其实也没什么可再编集的,和美老师说想要一个log,那我……努力……………………因为本身删除了很多,存档也找不回来的缘故,基本上都是时段分散的短篇,大部分是crrn,几年前写得也并不是很好,比起log不如说是不堪回首成长史(……)……大家可以随意看看(



· 2014.6 — 2014.9   閃の軌跡


2014.6.20 / 生日快乐

学长生日捏造,对话流,直球系凛仔,一点儿前辈组,前辈组真可爱!


2014.6.28 / 光之剑刃银之枪

闪1时段的闪2妄想,来八路设定下的共斗剧情。


2014.7 / 托利斯塔乡村爱情系列

有些朋友可能知道的我当时写得非常早的gag,虽然现在只有不全的一点残骸………………

正文A.

少年头上的遮阳帽是舶来品。

但太阳可不会因为它的高价而留情。正午的阳光刺痛了里恩的脸,他坐在稻草堆里,咯噔咯噔的板车行进的很不顺畅,载他前往托利斯塔村的青年是不是回头看他,里恩只好摇摇手,虚弱的微笑:“抱歉啊,盖乌斯,麻烦你了。”

“没关系,”

盖乌斯温和的问,“要不要稍微慢一些?”

“……还是趁早吧,”里恩注视着飞过身边的蜻蜓,“可能会下雨。”

虽是这么说,实际上他们在行往托利斯塔村的路上仍不顺畅,以及板车上又多了一位来客,橙发的小个子青年不好意思的蜷缩在稻草堆里的一角,见状盖乌斯索性骑上牛背,才让里恩与艾利欧特坐的稍微舒服了点。

天空中乌云压阵,阴沉沉的风席卷了托利斯塔的名产莱诺花树,盖乌斯眼见快要到达目的地,又回头去看,这时候青年里恩倒在稻草堆里,脸色难看之极,艾利欧特慌张的跪坐在他身旁,里恩艰难的摇摇头:“只是晕车。”

艾利欧特勉强的笑着,也并帮不上他什么忙,幸而迎接他们的人已经等在村口,银发的青年人哆哆嗦嗦裹着夹袄搓搓手,盖乌斯便停了牛车,与艾利欧特一并下了来,对方探头一看,牛车上这还躺着个小伙子,显见得是好吃懒做的,他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俯视躺在稻草堆里脸色青白,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人,眉一横眼一瞪,刚欲发声,那人就已经撑着手坐起身来,库洛大惊,眼前这小伙,实在爽落清俊的紧,要不是脸色不好看,那着实讨人欢喜。此外,库洛上一年去帝都,女子学校的学徒们个顶个的清纯动人,举着横幅在街上走,库洛哪懂城里这时候就时兴什么妇女运动的风头啊,只知道走最前面两个,那可真是一个比一个俏,那金头发的,可是娇俏的闺中小姐的风头,库洛自是不知道这真真是名门闺秀的,至于旁边的黑发少女,有如冰雪之花的风情,库洛虽然实在吃不了这套,却也是要承认是个美人的。回想起这事情,库洛又一次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年轻人,总觉得这模样,与当年人总是有个七分相似。正当沉浸在回忆中时,对方跌跌撞撞下了车,头上看起来是洋人常戴的帽子,也落在垒实了的黄土地上,一脚轻一脚重的站也站不定,连库洛也看出这状况不对,刚想伸手扶一把,就被像棵被风拔起的小白菜一样的青年人撞进了怀里。

啊,是的,这就是命运吗!

 库洛低下头,心,那叫一个扑通,扑通,扑通的乱跳。乌黑油亮的,鸟巢一般的乱发。天骤然落下雨来,啪嗒,啪嗒,啪嗒,雨点子打的地上一片一片湿了。是天都在为这场相遇哭泣,库洛心中一番感叹,对方抬起脸,薄紫色的眼睛就像无辜的小羊羔一样晶亮动人,库洛一张口,对方也一张口,哇的一声,吐得库洛的新褂子上一塌糊涂。而雨,终是连绵不断的落下来了。 


正文B.

“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青年人被月光照的愈发灵动的双眼,映出斑白的圆月,库洛看的竟是要痴了,他一笑,应道:“可不是,”

他似乎是参悟了里恩这话更深的含义,又仿似欲擒故纵般,实而这回答他没有考虑过,在心上人面前,思考都是不由人的,这感觉既甜蜜又令人慌张,“可不是吗,跟个咸鸭蛋似的。”

他说完,里恩也笑了。库洛很有成就感,他从口袋里摸出个口琴来,问里恩要不要听,又憨憨的笑了,想是里恩这样温柔的人,并不会拒绝他。恋爱使人盲目,他挂着笑,吹起I swear来。

恋爱使人成为一头犀牛,可这也无所谓,这青年人是他冬天的热炕头夏天的冰镇西瓜,新送来的褂子和日复一日的梦想。

库洛毫不怀疑自己恋爱了,人可以仅靠二氧化碳生存,只要有爱——他一口气憋的面色发青,里恩连忙拍拍他的背,那关切的眼神,令人舒心的话语。库洛自认自己在托里斯塔村,那是有超凡脱俗的境界的。和唠唠叨叨又死板的村委会组长马奇亚斯,和一手铁拳以暴制暴的妇女联合会支部部长安洁莉卡,和村支书娇生惯养的二儿子尤西斯相比,他库洛,踏平过帝都的女子学院,久莱的后巷霸主,公都的天,海都的水,他见过的世面比村里所有人吃过的盐都多,可里恩,里恩他还是那么的好。世上无人能出其右的好。


库洛对月放下了口琴,心中鼓涨着大声说出爱的情感。不过这不行,库洛摇头,库洛知道现在城里告白,都是行书信来往这套。亲爱的同志,我愿与你共同为革命事业增光添彩,云云。库洛想,他需得要把最好的给里恩,这是用多少爱意也不为过的,而首先,他得学会写字。


外篇《芦花鸡杀人事件》

1.

在一次生产动员大会时,生产大队队长这么说:“我最近,研究出了一种使我们托利斯塔村走上小康道路,发家致富的新产品!”

全场啪啪啪啪啪啪啪鼓掌。

库洛非常满意,他一清嗓子,撩起他银白色的秀发:

“这是,我研发的生发剂。”


“库洛君最近脱发了吗?”

托瓦·哈歇尔,托利斯塔村前任的生产大队队长,现与安洁莉卡处于解甲归田夫妻双双把家还在家安胎……不是,在家织布的少女,露出了有些忧虑的神色,她转向安洁莉卡,小声的问。

“他岂止脱发。”

安洁莉卡怜悯的摇摇头。

“其实……”

乔治说,“他那是秃…………………………”

库洛剧烈的清了清嗓子,坐他左边的亚丽莎正在掩嘴偷笑,至于右边,乔治还在为托瓦解释为何他们的好友会处于天天一梳头掉一把头发的状态,这时间村支书家的门突然被推开了,那个冲进他们视野的青年人甚至连头上的头巾都还未来得及取下,一撮顽强的呆毛在头上摇来摇去,他的双眼中充斥着真挚的歉意,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对不起我迟到了!”

库洛环视周身,见与会成员对里恩的眼光都如春天一般温暖,便想输人不能输阵,一个箭步冲上去亲密的勾住里恩的肩膀,弄乱他的头发,调侃他:“你这家伙,还跟我……们这么客气,才该认罚哦?”

里恩被高他一头的库洛推得摇摇晃晃,脸上却也现出点笑意来,绀紫色的眼睛晶晶亮,见着他这个样子,是连尤西斯也只能转过脸去哼笑一声就作罢的,而里恩续道:“抱歉,农场里的芦花鸡刚刚又跑出来了……”

咔哒。

咔哒咔哒。

咔哒咔哒咔哒。

“那家伙最近把里恩管着的农场里的芦花鸡当自己情敌,恨不得冲上去一刀宰一只,里恩的注意力都在那群芦花鸡身上,他那是焦虑过头了,所以连头发都……”

安洁莉卡细细的给托瓦解释道,再抬眼一看,不知为何库洛挂在来迟的里恩肩上,已经石化碎了一地。

“库洛?库洛你没事吧?”

里恩握住库洛的手,焦急的眼光映的库洛心头暖暖的,他一边虚弱的以自己可悲的模样博取里恩的关心言辞,一边在心里暗暗发誓道,总有一天他要杀光农场里二十八只芦花鸡以解心头之恨。


2.

库洛·阿姆布拉斯特,人生中第无数次的开始怀疑自己的恋爱打开方式是不是有问题,平心而论,时代在进步,人类的观念在改变,现在已经是新文化的浪潮席卷了西塞姆利亚大陆的时代——提倡恋爱婚姻自由,是的,对象是男是女压根不能算是个问题,哪怕对象是一只芦花鸡又如何呢?

“……啊,库洛,你在这里啊。”

而库洛现在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是这样的。

在阳光的照耀下,黑发的青年绽开的微笑夺目的令人害怕,他抹去额上的汗水,对库洛伸出手,将蹲在芦花鸡群中的库洛拉起来,银发的青年听到自己心中逐渐放大的嘈杂而慌乱的心跳声,而里恩,他继续说:“库洛可真喜欢芦花鸡啊。”

库洛张张嘴,里恩见他神情,又贴心的补道:“……哎哎?那个,是我说错了吗?那个,库洛喜欢芦花鸡也不要紧的啊……!我不会介意的!”

银发青年的脸上现出一种壮士断腕的绝望来,善解人意的黑发青年绀紫色的眼睛眨了几下,鼓足勇气拍上库洛的肩头:“……那个,就算库洛是,喜欢,那个,男女之间的喜欢……那个那个……”

“——我也不会介意的!”

里恩闭紧了眼睛,用尽全身的力量说出口。

为表对挚友的诚心毫无任何芥蒂,他又抱起库洛监视了数小时的一只芦花鸡塞进库洛怀里,拍打着翅膀的芦花鸡在库洛怀里挣扎翻腾,翅膀的挣动散落下零星的羽毛, 形成一幅唯美的画面。里恩退后两步,感慨的望着这幅令人动容的浪漫图景,露出了库洛最喜欢的,温暖的笑脸:“没关系!我会为库洛应援的!”

库洛·阿姆布拉斯特,人生中第无数次的开始怀疑自己的恋爱打开方式是不是有问题,平心而论,时代在进步,人类的观念在改变,现在已经是新文化的浪潮席卷了西 塞姆利亚大陆的时代——提倡恋爱婚姻自由,是的,对象是男是女压根不能算是个问题,哪怕对象是一只芦花鸡又如何呢?然而,问题绝不是他需要和一只芦花鸡谈恋爱,而是他想谈恋爱的对象误认为他与一只他脑补了一百八十种方式想要除之而后快的芦花鸡在谈恋爱,而他连一句辩解之词都没能说出口。

 

而托利斯塔村有多小呢,小到仅仅一个上午,人人都知道库洛爱上了里恩的芦花鸡。



2014.7 / 鬼之锁

“……抱歉,就现在,别看我。”

“你还真让人困扰啊。”

库洛抓着里恩的头发胡乱的揉搓了一通,又像想起来什么一般坐在他身边,旧校舍的墙角阴冷极了,无论怎么说两个人挤坐在墙角里总不会太舒服,库洛执意要坐在里恩身边的理由里恩不是不明白,但他现在根本不想抬起头来,银白色的头发被库洛抓的像个鸟窝,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他一绺一绺的银发,库洛好笑的说:“现在还在怕吗,那个梦?”

里恩忽的把脸抬起来:“我梦到了,那个梦的结尾。”

一再重复的,屠杀魔兽的梦境因为最近多次的觉醒频率变得越来越高,变得逐渐能够看到接下来的内容了。里恩第二次向库洛诉说这个梦,被自己挡在身后,被好好的保护下来的艾利泽,用惊恐的目光注视着倒在雪地中的熊型魔兽,还有浑身沾上血的自己,在此之前的流程都没有改变,然而之后……

“我暴走了,我……我认不出艾利泽了,还有父亲母亲,然后……”

“你把你的父母都杀了吗?”

库洛漠然的猜测道,他揪着闷声不响的里恩的头发叹了口气,双眼眯成缝:“那时候的你根本杀不了你父亲吧,笨蛋后辈。”

“……但是现在……”

“现在?”库洛终于放弃折磨里恩的头发,转而将里恩的头掰转过来面对自己,少年眼中所栖居的火焰熠熠生辉。这是属于他的力量,库洛轻蔑的想着,而他只因为恐惧就纵容自己一再重蹈覆辙。但他的眼神却不那么说,他注视着里恩变得同他一样的银发红眼,朱红色的双眼中流露出他自己也并未察觉的温情:“能杀了我就杀了我试试啊?”

库洛嗤笑一声拉起里恩的手,又续道:“想杀了我,你还早了十年呢。”

少年呆呆的看着库洛,或是库洛瞳中所映出的“自己”,换来库洛一声叹息:“那如果你控制不住伤害了同伴的话,就由我来把你犯下的罪还给你,作为证据——”

他抬起里恩的手腕,皱着眉咬了下去,留下一圈渗出血丝的齿痕。

“……那,约好了,拜托你了。”

里恩眼中所燃烧的红色的火炎终于消失殆尽,转而绀紫色的双眼中,又浮起一如往常的笑意。


“能杀了我,就杀了我吧。”

由不同的对象所说出口,被冰凉的剑刃抵住了脖颈,里恩又重复了一次,与之相对的是面对白夜被打落在地的情况,他空着手,将假想中的剑抵在库洛的后心,而实际上,只有掌心些微的暖意,贴在库洛背后。

“只有现在能够阻止我了,想杀了我的话,只有现在了。”

“我也会杀了库洛的。但是,伤害同伴的话,库洛会把我犯的罪还给我吧。”

“库洛是我最重要的同伴,所以,就拜托你了。”

里恩平静的说着这些话,他自己没有察觉额角流下的鲜血与泪水混在了一处。库洛惨然的看着他的脸,垂下头去,把干巴巴的吻落在他的脸侧。

“……我是,真的想杀了你啊。”

银发青年隔着横亘在他们之中的双刃剑,闭上眼睛抱住里恩。


2014.7.29 / ふるさと

粮食向,七组小话,基于闪1drama的捏造。


2014.8.29 / 人生教育课程

闪1学长入队后捏造,很盐的凛仔和(看起来)很喜欢凛仔的学长,对话流谈人生。


2014.9.7 / 《Labyrinth》

14年CP配布的闪1时轴剧情向小薄本全文放出,以及未收录于本子里的后话补足→五里雾中


2014.9.20 / 终而复始

闪2前倒数,总而言之的对话流。已经察觉到学长有些问题的凛仔和在后夜祭之前始终还是有于心不忍成分的学长。


2014.9.22 / 自欺欺人

闪2前倒数,学长,给凛仔,送了一对,猫耳朵(迅速拨打110


2014.9.24 / 等量代换

闪2前一点含有捏他巴雷的恋爱向捏造。




· 2014.10 — 2017.9   閃の軌跡II


2014.10.13 / Parachute

闪2幕间时轴剧情补足和闪1的部分妄想,基本是糖,学长: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下刀)


2014.10.30 / 心照不宣

给橙子大大的闪2时轴贵族组,一些路法尤西,基本上都是粮食向!


2014.11.4 / Happy wedding day!

闪2后捏造。帕特里克×艾利泽,是三少和妹妹结婚的创想和一点点crrn!


2014.11.17 / 《Endroll》

还是14年CP配布的,基于闪2时轴的剧情向小薄本,和美老师的guest请见和美老师放出的Log,以及加上梦幻回廊后补足的短篇→Mirage


2014.12.15 / Stand-in

幕间捏造。二周目凛仔疯狂直球并把学长打到傻的故事(……)


2015.1.18 / 伯利恒之星

仍旧幕间捏造。薇塔和皇女谈人生结果却在谈crrn的故事,……现在看看觉得可能二姐好好读个书那也可能成为文学部要员了,是你轨魔女一族的基本素养(缪洁:????)


2015.3.9 / 《Vesper》

基于闪2时轴的crrn逆行IF小薄本,凛仔时至宝捏造,凛仔回到过去将学长从死去的未来带走的故事。为了给他们一个he的机会把自己折磨得不要不要的,请了很多朋友帮我一起做这个本,是我闪3前花了最多的力气去写的本……也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遗憾的本,从各方面来说。没有留下文字档,现在只有PDF存档了,因此还是一应再标注一下:请勿将PDF用于私印与商业用途,谢谢!


2015.3.19 / リエゾン

里恩/尤西斯,粮食向谈人生,总之有一点点crrn的要素……一点点。


2015.6.6 / 蕾が死んだ日 / 蕾が死んだ時

CP16的无料配布,一篇闪2后死去的学长与凛仔的心中对话,一篇闪1对话流。……现在看看我可不是把我自己脸打得啪啪响吗,法老控你可以啊(阴森)


2015.6.29 / あの日の様

还是逆行故事和时至宝捏造,不过是大家的时轴都在正常运转,只有crrn两个人不断Loop的故事。基本上是crrn+莎莎,我永远喜欢大家爱莎莎!


2015.9.15 / 饲养皇子是终身大事  

魔界皇子paro,延续一定的本作设定,童话故事和私奔HE!


2015.11.15 / The ripper

梦幻回廊捏造,凛仔有了一面幻梦镜然后幻梦镜碎了。


2016.8.24 / 1866314

多半算粮食,凛仔失忆的故事。


2016.11.13 / 倒数计时

春之诅咒paro,在克州总督府工作的凛仔和他(死过的)男朋友学长快乐谈恋爱!


2017.8.10 / 熔炉

闪3前一点预热工作,无差向,凛教官苦劳人的小话。


2017.9.1 / Amore

仍旧闪3捏造,凛教官/十七岁学长/飞飞的故事,十七岁学长与飞飞斗殴,凛仔:大型冷漠


2017.9.26 / 庭園にて

闪3前倒数,我被闪3展开打成重伤残废,现在再看这,……我说不下去了(放声大哭)



闪三没有整理进去因为LFT疯狂屏蔽我,还有一些乱写的gag没有塞在这里,有兴趣可以随意翻翻……我到底生产了多少垃圾!!!!这个log理了我三个小时,看不下去了,我打地洞逃跑


评论(3)
热度(42)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