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回响

ED后卢克中心,对话流




回响


缇娅

“如果要说谱歌的话,是不会用来交换的。”

“这样的吗?”

“是呀。”

也许也曾流下过眼泪,不断地等待记忆中的火红头发再度复现,但事到如今,给出的答案却是这样的。“我啊,阿修,虽然成为了谣将,但并不是说不会为了这个身份而任性,说到底,现在对于这是不是替代哥哥赎罪还很迷茫。”

“缇娅……”

“你啊,果然有……他的那一面吧,明明是会说垃圾的那种人。”

“啰嗦。”

“噗哈哈……只是,因为身为谣将,谱歌是尤莉亚重要的传承之物,是即使是罪人的哥哥,给我留下唯一的遗产,这是第一。第二,如果想要唤回卢克的话,谱歌是召唤罗雷莱重要的武器,所以,不会交换的,哪怕是卢克本人想要从我这里带走谱歌,也不会交换的。”

“没有人想要拿走之类的吧,我不是那家伙。”

“只是说,万一阿修带回了卢克,站在我面前的是卢克的话,也不会给的。我想要卢克回来的心情,就连卢克本人也不能否定我,说到底,这就是‘人’的自私啊,卢克……阿修,你明白吗?”


阿妮斯

“才——不给呢!钱也好芙罗里安也好,不会给的!”

“就是说,没有要拿的意思。”

“哼哼,那就好。虽然面对这样巨大的诱惑,阿妮斯也绝不会输!敬佩本小姐吧!”

“啊啊、忘了你已经是能自称本小姐的年纪了。”

“……………………要不是这是卢克的身体,我就要用德永揍你!虽然是卢克的身体也没什么关系。”

“你这样那家伙不会想回来吧。”

“那也无所谓。”

“什么?”

“也无所谓。”初次见面时,她只有十三岁。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即使现在还未及那时候的缇娅那么大,但是少女的马尾变长,而德永却变成了背上的小小一个了。她的眼神尖锐而明亮:“卢克,是神圣的火焰的意思,所以,才能消灭瘴气带回芙罗里安的。无论卢克回来不回来,伊昂大人……和芙罗里安,都是卢克存在的证明。所以我不会让芙罗里安消失的。”

“……是吗。那你加油吧。”

“……无论卢克还是阿修说这话,都怪怪的。还是别说了。”

“好。”


“交换也没关系的。”

“是吗?”

“是啊,我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和卢克一起,和大家的记忆吧。哈哈,别误会,不是感到难过的意思。”

“我知道。”

“呀,只是面对这张脸,就会觉得卢克在悄悄关心我呢。因为卢克就是这种人啊,虽然不太会表达。话说回来了,这样的记忆我也不想放弃,但是如果能交换回卢克的话,那就交换也没关系。除了罗雷莱有这样的问题不会过于狡猾、而且太像个人类了吧……但失去记忆的话,我也有信心重新认识卢克,成为卢克的挚友的。放下对法布雷家的仇恨也是,继续活下去也是。”

“你这家伙会不会可怕了一点……”

“被阿修这么说,就是被夸奖了的意思吧!哎呀,我很高兴哦。”


娜塔莉亚

“……虽然这么说有点过分,但是,恕我拒绝。”

“我经常还会梦到卢克刚回来的时候,失忆的卢克,真没用啊,真讨厌啊,可是,是卢克的话……但是,他不是。那个时候,我做了身为姐姐与未婚妻最过分的事。”

“卢克拯救了我们的国家,然后卢克消失了,这是卢克唯一留下的东西,所以,我以女王之名宣言,谁都不能夺去这个国家,它属于贵族、平民、复制人、我们的英雄,它属于所有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对的,我只能这样去做,希望这样就能保护卢克留下来的大地……”

“……娜塔莉亚……”

“但是,如果我只是娜塔莉亚的话,真希望他回来啊,和你一起,阿修。”


杰德

“罗雷莱有那样的机制的话,这块大陆早就崩塌了吧——其实差点就崩塌了。”

“你这家伙有这样的觉悟的话……”

“那么,用这份罪孽去交换卢克本身,也是不可能存在的。”

“……你说什么?”

“卢克,也就是你劣化的复制品,如果没有复制业界的存在,根本不会有卢克的存在。”

“……”

“当然,我不会否认的,罪孽就是罪孽。只不过,那孩子,卢克,他说过还想回来看看克特尔布鲁克的雪。”

“哼,对于你来说还算是难得的坦率了吗,死灵使。”

“是不是呢,对于你来说又怎样呢,阿修。不……还是别的什么人。”



阿修/卢克

“我的存在。”

“……?”

“谁允许你这种垃圾随随便便剥夺我的存在的,你这个混蛋垃圾。”

“不是,如果我消失的话,阿修就彻彻底底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的人了,不是把所有都还给阿修了吗……,搞不懂,阿修真麻烦。”

“你都说出来了!我说你啊,你到底明不明白,他们在看着的到底是谁?”

“……”

“你是我,完全同位的复制品,另外一个我。谁要剥夺我的存在的,我最重要的东西,我活着的价值这种东西,绝对不会再让哪个梵那样的混蛋夺走的。”

“所以说,我消失了就……”

“烦死了垃圾!你听明白了,你的存在是什么东西。这样的头发,这样的眼睛,这样的脸,全部都是我。也就是说,你是我,我的存在我绝对不允许其他什么人来阻碍,所以别拿这样的愚蠢问题来烦罗雷莱。如果你想明白了就赶快在音素分离之前带着宝珠和剑回罗雷莱那里去。”

“做什么?”

“随便你。你要选死了也好,活着也好,活过来再去死也好,随便你想去哪里也好,其他人重要的东西怎么样都好,你只要……”

用真实的心意向罗雷莱许愿,然后等待回响。




Fin

评论(2)
热度(19)
  1. 路克克prpr!樱坂 转载了此文字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