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期待你 - 1

松本润 / 相叶雅纪

一切捏造和OOC属于我





相叶雅纪三十岁,该受过的苦都受过了,该谈过的恋爱也谈过,因此没再想过再失恋这件事。

松本润在他身侧的座位,就坐着,并不做些什么。面包车里的空调打暖气打得夸张,轰隆隆响个不停。相叶先前才哭过的,眼泪留下的痕迹凝结在脸上,干巴巴的,很快又被很多的眼泪冲刷过去,变得湿润。他也不明白有什么可哭的,绝不是松本润太吓人了:松本润的沉默,让他融入空气,身边有没有松本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清楚意识到松本此时此刻,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就出现了,相叶是不会哭的。相叶嘀嘀咕咕地一边哭一边说,好痛,好痛,润酱,好痛……就是气胸的破口,像陈年风箱一样,酸涩的空气来回拉锯,痛得整个人弯成一团。


期待你

1


相叶是分手好聚好散派,谈了的女友是普通的女孩,等他几年,等不起了。相叶送她一束黄玫瑰,插浓绿的尤加利叶。他对爱他的人习惯致以十二万分真心,约在西餐厅,和她郑重其事地说一句对不起,一句谢谢你,一句祝你幸福。对方没有责难他,给他递婚礼请柬,请他来婚礼上,也不用唱歌,就看看。

相叶确定这是真心喜欢他的女孩,知道他必定记挂一件事,因此邀他来婚礼,怕他看不全整个将归属权从相叶雅纪这里全部夺走的过程。相叶欣然应允了,又说:“one love怎样?”

这个歌呢,我爱跑调。肯定听不出是我。相叶笑起来,眼睛亮亮。成为别人未婚妻的前女友也眼睛亮亮,一点点泪意在眼睛里头:“你记得?”

“记得的,”相叶将酒杯递给她,“你说婚礼上,一定要放这首歌。我不是松本润,你不要介意。”

相叶最后被人笑着泼了一杯红酒。

回家路上他前女友有了人接,他便省了很多事儿。自己一个人自驾回家,说不上很习惯,说不上很不习惯。相叶想要热闹时,他身边从来不缺热闹,但当他自己一个人时,突然想要找上人说说话的情况也有。等红灯时打开Line,找到按时定点有人发送垃圾消息的同事群,上一条还是同事海钓的自拍图,提拉着个特别狰狞的不知什么品种的鱼,把自己脸给拍糊一半。

相叶猛发一串emoji大笑鼓掌放烟花,接着也拿手机自拍。黑漆漆的车厢映在手机前置镜头里,被模糊不清的噪点盖了一屏,白衬衫最为显眼,被染成一片深至黑的酒红。

相叶发:今年的名额,你们占便宜了。

信号灯又亮了,他将手机扔一旁,任群里疏疏落落几只小猫给点回复,踩了油门。


翌日相叶雅纪全忘了这事儿,推门进乐屋时,砰然想起噼噼啪啪一阵巨响。一片五彩缤纷的亮片丝带浇得他满头都是,相叶吓得差点儿跳起来。

二宫拉完响炮,迅速又躺回沙发。大野醒了,诚邀他和樱井享用蛋糕自助。相叶说:“这是干什么?”

已经在吃的松本回答他:“庆祝你脱离苦海。”

相叶摸不着头脑。樱井拿着报纸边读边啃瑞士卷,鼓着个腮帮子说:“今年没名额了,明年继续。”

相叶整一个哭笑不得。平均年龄三十岁往上,名额用不出去,换做是没有成为爱豆的平行世界,早被催婚到死。相叶深觉这畸形的同事关系不太健康,又分外牢靠,脱了风衣坐下来就是一只蒙布朗一只草莓卷一只豆大福抢到手里。

“又没人和你抢。”有人和他说。

相叶呜哩呜哩地塞了一嘴,头也不抬:“不是给我庆祝嘛……”

对面突然沉默了一阵,相叶解决掉蒙布朗上面的栗子泥,才后知后觉发觉没回应,小心谨慎地抬眼。松本润还没上妆,脸上有点儿胡子拉碴,但不妨碍他正在笑,而且笑得好看,相叶猛地往嘴里一塞蛋糕胚,差点儿被噎死。说老实话,真有点甜过头了。

像松本注视他的眼睛。


录制完连着三期的番组,还去拍单曲镜头。移动过程中相叶拿手机看衣服,找定衬衫后东张西望一圈。在摇摇晃晃的小面包车里,大野又睡了,二宫忙着殴打3ds,如果叫他会反被他殴打,樱井有zero的录制,晚一步再和他们汇合,是而相叶眼睛梭巡一圈,只能找到松本。松本没在干些什么,只是在看窗外,但相叶盯着他,他不知怎么的就转过来了。

相叶把手机递过去,眼神左右四顾,将手指压在唇上压低声音说:“买什么码才好?”

松本不解地接过来:“衬衫?”

“名额不要了,婚礼还是要去的。”相叶稀奇古怪地做表情,比划来比划去,松本头疼地摇摇头:“这要新买?”

相叶可怜巴巴地盯着松本:“被弄脏了,总要重买一件。”

松本陷入沉默,久到相叶把手从前座缩回去。松本也压低声音说:“我知道有件合适,回头找给你。”

相叶猛地瞠大双眼,一拍双手,从后座扑上来勾着松本脖子赞美哦虾类番长。松本自从发型变乖,人竟然也温顺一些,纵着相叶在他头上作乱。相叶自己有些不习惯了,下起手来真的失了轻重。

在他印象里,松本润还是个鬃毛竖起来的小狮子呢,他昏昏然地想,好像苦恼于买什么衬衫参加前女友婚礼,夜游车河时候,哪儿也找不见能说话的人,被浇了再也洗不回来的红酒渍,说想要安定下来,却没有真的安定下来的心都没有了。这里就一个松本润,棕色头发,烫过柔顺,好摸好闻。相叶好像曾经怕过他,也曾经靠不太近,和松本隔着体面交往的纸一重,有时相叶觉得,其实都没有。只有松本润梗着脖子,在他臂弯里生硬地转来转去,但也不拒绝他。

相叶隔着椅背把脸压上去,呼呼地笑了,声音闷闷地:“谢谢。”


“混蛋!”

二宫和也不堪其扰,在pad又尝败绩,大喝一声,狠狠踩了相叶一脚。





可能会写,可能不会写,写到哪里是哪里吧……

评论(10)
热度(34)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