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CCS Clear Card / 李小狼 × 木之本樱

之前没头没尾一点点存档……




“在你眼里,‘我’是很温柔的吗?不是质疑你的意思。”

木之本觉得这人太奇怪了,他有点儿坏心眼。这个问题,木之本对其深信不疑:李小狼本质温柔,对她是真实的、谁也没有的一种温柔。

而现在坐在面前的,是李小狼又不是,她认识的男孩这会儿从香港刚回来日本,带着一种对任何事物不屑一顾的决心,他要回来友枝町,木之本也曾猜想过:是不是因为自己呢?虽然不怎么能确信,但是,她知道她是李小狼回日本来第一个要见的人呀!

这就是温柔。

眼前这个就不是,带着比中学的男孩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游刃有余。对她提问时,似乎期待一些脱离正轨的回答,这一点也不温柔!

木之本原想生气的,但怎么也气不起来。对方见她气鼓鼓的一张脸,便快活地微笑起来,将搪瓷茶杯拈过来,给她倒茶,新绿的汤水把茉莉花浇得摇摇晃晃,如同水中行舟。她喜欢这个的,对方很明显知道。

“还有桂花糕,你想吃吗?”

吃的!木之本想说,碍于还在置气,使劲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咽回去。二十代的青年人伸手过来,轻飘飘地将她的乱发拨弄了几下。

“我知道你要吃,”青年人说,“因为现在的樱也喜欢这个。”

木之本稍作沉默,当提起樱这个名字,对方眼里的笑意不言而喻,她想,李小狼这人真让人心急,以前也是,现在也是。太不坦诚。


可她喜欢。

跟着李小狼穿过庭园,在灌木隙间,漏出浓黑的夜色与白皙的月光,细密的花朵落了影子在地上。一簇一簇的细花影子仿佛也有香味,甜的,特别香。

李小狼说:“我们秋天的时候会回香港。”

“这是在香港吗?!”她被自己的大声吓到,地上的树影簌簌发抖。

“是,前阵子你去英国见了艾利欧和观月老师之后,莓铃说她去年这时候没在香港,今年特别想见你。正好这一阵,桂花要开了,我们就一起回香港来了。”

木之本听得一愣一愣:“我们?我和小狼,经常来香港的吗……?”

“你上中学之后。”

“什么?”

“我中学去友枝町第一年,你听莓铃说我春假要回香港。你说,你也想去香港玩。”

“……诶。”

“我说,你不是没有去过香港。”

“…………诶?”

他回忆起来,突然笑得开心:“你这时候还没有收集完新卡,可是我要回去。莓铃一通知你,你就和我说了,还说要和大道寺一起来。……是妈妈让我回去,我本来要回绝,你一个人在友枝町,我也不安心。”

她不知道怎么的,脸就很红。

“但是你这么说了,我很高兴。你为什么要去香港?忍不住就问你了,”原先在她前面颀长的背影突然停下,李小狼回过头来蹲下身,让木之本可以看见他的脸,上面洋洋洒洒一片温柔和月影,“我就是想听你说而已。”

“我说了吗?”

女孩的声音很小,满脸局促不安,李小狼特别喜欢她这么努力的模样。他给了穿睡衣的小女孩一件外套,把女孩儿整个裹了起来:换作现在的恋人,怎么也做不到这点。

“你说了,”李小狼耐心地把外套的扣子为她扣好,小女孩儿在里头,像只穿着不合身衣服的洋娃娃,但就是这个女孩儿,比他勇敢的多了,“你说,你会担心我一个人回去,而且,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了,不想分开。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了。”

“觉得什么?”木之本闷闷地问,她的小半张脸都被外套笼住了,把夜风隔开。

“觉得,啊,我又输了。”

李小狼起来,牵着她的手小步往前走,犹如牵着个小孩子,其实也正是牵着个小孩子。这个木之本樱还是个很小、很小的少女,虽然是他未来的女朋友,但怎么说,明明是更像妹妹。想到是这个女孩儿,想到是这样的过去,想到即使是在魔法使的预知梦中,也不由得动容。他握紧手心里小小的手,告诉她:

“我总是输给你。”



评论(5)
热度(83)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