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琴论 - 1

是我很喜欢的神奇绿担作者的作品,试图要了一下授权,如果喜欢这篇作品请给本家打分!

水平比较粗浅,意译非常非常多!有任何错漏与不当,欢迎指正

A中心无cp向,姑且只打了自担tag,如果有可以告诉我这该打什么tag的朋友,也请务必……!

ピアノに就いて | でぃすこすたー   id=7579083

授权见


——




「爱这种东西是要赌上性命的,是而我不能等闲视之。」

——太宰治『雌性谈』


琴论

1


即使是皇帝被逼宫至皇座之时,想必也没有这样懊悔吧。


在鼓掌的欢声上涌的演奏厅中,樱井翔只是一味地盯着天花板。就像脚失去力气即将倒下,欢声之雨于他而言,如同枪之雨一般。

高中三年级的秋天,那一天是阴天。

“胜者是……相叶雅纪同学!”

审查委员长兴奋的声音不断回响。


输了。第一次,输了。

樱井一路走来的,是荣光的道路。

有着钢琴家的双亲,自幼开始学习钢琴。拥有绝对的技术和精确的谱面演奏能力,竞赛的话从未取得第一名以外的名次。这个绝对的神话,在这个瞬间崩溃了。

相叶的演奏简直乱七八糟。在追求所谓正确性的樱井看来,他演奏中的改编被过度放大,令人不知所云。那样的莫扎特,他从未听过。

然而,身为绝对王者的自己,败给了与自己完全相反的他。

输了,输掉了,输掉了,输掉了,输掉了,输掉了,输掉了,输掉了,输掉了,输掉了……

头脑中充斥的全都是失败感。


相叶不知所措地接下了花束。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格外苍白,手也颤抖个不停。更光明正大点也好啊!樱井稍微瞪了他一眼。注意到这一点的相叶看着舞台另一端樱井的方向,客气地露出了微笑。

直到决胜才相遇的两人在这场赛事中是初次会面,樱井知道相叶是因为与他至少还有共同认识的人。而回忆起来,樱井从共同认识的人那里知道的是,相叶明明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赛事,樱井不由握紧了拳。

啊啊、心情越来越差了。

结果就这样一句恭喜都没说出口,从会场后面出来之后一个人乘上了电车。任由自己摇摇晃晃呆然地乘过了站,急忙下车再乘了回去。看来,自己是比想象中更加地动摇了。


樱井的钢琴,正值被称之为皇帝的巅峰。

秉持着精准地演奏伟大的作曲家们的乐谱的想法,他会成为皇帝这件事,正是这个理念绝对正确的证明。

这就是樱井的全部。

为了使需要出席许多海外公演,能够照料孩子的时间很少的双亲注意到自己,不得不持续摘下桂冠。

无法摆脱的这个念头也好,必须达成的义务感也好,樱井总是持续被压迫着。如果说只是纯粹喜欢钢琴的话,樱井不可能在这个皇位上稳坐这么长的时间。

绝对不会再输给相叶。已经不想再有这么悲惨的回忆,要更多更多地练习,下一次让他败给自己。

樱井坚定了这样的决心。

然而,在这之后,相叶雅纪再也没有在任何赛事中出过场。


——


“樱井前辈,我们的乐团想要演奏钢琴协奏曲,可以请你一起参与吗?”

在不温不火地专攻大学钢琴专业的第二年,这个邀请突然到来。

提出这个请求的是专攻指挥系的一年级生松本润,在乐团中从事指挥。

虽然这个大学已经有一个乐团了,但由于人数过多,一般会分成几个乐团。其中一个便是松本所属的乐团。白之交响乐团,一般称之为“白响”。

为了使名称通俗易懂而以颜色区分,白响正如其名,是“纯白的交响乐团”。是由经验粗浅的团员自然地聚集起来,拼凑而成的乐团。

这样的乐团,为什么会找上自己?被松本用闪亮的目光注视着的樱井惊讶地想。

“……为什么是我。其他人的话无论多少能弹钢琴的家伙总是有的吧。”

“因为,喜欢樱井前辈的钢琴!”

樱井的动作停止了。不是因为在学校的赛事中所向披靡,而是因为弹得好,使这个指挥者中意樱井的演奏。以这样的理由被邀请,对樱井来说还是第一次。

自从高三落下了污点以来,樱井越来越热衷于钢琴。进入山风学园后也是一如既往,无论校内还是校外的赛事,但凡出场,一定会取得第一的宝座。

当然,这样拥有端丽容姿的樱井在大学内也是名人。被众多乐团争相邀请,但是樱井全部都拒绝了。只是单纯地不想减少为了竞演会而练习的时间。假使是为了自己的声名而邀请,樱井是不会接受的。

但是樱井不想拒绝松本的邀请,陷入仿佛天使降下救济一样奇妙的感觉之中。

“你喜欢我演奏的哪里?”

然而,樱井并不是那种会突然改变心意的人。如果不是能够接受的理由,还是会干脆地拒绝掉的。

“樱井前辈是完全遵照乐谱演奏的类型。没有任何失误,对谱面烂熟于心……我,听了樱井前辈的演奏之后震惊了。大概这就是作曲家们在脑中浮现的乐曲本身吧。嘿嘿,说了这样的大话真对不起。我只是有研究乐曲这样的兴趣而已……”

如同头被打了一拳一样,砰一下的冲击。

“……可以哦。”

情不自禁地回复了。能够这样精准地解读自己音乐的人实属少见,他是个非常好的听众。再者,大约这个莽撞的后辈是即使知道樱井不参与乐团演出,也毫不顾忌地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那么,要演奏什么曲子?”

“非、非常感谢!那个,目前正在考虑的是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其他的还有几首备选,主要是听众对有在哪里听过的印象的、比较熟悉的乐曲会更容易感到满足吧。”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练习从什么时候开始?”

松本愣愣地回答突然起兴的樱井。

“前辈觉得合适的时间就可以了。白响的话一年级生比较多。”

“我知道了。那,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

“啊、好的。”

例行公事一般简单地交换了几个联系方式之后,两人就分开了。注视着远去的樱井的背影,松本仍呆立在原地。

“润君,怎么了?”

从后面拍了背让松本转过身的,是同为音乐学部专攻作曲系的友人,二宫和也。

“……我,拿到超厉害的人的联系方式了……”

“诶?”

“那个樱井前辈愿意加入白响演奏钢琴协奏曲了……!”

松本原本对与樱井的交涉并没有抱什么期望。白响在大学内并不起眼。学园祭的话比较有名的是“黑响”与“苍响”,而以其作为基础,通过选拔制选出成员组成的“山风学园交响乐团”饱受瞩目,才会吸引大量的听众。

作为指挥的松本为了打破这样的局面而想出的莽撞的计划这样轻易地成功了,本人才是对此感到最不可思议的人。

“诶——那很好啊。”

二宫平淡地说。

“因为润君是帅哥的关系吧?”

“才不是吧,都是男性啊。”

“啊哈哈,确实是呢。”

两人向着讲堂走去。一年级生除了专业课之外也有其他共通的课程。

“因为我是樱井前辈的大饭,老实说太高兴了已经顾不上上课了。”

松本一边摊开笔记一边小声说。当然,这样说着的他还是会认真上课,这也是他的常态了。

“哼,我可不觉得那个人的演奏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

“诶,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更厉害的人哦。”

就像是对除自己之外他人全不知晓的秘密基地感到自满一般,浮现出孩子一样的笑容的二宫得意地看着松本。松本一下起了劲,好奇地问:“是谁?快点告诉我!”

“不会告诉你的,因为……”

教授走进教室,二宫戛然而止。仍然很在意的松本小声的追问:“到底是谁?”

“好啦,已经开始上课了哦。之后再和你说吧。”

对这个小插曲随意地表示不满的松本鼓着脸转向前面。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都十分坦率的他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讨厌的话就会直说讨厌的性格尽管说得上算是优点,然而在待人接物上也的确存在缺点。因为这个原因,能够与这样的松本毫无顾忌的交流的友人似乎不多。从本人那里听来这个说法的二宫不由得苦笑起来,毕竟能够被称为朋友的,对二宫来说,除了松本,也只有自己的幼驯染一人了。

而接近下课时几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二宫所说的“厉害的人”的松本,完全错过了质问二宫的机会。




TBC

因为篇幅有点长会翻成五部分翻译的样子!如果喜欢请给我点个心心好不好!(wb可怜jpg)

评论(7)
热度(16)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