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千本刀

松本润 / 相叶雅纪




千本刀

松本其实不温柔,只是懂得对人好。分手后一天来到乐屋的时候,因为除了当事人之外还没人得知这件事,所以给已经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的相叶盖了毯子,像是做足文章的情态。二宫打游戏竟然都暂停了,大声叫:“我好羡慕啊!”松本眼角余光瞥到相叶肩头一块漏风的空隙,是他没给相叶塞好。

起床气被打醒了。松本一瞬间屏息,觉得二宫是不是察觉什么异状。结果相叶醒了,睡眼惺忪地看了眼前是松本,纯天然无公害地微笑起来,跟松本说早上好,声音软得像刷了热黄油的吐司面包。

松本不知该怎么答话:在他和相叶交往之前,他不知如何和相叶共处。想三十代的松本润,已经很久没有惶然无措的时候,不过相叶对此熟视无睹,很快就醒了个透,情绪很high地冲向二宫、的游戏机。

勇者斗恶龙啊!好玩不好玩?

这就没有不好玩的道理了,相叶笨蛋。

很快就两个人粘到一起打游戏去了。松本松了口气,为相叶的贴心,沉到固定坐席里去的时候,又不知道哪儿不舒服,总之不得劲。最后脚步带风地走出乐屋,假装自己不是逃出去的。




说来说去,松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分手,为什么被分手了。相叶与他交往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年。松本润谈过很多女友,圈内圈外都有,自认恋人职责,只要他想尽,不会不到位,而至于爱,他不会输给相叶雅纪。暗恋相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十余年。

以至于分手像个笑话。


昨天去相叶的片场探班,相叶做番长时候,总之是松本想不到那一种可靠,前辈后辈,从老到小,统统给他收心收得很好,欢声笑语,就不像认生的相叶雅纪。

概因松本知道他其实是怎样,送了慰问品,但是要求不要上Making的镜。一个镜头结束后进了片场,扶着主演相叶的肩,距离对男朋友来说有点儿远,对同事来说则亲近适切。再打了招呼,我家的相叶,请大家多关照。就是客套话,没有人会不应好。相叶本人笑得不太好意思,悄悄投向他的眼神则缄默地温柔着,不言不语,天真凝望他侧脸。

探班完松本给相叶发了mail,说先回家。相叶的回信在拍摄间隙,来得不太快,松本甚至能想象他笨拙地翘着个手指戳键盘,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小润快回家!虽然很高兴,但小润黑眼圈好重,回家休息哦!加夸张emoji。

松本然后钻了相叶保姆车,等相叶拍摄完。是十二点或者是一点两点,没有什么区别。




相叶在黑灯瞎火里拉开车门,只有一个小小包厢里是亮橘灯的,氛围也正正好。空调送暖风送得太猛烈,松本的嘴唇干了,翘起来的皮应该是期待一个湿润的吻,在相叶常盖的毛毯下面,哑着声叫他雅纪。

常有的事。相叶与松本交往后,给他早上晨起的水里变着法儿的加酵素,好像这能让松本喉咙不哑一样。松本纵容他乱来,恐怕给他一杯毒药他也甘之如饴。对相叶雅纪的好脾气,就像之前十年都是相叶亲自捏造出来的幻觉,多令人恐慌。

松本不想起来,很累,但是笑容像蜂蜜,应就是想到恋人时,至真至诚的表情。像松本十余年,终于在相叶面前缴械投降,承认喜欢相叶时候的表情,是一颗真心,莫过于一颗炸弹。

相叶伸手轻轻抚过他脸庞,轮廓明显,眉目端正,有岁月痕迹,也有十年前站在相叶身边穿百褶裙给他一巴掌的甜意。火辣烫人的,是松本润太温柔,太温柔也便一点都不温柔了,相叶雅纪虚捧着一颗变幻莫测的心,生怕摔了,心惊胆战,眼眶疼得刺骨。

唉,相叶长长地叹气,转过一个弯,都是爱心的形状,他说,小润呀。

我们还是分手吧。


相叶雅纪,真不是个温柔的人。

在发亮的两极管下面,锁骨的凹陷够盛一汪水的,镜子里看就是一道刀一样的线条,与黑发一样冰冷。松本喜欢的东西,看起来只是表相温软,但头发软的人,也很固执的。

相叶是认真这样讲的,松本带着笑意靠在床头,说,嗯,是的。他不知道松本信了几成,但信几成也不够。相叶雅纪这人的锋利,是十成十的。

这下松本总该信了吧。

相叶哈一声笑出来,这个笑容非常寡薄,相叶客观评价,觉得不难看,但也有很深的自觉:这样的表情,是不能上镜头的。但如果要再换一个表情——他尝试了,抿着嘴唇像刀,僵硬的轮廓也像刀,眼睛里是冰,多一秒就碎了,映出来两个人的牙刷杯,一样口味的牙膏。




偷偷摸摸躲起来抽烟,巧遇厕所里已经有一个在抽的人,烟雾在洗手池前徘徊,这么巧正是松本困顿无神的脸。

该不该再问一声早上好?

相叶被自己的臆想逗笑,从鼻腔里逃逸出一声轻巧讽人的声音。被松本捕捉到后,就对上了松本的表情:瞪着他的,像火苗一样燃烧的眼神。

就算知道应该收敛,相叶也很难做到:这真的蛮可爱,像个小豹子的松本润。他努力将自己表情收起来,但一想到终于在松本面前摊了牌,便再无掩饰必要。松本说:相叶雅纪,你很——

很混蛋。

相叶想。松本拽过他衣领,让相叶猝不及防,用嘴唇贴他嘴角。这个吻甚至称不上是吻,浅尝辄止地停留两三秒。松本的答案和他的神情同时袒露在相叶面前:相叶雅纪,你很得意啊。

松本红着眼眶,像画了舞台妆。如果配眼线,就更动人一些。但此时也已足够。

“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倒我了?”


相叶的烟掉在开了的水龙头下边。轮到松本描摹他的表情:相叶永远有天真明亮的眼睛。松本润第一次被那双眼睛吸引,是相叶拍照片时,找了一块空白的墙,顶着蓬乱的爆炸头发,傻得可怜。他了解相叶能做什么表情,就是乖顺地对着镜头,好像对踏入的这个世界一窍不通般青涩,一张白纸。

松本润本没兴趣的。

发拍好的照片后,五个人在桌子上挑挑拣拣,一堆纸片儿像废纸被丢开。松本最后找到相叶的照片,孑然一身地站在镜头里的相叶,面容温顺,眼神深不见底地照出来松本讶然的表情。

松本润留下了它,也留下了他。


“你愿意给我看,我很高兴。”

松本并不再亲吻了,只是用脸颊贴着相叶的肩。烟味把相叶缠得紧紧的,他知道他逃不开了,松本知道了他的秘密。




Fin


二宫同志用野生的嗅觉感受到事情的全部,并且把竹马同志赶出门让他赶快和小男友解决一下个人感情问题以免影响工作。

相叶同志:……没有人爱我!!!!

二宫同志:dq11你还要8要玩啊?

相叶同志:。

评论(2)
热度(57)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