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雕塑

CP是サンルシ

 @安眠妨害 提早了一天ry今年也祝亲爱的你生日快乐!虽然不太会写,但也就只能这样……;;





雕塑


共享咖啡已经是上上等的例外,露利亚战战兢兢的,把自己缩得更小一点儿,在这个积灰船舱里,好似这样就能够忽略她一般。然而圣德芬终于是温柔的性格,对她保持熟视无睹(这算温柔吗?),两杯咖啡袅袅升烟,在他与她的视线间飞梭。露利亚嘬着咖啡,目光最后落到在两杯咖啡边的纯白色纸箱上。

里面装着什么,露利亚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咖啡配甜食,也许很理所应当,但对圣德芬来说这能叫做理所应当吗?混杂在浓厚咖啡香味间的,露利亚细细嗅了半天,抓住一点形迹:植物的香味。是花叶受伤时的汁液所弥散的气味,露利亚不太喜欢想象这场景,但同时对这新鲜味道欲罢不能,好似里面就算不是一个甜蜜的大蛋糕,也会感到满足,再次低下头喝咖啡时,味觉上构成一大坨美妙的植物奶油和咖啡的绝妙合奏感。这就是露利亚对圣德芬的咖啡始终赞不绝口的原因。

下次,圣德芬先生,也能再请我喝咖啡吗?

团内除了露利亚,还没人获得品尝圣德芬特制咖啡的殊荣,但也正因如此,露利亚对这件事终究很胆战心惊,一方面害怕被圣德芬拒绝,一方面又对要无数次请求圣德芬有着无谓的信心。

“……随便你。”然后圣德芬又一次这么回答,没有任何犹豫与动摇,咖啡杯里的褐色液体一滴也未少,不会被揭开的白色盒子一次又一次被重复利用,圣德芬本人则在下午茶时间,永远保持静止、缄默、雕塑般的庄重。露利亚欲言又止地,要不要说谢谢呢?圣德芬先生,看上去并不想要什么谢谢的模样……就算是想要与圣德芬再多说些什么,圣德芬也不拒绝,但露利亚心底知道那个答案:一切都无济于事。

下次,能够揭开那个蛋糕盒吗?这个问题,露利亚将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圣德芬的咖啡杯动了,液面倾出一个光滑斜面,一连串滚在芬芳美妙的花瓣上叮咚作响,烫得那些花瓣滋滋生烟,洁白的盒子被熏得发黄发褐。在花瓣其下,光彩明媚的银发被浸湿,圣德芬的手停顿了一瞬,继而更多咖啡顺着花与纱纸的间隙淌到柔软的发间,瓷白的脸颊,闭合的碧蓝双眼上,圣德芬熟悉的每一寸容貌。

直至成为一个头颅,天司长的脸上留下的也是微笑,仿佛获得永世的平静,肮脏的咖啡也扰不了他的沉默,不会拒绝,不会申辩,至死只对圣德芬说,不要看。被圣德芬鲜血淋漓地拥在怀中,还是睡在圣德芬的洁白纸盒里都别无二致。这是他的路西菲尔,对世间万物,包括圣德芬,一概普视众生的慈爱与无情,圣德芬曾苦苦祈求过成为对路西菲尔有用的一部分,路西菲尔并不需要,他永远强大辉煌又美丽,连死后也行径如一,用无声的沉眠回答圣德芬:他不需要一个吻。

圣德芬的心和胃都在哽咽,路西菲尔发明的苦水都可以顺颜面亲密缠绵,而圣德芬永远不会获得这资格,他只能借香醇的褐色一遍遍零落而下,想象他终于能够亲近路西菲尔哪怕一毫厘,践行天司长大人留在这世上的唯一残酷的刑罚。

评论(3)
热度(13)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