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CCS / 李小狼 × 木之本樱] Dreams come true

CCS clear card 14话衍生




Dreams come true


李小狼等待这一刻多时。


在他们仍都是中学生时,也曾有一些令人心悸的幻想秘密:这个女孩子,应该是我要找的人,这个女孩子,应该是要一直在一起的人。与她在玻璃彩窗下,还是明镜高悬前,要携手共度一类的事情,对于当时的年纪,太遥远又太漫长。虽然是那样一个普通女孩儿,爱笑,容易被惊吓,天真烂漫甚至有点反应迟钝,但她的眼睛永是长明灯,又闪亮又绚烂。李小狼喜欢她的眼睛,也喜欢她看自己时候闪光发亮的情态。

假如这个女孩儿不姓木之本,并非库洛里多的继承人,事情简单很多:他与女孩儿在某时某分某刻极普通的相遇了,他喜欢这个女孩,愿意保护她,愿意在一起。事与愿违的是,木之本樱的力量同心一样强大,即使李小狼是李家下一代宗主,仍然为了追上这个女孩,要花很多很多力气,在她后头看她风里来雨里去,拼尽全力作她迷茫时随时可为她出鞘的一把剑。他们那时候概都十三十四岁的样子,碰到平凡人生里绝不会出现的无数灾祸。

他们不够平凡。



二十岁成年礼,木之本的挚友早前就为她备下一套从头饰到木屐的和服,主角本人因为确实有点不好意思为人道的兴奋,晚上被李小狼赶着去睡觉三小时后,才真正睡着。粉红色魔法小卡片们陪她失眠三小时,李小狼强调这兴奋正是因为成人礼才应要经历的,便连催眠也不能出手为魔法使本人做些什么,只有李小狼,铁板钉钉在她床边抱一杯热牛奶陪足她失眠时间。

“你陪我的话,更容易睡不着啦。”

李小狼干干地说:“不好吗?”

木之本樱躲在薄被里小声偷笑:“好呀。”

木之本旧宅里的小房间,斜斜阁楼顶上开着天窗。她的生日是春天逐渐走来的时候,不用任何魔法,窗里也会飘进风和花,木之本握着比她看来还紧张的男朋友的手,才睡着的。月亮的影子把他们笼在里头,李小狼也跟着犯困,头一点,一点,一点,那睡颜像他多年前第一次见到一样,而少女的轮廓细了很多。

他们的时间已经过去很长,让他觉得足够平凡了,女孩的过去都在眼前,比晚间的春日更生动,也更温柔。李小狼的手在她被子上轻轻地拍,拍呀拍,越拍越慢,打到最后一拍,就停止了。


在天不亮的时候,根本没睡够的魔法使被男朋友从被窝里挖出来,差点起床气大爆发,魔杖也不用就要往李小狼头上打。而李小狼虽然也困得迷迷瞪瞪,却对躲开突然袭击驾轻就熟。木之本没能得逞,气得一把拉住他抱抱,棕色的中长发在他身上真正被拱得像鸟窝。

李小狼揪了揪她乱翘的发梢,就开始笑:“我觉得这个发型很好。”

木之本一下子炸红了脸,跳起来瞪他。

“真的很好,就算是这样也很好。”李小狼十分真挚地说,摩挲那发端好像轻捻压垂枝头的樱花。

木之本这就醒了,她碰了碰李小狼的手,眼中的祖母绿温和地沉淀下来。


李小狼下楼做早餐,碰到木之本抚子的相框,问候早安。参拜神社这梳妆打扮并不简单,但女朋友坚决坚定推辞了挚友帮助她的请求,意思知世等着我吧!我绝对给知世一个惊喜!这样信誓旦旦的,让人没法拒绝她。大道寺便有些惋惜地说,虽然想要把小樱打扮的样子也都拍摄下来,但是因为是小樱重要的日子,小樱想要给我这样的惊喜,我也很高兴呀!那我就会等着小樱来见我哦……然后目光往李小狼那头使劲飘呀飘。

倘使他十四岁,就窘迫地不知怎么讲话了,但他二十岁,就说:“我不会录像的。”

大道寺充满愁思地看着他们。李小狼好心地安慰她说:“但是我会拍照。”


而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些别的要做。

早餐虽然简单,但是也有金枪鱼沙拉、太阳蛋培根肉和猪排三明治可选,装盘齐齐码在桌上;至于装束,着实简陋了些:短袖,长裤,加围裙;台词他没备过,紧张地心脏砰砰直跳,但又觉得也许不需要多准备,因为他为这一刻准备了太多年了。

老旧的木楼梯被拖鞋蹬得吱呀作响,见到一个还套着皱巴巴睡衣长裙的女朋友,李小狼上前去,在她下最后几格之前,就单膝直直跪在她身前,吓得女朋友就算穿着拖鞋也小小惊跳了一下。

李小狼便拉住她的手,清了清嗓子。

“我觉得,今天是一个好机会。今天是你重要的日子,把它变成我们重要的日子就更好。”

木之本眼睛闪呀闪,李小狼忍不住笑了。

“大道寺知道我这样,一定很生气。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说就正合适。我们都已经这样大了,我觉得,我应该有资格说了:小的时候,我们刚刚遇见的时候,和现在相比,都还是很弱的魔法使,你也好,我也好,如果没有那么多人陪伴我们,也许就不会有今天了。

你是很特别的一个女孩子,你是继承库洛里多的人,你是非常强的魔法使,魔力太强大,就没有办法平凡。我当时真的很努力,虽然不愿意和你说,你也不对我生气,我知道你一定考虑着我的心情,使劲地、很使劲地忍耐着吧,虽然一直没有说,但是真的非常感谢当时的你。如果是现在的我,遇到那样的情况,一定会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你愿不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我会把快乐分享给你,痛苦的事情我们一起承担,剩下的时间,我们就一起走,虽然路很长,也不一定美,但是我很想一起走的人是你,希望你也希望那个人是我。还有一件事我们也要一起做……”

他的额头轻轻抵住女孩儿的手:“我们也许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在一起了。魔力太强大,就会心想事成,对不对?”

我们可以一起心想事成吗?

李小狼凝望着阶上的魔法使,无声地等待她的回答。她的眼睛微笑起来,空气中的浮花啪嗒啪嗒掉下来,落在李小狼头上,浓郁的祖母绿含着一层浅水雾,随后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了:白色的糖粉细雪一样一层一层的飘落,盖得他头上,衣服上,他们相握的手上都是。那女孩儿又笑又哭的,她的卡片像失了控一样,肆无忌惮地为他们欢庆。而木之本樱呢?她只做了一件事:


*像七年前她所做的,她扑下来,拥抱她爱的人。




Fin

*捏他剧场版《被封印的卡片》最后一幕

评论(8)
热度(146)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