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MHA | 轰出轰] 秘密

秘密



婉拒了饭田和丽日的邀约,绿谷留在了教室里。教室里空空荡荡,绿谷的脖子发出喀拉喀拉的巨响,就像那样僵硬地转过头去,食指指端划过一阵电闪雷鸣般疾走的力量,而后撞上的是一位面无表情的同班同学。

这位同班同学已经持续凝视了他一下午,到了绿谷不得不发现的程度。在此期间不得不思考了一百种打败轰焦冻的策略,输一次绝对不代表乐意输第二次,即使那目光没有任何的恶意,看起来充其量是观察一份植物标本。对方眨了眨眼,绿谷的紧张像是飘上天空上三英尺的热气球。

“你的手,已经……”

毫无问题到了再向前一点碰上对方的身体就能把对方轰出三尺远的毫无问题。轰对此的判断是:“看起来好多了。”

绿谷尴尬地笑了两声:“是。”

整个教室陷入了空前绝后的安静之中。这需要忏悔一百次:为什么没有和丽日同学一起走呢!而后轰张口了,感觉能掉一地冰渣子的那种口气:“我请你吃荞麦面吧。”说着真的掉了一地冰渣子,有一些掉在绿谷掌心里的化出薄汽一般的凉意,在炎热的夏天没有人不欢迎这样的天降甘霖,更何况——心领神会就在瞬息,绿谷突然站起身,椅子拖出刺耳声响。

轰同学,你在紧张吗?

地上积起的冰屑刺啦一声全部化成水了。


流水素面在这种天气是不错的选择吧,不过轰同学可能不是太需要,毕竟是这样的个性。唉这种个性真好啊!料理全般家事万能而且对打小胜很有用……不是不是。这样的自己有多么聒噪,一旦想到这件事就战战兢兢的闭嘴,结果双色头发的年轻人在他停顿之后认真地看了他三秒,迟缓地点点头。

爱跟父亲对着干,有妈妈有哥哥姐姐的家里最小的孩子,有着一半冰山一半火的独特个性的优等生。

虽然不能拿出笔记本记上一笔,但是意外地——

“虽然你也是我要打败的对象,不过我们俩组合的话也许对付他会出乎意料的容易。”得出最终结论前被打断了。然而轰毫无语气波动地说出来的话,竟然是这样的内容。绿谷侧脸看了看轰,梅雨的季节里身上一般都黏答答的,如果是正常人的常态的话,而轰的个性使得他就像被冷气罩住,在火热的太阳的余晖中,清爽地像没有实体的风。

“啊……真是好羡慕。”

抓住放课后可以随意衣衫不整因而拉松了结的领带,凉意透过布料沁入指端,绿谷自言自语地感叹道:“是这样的。仅仅是了解小胜的行径的我是不够的,不能自由控制自己能力的我也是不够的,轰同学在面对小胜时候又有什么样的不够呢?至少小胜这样的对手,真是难缠啊,如果一加一大于二的话,就会有很大的优势了吧,如果是我和轰同学组合,之前记载的资料里还没有加上上次和轰同学对战之后的感想……咿呀!!!!”

凑到眼下的脸一成不变地注视他,绿谷吓得松开领带往后连跳了三步。

我好像暴露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情!绿谷脸颊抽搐地舞动着四肢,在思考回路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很一会儿才得以用手按住自己的嘴。

“绿谷你,”轰慢腾腾地说,像是没有别种意味,而只是陈述一个结论一般,“想到要利用我了啊。”

绿谷滑稽地张口结舌了半天,潮湿闷热的空气吸进肺吐出一大团令人更加燥热的二氧化碳。

“从结果上来说的话……啊哈哈。”就是那回事吧。绿谷无言地侧开了脸,虽然心跳地很快,意外地觉得至少不会被杀,因此就头脑一片混乱地说出了真话。打了一架就不会被杀的这种错觉到底是哪里来的!如果可以的话想蹲在地上抱头大哭,几乎就真的要融化在商店街的地面上发出被太阳炙烤的响声。

“那很好。”他说。

绿谷不明就里地眨眨眼睛。

“那我也不客气了。”向绿谷点点头,可能是先行表达了谢意。逐帧逐帧地弯起眼睛,被烧伤的皮肤仍旧拉出了眼角的笑痕。绿谷怔怔地看着这一幕,虽然现下不能拿出笔记本记上一笔,但是意外地——

轰焦冻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的绿谷擦了擦眼角:“我,我还以为我要被杀了。”

“那这就用不掉了吧。”从口袋里摸出两张优惠券的轰如是说。




Fin

评论(3)
热度(82)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