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文豪野犬 | 芥敦芥] 三文芝居 上

三文芝居




芥川跟中岛关系不好到什么地步,有一天芥川走进一家居酒屋,看见中岛胡吃海喝三十碗茶泡饭,别人不知道,樋口还能不知道芥川动一动眉毛等于准备大开杀戒吗?枪还没举起来,芥川开口了。

去帮他埋单。

樋口一叶的世界观受到了堪比发现情敌是自己小姑程度的冲击。


中岛发现芥川跟自己关系不好的证明是他比较容易对自己说人话,仿佛这样便于智商低下的中岛理解然后就好拉架。有一回他问芥川,你上次帮我买单那回啊,芥川,你是会走进那种地方的人吗?这对谨小慎微的中岛来说,是极大程度的口无遮拦。他自己也知道的,但是芥川有魔力。因为风里来雨里去,芥川和他互殴过多少次,砍掉他多少次手脚了,幻觉知根知底,中岛当然不跟太宰这样说话,但他发现时他已经开始跟芥川这样说话,可能是因为他和芥川互相开始沟通人话的起始就是没脸没皮的“你这垃圾!”“你这废物!”。芥川不说话,芥川的不说话就代表了一切,中岛的尾巴磨磨蹭蹭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是笑声还是从毛绒绒里面漏出来了。肯定是太宰先生诓的你,中岛说,迅速闪到一百米开外,不然就被罗生门扎成个筛子。

关系不好归不好,人为钱死鸟为食亡。芥川也不傻,出个任务把搭档扎成筛子他就是傻的。那不是讲就没可能了,但也许是任务结束之后,脚步踩在中岛敦的影子上先发泄一下,寻思着一步一扎罗生门,垃圾,愚蠢,庸俗。

非得杀了他不可。

中岛敦的毛尾巴啪嗒啪嗒啪嗒打了几下,一个人嘀嘀咕咕鼻子痒。唰一下回过头的时候金色的瞳眸被月光拉得长长的,非常猫科动物。

无论你在想什么。中岛说,我所想都和你一样。

芥川恶心到要反胃了,幸好他没吃晚饭。中岛脸色也很青,一方面对港口黑手党说这话是很需要些勇气的,一方面师从太宰多年他头一次仿佛得到了噎死芥川的精髓,但这话也很恶心他自己,伤敌一百自损八千。完了两个人一跌一撞地冲进敌人据点,抱着搞死对方的心搞得一地死伤。中岛还是不很习惯出手先打死人的,做好了被芥川臭骂的觉悟(芥川不骂人,他直接用罗生门戳死人),没想芥川对于中岛手下留情并不很气,罗生门指指自己:“黑手党。”又指指中岛:“侦探社。”太泾渭分明了,中岛原本被自己恶心到的后遗症被狂风搅得星点不剩,胃里的蝴蝶都被风搅死,反而只剩残骸,中岛不太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总之是不太爽的。

银色的猫科动物喉咙里咕噜了一声。罗生门大开大合地收回去,爽利地又捅了一个从地上以慢动作定格爬起来准备对中岛开枪的路人甲。

枪掉在地上,啪啦一声。


人生导师太宰治跟在小徒弟后面。乖乖敦敦!你听我讲,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我们把你送出去,也是换不到七十亿的。比如讲你在芥川那里哦,应该不如小镜花值钱。泉镜花听话,打个电话夜叉白雪大杀四方,后来不听话了虽说也是中岛的错,反过来讲中岛就欠了贵港口黑手党七十亿再附带一个泉镜花的估值。那就更没有道理,中岛敦的表情仿佛全社欠他七十亿,但对太宰治那种表情,说什么话都要被噎死。

妈的芥川。

他在心里说(实则已经尽了太大努力)。绝不把这话说出口,因为明显会取悦太宰。太宰哼出一声飘飘然的鼻音,表示就算中岛什么不说,他也能自行脑补一百八十种他培养的新双黑的后续。

听说芥川有把太宰吊起来打的经历,中岛终于很想咨询一下那是什么样的感受,结果一瞬间察觉心里已经闪过好几次芥川这个名字,不很想吐,可能想把说过他们像的菲茨杰拉德也吊起来打。

直美抱着谷崎看。太宰走了,他们新进社员(虽然有了镜花,中岛小朋友还算半个新进)脸上神色变得像跑马灯。乱步缠着可爱和服小女孩儿抽零食包装袋里的小饼干,泉镜花捣鼓一阵,从咔嚓作响的包装袋里捻出来一块儿。

爱心形状的。

评论(3)
热度(45)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