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文豪野犬 | 芥敦芥] I kissed a girl

双性转,根本很雷




I kissed a girl


芥川的鞋跟能够扎穿正常人类的脑门,你把她的高跟抽出来之后尾尖还带着森森寒光和血或者还有脑浆,没谁会这样死不瞑目。中岛咽了口口水之后把那只带着刀尖的高跟放在地上,起初是手抖着轻飘飘地砸了两下,死活没法把刀尖收回去,等到芥川屠了一条街之后回来,中岛还蹲在地上,裙摆拖在一地狼藉里,拿着她的红色高跟不知所措,刀片断了。

芥川,中岛闷闷地说,我不喜欢你穿高跟。

芥川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中岛不好意思地收回视线,因为不想看芥川的裙底。她们也不是多亲切的同事关系,中岛原本想道歉的,为她的多管闲事,后来芥川把另一只脚上的鞋子甩下来,啪一声掉在血海尸山里,中岛的白裙子立马又被溅上更多血花。

你以为我喜欢?芥川凉飕飕地反问。

中岛目瞪口呆,鉴于太宰治也不会告诉她怎么教出了这样一个好徒弟,只能自认倒霉。

黑色的怪物一路涌出街巷,因为芥川没了鞋,要靠罗生门代步。太奢侈了,中岛如此评论,根本疏忽了她自己也享受很奢侈的待遇,被罗生门一并捆着出了杀人现场,高高地托着她仿佛她是一朵云。中岛睡在坚实的臂弯里眼神飘忽,思考人类不可避免的格差社会,结果青天白日就从三千英尺上凌空降落,银色头发像一团疯狂打结的线团,沾着污泥与血的白裙哗啦啦开了一朵花,女孩儿尖细的嗓音撕裂了风,条件反射变出来月下兽的毛绒绒爪子才最后着了地。被拉长的瞳孔以及兽类咆哮的声音,中岛周身明明灭灭地闪光,就差芥川临门一脚就能变身成魔法小老虎然后打个天昏地暗,然而芥川周身张牙舞爪的黑兽全数消失了,纤细的身条裹在黑色长风衣里,脸如墙灰,咳得要把心脏吐出来。

她死死地盯着自己赤裸的脚踝,像犯了天底下最大的罪。中岛听到自己干巴巴地问:“芥川,你冷吗?”

中岛靠近她,小心翼翼地捕捉她每一寸表情变化(实则压根没有什么变化),觉得怎么说也是自己弄坏了人家一双高跟,除了把自己赔给菲茨杰拉德换个七十亿之外没法赔得起,而芥川竟然没有一言不合就把她扎成筛子,这一时间福至心灵,跪下身用毛绒绒爪子包住芥川的双脚,仰起头问:“你好些么?”

演技出众,且还颇有牺牲小我拯救千万家的精神,直到眼睛一眨不眨因此都瞪得发酸了,她掀下眼帘低下头,嘴里吐出一口苦涩的空气。

“中岛。”

中岛根本反应不过来,芥川头一次叫她名字,以前压根儿不把她当人,百感交集涌上心头,黄紫色的眼睛都被洇得湿润,不知是太感动还是因为芥川弯腰伸手将她后脑的银发往后扯的动作太粗暴,总之中岛反应过来时候那张刀削一样薄凉的嘴唇蜻蜓点水地沾了沾她的唇角,中岛整个人都当机了。

扯平了。芥川自己跟自己说,胃里翻上来的酸逼得她又咳了一会儿,恶心。中岛那张白净的脸染上血色,更恶心。殊不知她自己脸色也再不如墙灰,但潜意识让罗生门卷着她风一样遁走了,芥川龙之介一生尚未做过这样丢脸的事情。




Fin

中岛捂着脸摇摇晃晃地直起身,正巧捡了中岛敦回侦探社的太宰治巧得不能更巧地经过,把一头栽倒的中岛揽进自己怀抱里,然后扛着个麻袋一样往侦探社去。期间中岛就像没醒过一样瘫在太宰肩头,太宰治心情大好地说,哦哟我的两个姑娘,我是没有看错的!那可是我送的鞋,我们敦敦真真命大哦。中岛脸唰一下涨得通红,芥川那句扯平了就像魔咒,中岛觉得自己中毒了。

评论(6)
热度(98)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