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Kiss my eyes and

Lex/Daniel

懒得打tag




Daniel找到一具尸体,横在巨大的挂画下,波旁酒里的冰尚未融化完,但是Lex已经毫无声息,像这间房间里所有的艺术品一样安静。他睡在没点起来的壁炉上,蜷成一团,从里到外嘶叫着消极抵抗,堪称可笑。毕竟谁知道LexCorp的他是这样的,而实际上他是这样的,就像横躺在车辆疾驰的国道线上,等随便哪辆车从他身上碾过去,好打破一个物理意义上毫无意义的枷锁。将他从这梦中叫醒想必太残酷了,并且Daniel最乐于为任何一个兄弟做这样的事情:“Lex小宝贝,天亮了。”

“我已经死了,”他慢吞吞地说,字节和不时抽动的肩膀一起断续流淌,“你,不是,Mercy。”

OK,我不是Mercy,当然不。他撑着大理石的桌面按了按,向后倒退两步助跑,试图够上大半个人高的壁炉。一双蓝色的眼睛透过死一般的静谧看着他,Daniel捉不到他目光的落点,就像Lex没在看着任何一个人:“……Danny,你太吵了。”

“而你吵我的时候够多了。”


一个人太富余,两个人太拥挤,使得他只能仿效兄弟的姿势。身量差不多的两个人挤在一起,他们出生到现在靠得这样近的时候除了同睡一张婴儿床时实属史无前例。指腹触碰掩在金色的卷发下高凸的颧骨,浓郁的蓝眼睛嵌在鲜明的眼眶骨当中,他太瘦了,印象里还没有这样瘦削过的时候。Daniel将他的头发拨到耳后去,沉默地窥探着他的异状,这种接触上的默许或许已经是最大的爱情证明,尤其对于Lex而言,这促使Daniel的触碰带上一点甜蜜温柔的意味,低而零散地哼唱起一两句小调,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之类的,像任何一个称职的兄长哄骗小弟弟一样。

在眼眶里缓慢转动的眼睛呈现雾雨般的灰蓝,他醒觉时将所有看着他的人都吸入他庞大的梦中,Lex疲倦地说:“我恨你,Danny。我还很累。”

“我也恨你,”他抽回覆在Lex脸颊上的手,“Lexy,你是什么笨拙的白雪公主吗?等待称职的王子叫醒你之类的,这太无趣了。”

“Nope,永远不要叫醒我。”逐渐活泼起来的句点就像真正的Lex Luthor一样,变得充满生机,清醒而圆滑。他常不被人理解,面前恰巧是一个能够看穿一切的家人,在Daniel面前,一切伪装都难以成立,就和Daniel面对自己的时候一样。

送我到未知的世界中,将肉身凡俗弃之于后,生命是有形时重于泰山,无形时轻若鸿毛,获取永恒的生命与孤独,就像攥住了一整个世界,一种甜蜜抓心的诱惑。“……但现在还不行,”Lex咬住嘴唇露出一个狡猾而生动的笑容,“你来找我了。”

“所以?”

“这让我想起来了,我还没有得到你。”

“你在死之前也不会成功,Lex。”

他仿效兄长的行径,撩开棕色的卷发,苍白纤细的手指颤抖着触碰自己的嘴唇,穿过两人之间稀薄的距离,按在Daniel闭合的眼睑下。下面藏着一整个湛蓝的,他所不能触及的海洋。

“是的,毫无疑问。”

Lex恋恋不舍地收回手,离开所有他所能触及的温热的搏动。

我知道。

评论(3)
热度(20)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