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朝生暮死

在官方打我之前我先打官方为敬

日向中心,一点狛日狛




日向创早上醒过来,晚上就会死,醒不是醒得很鲜明,只是睁开红眼睛,整个岛屿对系统的管理就降速至少一半,晚上死过去的时候头发生长的速度比系统重建都要快,因此他再醒过来的时候整个屋子的黑头发就铺得像一屋子海草一样,可喜的是除了头发之外他的生长速度还维持在正常人的范围内,而左右田说了我们要给心友开发一个自动清理头发的机器,不然每天早上日向醒过来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要被头发缠成茧了,对于日向的康复很不利的!也不是很知道这种鬼扯的理由是怎么通过了未来机关的批准的,可能因为他们面对的是苗木,搞定一个苗木等于搞定整个十四支部了,合情合理。

在这个计划正式提上日程之前,罪木可能已经太久没睡好了,日向的身体机能虽然都有实时的监控,但保健委员对于看护日向这个工作是责无旁贷的,以至于罪木根本过得日夜颠倒,日向醒过来时候她就挂着黑眼圈睡着了,以一种十分肉体横陈的姿势,日向不忍心看,不然他要脸红。

西园寺肯定不会放任这种事了,虽然现在已经不至于恶劣到一脚飞起把罪木踹醒,但总归也没有那样子心胸宽广的,她来看望日向的时候带来一沓很生动活泼的照片,那精度那彩度那人文关怀的气息,一准是出自于小泉之手了:罪木挂着陶醉的微笑把日向长到浪费的头发盘起来插个发簪,双眼无光有如嗑药,日向除了脸色惨白衣着简陋脸庞男子气概一点,看起来跟旧世代的大和抚子形象一样一样的。日向亲和地说:“这个发簪和你头上的很像,很好看。”西园寺很矜贵地讲:“那是当然的了呀!我给日向哥的当然是最好的。”全无半点心虚。

日向问:“我还有点人权吗?”屏幕里的七海说:“也许,可能,大概是没有了吧……”然后给他出示了这些照片的扫描件,日向静静地说:“七海,你以前真是这样的吗?”但答案他也知道,七海不是从前的七海,但总是那个在他身边的七海,还会一成不变无辜地拿个3ds打到山崩地裂。

御手洗来岛上时给花村带了手稿,红着个脸给花村讲了,这个那个吧,我们自己人,不要太……不要太高调!花村抹着鼻血已经上天,哪来时间高调了。这天花村做饭特别走心,本来花村负责伙食就是众人的福音,这天九头龙都吃了三碗饭,给边谷山指点,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边谷山点头,好的少爷,是的少爷。日向不想看他们,好了请你们出去了。边谷山眼神有点犹豫,九头龙解释道,澪田在开庆祝你醒过来的演唱会(她能以各种理由开演唱会你懂的),索尼娅听得很高兴并且没有人能阻止她们不然她们要屠岛了,日向深以为然,然后讲,但还是请你们出去。等你能站起来那天你就完了日向,九头龙眼神冷峻地说,边谷山面不改色地憋笑。

九头龙和边谷山走后,已近一天的尾声,难得罪木前一天被西园寺带来的花村的料理放倒,终于有理由请人把她带回去休息,十神作为这边的支部长责无旁贷,把罪木带回去之前十神还给日向讲了讲灾后重建的进度,日向听得一头雾水,十神一本正经地讲:“你要再加把劲了。”

也辛苦你了。十神推着辆小推车带着罪木关上灯关上门。日向试图动弹一下没什么知觉的身体,喉咙里滚出干涩的声音:

我知道的啊。


这天晚上日向创房间里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别人,只有无声的幽灵伴随着夜风飘入房里。日向头脑很模糊,机械运转的声响不断嗡鸣,狛枝站在他身边,拿着剪刀抵住他的喉咙,这可算让日向清醒了,至少不是睡得像个死人一样毫无动静。

是你呀,狛枝。日向说,但狛枝看起来就像团月亮照出来的影子,一点也不真实。日向伸出手,手上插了太多管子,要把他绕在里面一样,他就不试图阻拦狛枝了。狛枝,你要杀了我吗?那挺好的,希望你动手之后就赶快动身离开这个岛,去哪里都好。

一点儿都不清晰的狛枝发出笑声:“日向君,你怎么会以为我要杀了你呢?”

你是我心中至高的希望呀。

他的绿眼睛就像试图说明这一点的真实性,直直盯着日向。

“狛枝,你最好能对我更残忍一点。”

日向感受到狛枝拿走了抵在他脖颈边的剪刀,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十分遗憾,而他的意识就像被万丈深渊拉着,眼皮沉得抬不起来,只感觉狛枝转而抓起他的头发粗暴地绞断。那真是丝毫无济于事,日向嘴边勾起了微笑,然后又死去了,听不见狛枝对他说可以,也看不见他亲吻他黑色长发的痴迷。




Fin

评论(3)
热度(57)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