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Knock out 1-3

CP:Lex/Daniel,Eduardo/Mark

NYSM2×BvS×TSN×AU

Note:Nysm主线,打砸抢烧魔术团要干boss,问题boss是主角他弟弟,配角是他全家。作者放飞自我,本文没有逻辑,OOCOOCOOC

CH4-5




1

 

Daniel熟悉他所见到的一切。

虽然他半小时前还在一家中华餐馆里,在试图搞懂发生什么时被餐馆里的所有人拿枪指着。追索这一切发生的原因也不难,毫无疑问的就是他们栽了跟头,从踏进Octa公司的那一刻起和更之前,他们已经失败了。这是Merritt的失误,如果可以他想给Merritt来上一拳头,诚然看Merritt在双胞胎弟弟手下吃瘪本应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但这将不包括他也被牵连其内时。

事态失控了,就像失重,他的胃在抽搐,这不是他们被押上电梯的错,而是他对自己进行的人为的苛责。Lula善解人意的逗乐没能解消半点心头的淤滞,电梯墙面上的反光闪得他快要疯了,光维持冷静的表象已经耗费了他绝大部分的能量。

耳朵里嗡嗡地响着谁的声音,眼睛里闪现的是过去的光景。这一刻J.Daniel Atlas意识到那个几乎只是挂名的家对他的影响,他以为他无所畏惧,当他掌控一切时,但这全都依靠他有家这件事。他的兄弟知道他的弱点,漫不经心和轻浮地微笑,证明他确实看穿,而且肆无忌惮地靠这来伤害他。这给Daniel活着的实感,这事情他毕生也不会让Lex知道的,他毕生也不愿意让兄弟知道他在连站都站不住的时候靠什么产生毅力。担忧的女骑士眼光朝他瞟了几眼,他的气息混乱到谁都能发现他的异常。

这些都糟透了,而最糟的一定是当他们被推出电梯,一位干练的东方女性冷淡地问候了Atlas先生,而年轻的金发青年听见响动之后穿上白色跑鞋,转过身。

不,别转过来。

他张开双臂,弧度像鼓风的单桅帆,笑容生动又美丽,像他飞快抹掉的一丝因为成功而兴奋的抽颤从未存在,Lex Luthor太擅长这件事了,让他看起来永远像个受害者。

“噢……我想这该不是我们错过了那只螃蟹所以饿到产生了错觉?”Jack的眼光飞快地在Daniel和那个与他面容几乎一致的人之中梭巡。

而为了证明今晚因为兄弟吃瘪的人可不止Merritt一个,Lex脚步轻快地迎上前来,揽住了他的肩膀,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他的声音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听清楚了他在说什么:“欢迎你,bro。”

还有欢迎你们。他恰到好处地闪开身,使所有人将他与Daniel的两张脸同时收入眼中。

天底下可没有什么比他们不是兄弟更荒谬的事了。Daniel熟悉现在自己所见到的一切,连因为情绪的波动从而泛起波澜的蓝色眼睛都烂熟于心,事情脱离了控制,假如Lex Luthor是毁掉一切计划的人,那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敌人,同时是最让他兴奋的敌人。

 

 

 

2

 

“不,Daniel,不是我想让你、让你们做些什么。”

 

这座城市不是魔术师们的主场。诚然这里有着最古老的魔术道具店,也是曾经盛极一时的魔术本宗的起源,但他们才是被控制住的一方。不过与这些相比,指着他们的枪,随时可能把他们一行人掀翻在地的黑衣保镖,那些压根都不算什么,他们的武力值虽然不那么值得称赞,但他们的小花招多到可以一敌FBI。他们的目光交汇,Lula疑惑,Jack跃跃欲试,Merritt并不赞同,但他们并非完全没有可能性,而且魔术师们的本性都钟爱控制全场,绝非受制于人。

是什么让他们站在这里,面对一张与他们同伴相似的脸庞,而无法当机立断地施展他们的实力?

 

“因为你们面对的是另一个我。”Daniel冷硬地给出这个答案。Lex讶异地眨了眨眼:“Oops,魔术师们的默契,是吗?要不是Danny贴心地告诉我答案,我甚至不知道你们谋划些什么。”太可怕了,他夸张地抱住抽动的双肩。可没有人乐于欣赏他出众的演技。

“Lex,你想要什么?”Daniel站到那群人的前面。Lex饶有兴味地盯着兄弟的表情,Daniel面无表情,这就是最大的异常,他胜券在握时他微笑,他的脸上微笑,眼神睥睨一切,他愤怒时他面无表情,但气息变化,眼神如同跳动的火苗。Lex快活地用一声清脆的掌声结束了推理:Daniel的反应取悦了他。Daniel没有表情,他的眼神笔直而锋锐,从头到脚就像蓄势待发的利刃,他对同伴流露出保护欲,即使从来没什么人需要他保护——他在紧张,他害怕失败。

“不,不是这样的。哥哥,不是我想让你、让你们做些什么,也不是你们要为我做些什么,”他起先表现得柔软而温和,与Daniel相似的蓝眼睛同样闪耀着善于迷惑他人的友好,而后目光掠过魔术师们,“你们是最好的魔术组合,你们是四骑士,我相信你们的魔术可以点燃整个大都会,我毫不怀疑。”直到最后停驻在Daniel脸上,就像被Daniel的防备刺伤,悲伤染满了他的整张脸,使他的面部肌肉古怪地抽动,皱着的眉,欲哭的眼睛,嘲讽的微笑,拼在一起像个滑稽的小丑假面。他一步步靠近Daniel,直到离Daniel的距离接近于零。

“——是你们能为活下去做些什么。”

现在距离是零了。一支注满荧绿色药水的针筒扎进他颈边。Daniel一动不动地接受了它。

“让我们猜猜这是什么?最好的可能,它是安慰剂,或者镇定剂?对你们这群魔术师来说,最惧怕的是什么?噢,也许让你们无法动弹的……神经性毒药?沙林?不不不,我不会对我的兄弟这样做的。”

Lex拥抱Daniel的身体,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更近距离地观察着Daniel的同伴们,仿佛对这具躯体有无限的眷恋,将臂弯收得更紧。

“我是说,这太无趣、也太仁慈了不是吗?”

最后,Lex这样说,接受所有敌视他的视线,轻巧地放开他的兄弟,跳开两步无辜地举起双手。

 

如果世界上有什么人能打败J.Daniel Atlas,只有Lex Luthor做得到这件事。他们的大部分思考回路就像彼此的翻版,因此是最毋庸置疑的亲人,最可怖的对手,毕竟有谁比自己更熟悉打败自己的方式?

“……Daniel……Daniel!你还好吗!”

Lula大声地叫他的名字,直到引起他的注意,当他回过神来,发现所有人就像他快死了一样看着他。

“噢Jack,你已经不是那个——”

“是的,我已经是个对自己负责的成年人,”Jack快速打断他的话,年轻小伙的脸上浮现出平日很难见到的愤怒和焦躁,“我们都是,我们每个人都是。Daniel,我们没有谁会因为你不反抗就死去的。”

Merritt无辜地举起双手,接受队伍之中唯一的女性的瞪视之后把反抗咽下肚。

Daniel紧握双手,他的手正在颤抖,汗腻湿他的掌心,皮肤泛出不正常的苍白,在下降的电梯格间里就像会因为快速失重而破碎,莹蓝的眼睛得到了反光的墙面模糊的回馈。他现在愿意相信那是兴奋剂了,也或许那是毒药,但最终还是兴奋剂。

当他们呼吸到属于澳门这个城市的、与他们的故土不相似的空气,他们得到短暂的自由。一行人涌出电梯,然后Daniel回答没有人提出的疑问:“我可以,但我不想。”一切正中Lex下怀,目标照片被人藏进西装内袋里,他的全身充满挑战未知的渴望,这也正是他错失了太久的东西。

 

 

 

3

 

虽然Dustin说过多少遍Take it easy,实际很难起效,当Mark站在人群中时他这么想。

他视线的前方是Eduardo Saverin,左边没有Chris,右边没有Dustin。当他们的视线撞上,他们并不是Facebook的CEO和前CFO,而只是最不应该得以见面的两个人。

Eduardo走到哪里,都有着奇异的吸引力,人群就像分途的红海,可那里不再是个在凤凰俱乐部时眼睛都会闪光的甜心斑比了。

就像编程不再有趣,它的整个世界不再条理有序使人着迷,这就是时间总会给他们带来的变化。Mark咽了咽口水,那全是苦涩的味道,他垂下眼睛,然后……然后一声巨响在这个年会的大厅中响起。

Mark现在才终于觉得接纳Chris的“我们需要一个落地窗不会被炸弹粉碎的会场”是合理提议,但在他可以移开条件反射确认Eduardo的情况的眼光之前,架在他脖子上的双手束缚了他的行动。

“嘿,我很抱歉……Mark,我不是故意打断你和前男友的久别重逢!”

一张除了发型之外别无二致的脸出现在Mark背后,Mark微弱的反驳被打断了。如果不是这样的姿态明显是威胁,Eduardo甚至也许应该迅速回头视而不见,但一支针管卡在Mark颈间。

“天哪,我希望那是营养剂……”Dustin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幽幽传来,但不能减少半分紧张感。事实上由于CEO的行事风格,那是营养剂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Eduardo使劲闭了闭眼睛,再张开时向前一步,支离破碎不经思考的言辞犹如被千军万马追杀从他喉头滚落出来:“我是,Facebook的现任股权持有者,Eduardo Saverin,请你……”

如果有个人要谋杀Mark Zuckerberg,事实上,他难道没想过这件事吗?当他借酒消愁时他可以谋杀前任挚友一百次,醒来时察觉这是不同寻常的恨和不同寻常的感情浓度,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在他面前的这一幕。这应该属于他,即使他不会,也不能伤害Mark,这权力本应属于他。

“不,不,抱歉,Wardo,呃,不,我是说Eduardo,”年轻人真诚而难过地看着他,“我是Mike,Mike Howell。”

记住我的名字。他的口型无声变幻。

Eduardo眼睁睁看着他将针剂注入Mark的颈动脉,他站在原地。他什么都不能做。

Mark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他近乎本能地注视着Eduardo的脸,掐住CIA特工架在他颈间的手,很快Eduardo察觉这不是Mark的反抗,他失去力气了,他的身体因为地心引力下滑,然后被Mike一把捞住。

你要找到我。Mike的眼光紧紧锁住Eduardo,确认即使没有人能够听见这句话的半点声音,Eduardo也确实读懂了他的口型。

闪光弹骤然在人群密集的空间里炸开,Eduardo从刺眼的光线前逃开。当他得以放下条件反射遮住双眼的手,自称Mike Howell的年轻人从宴会大厅里消失,并带走了当仁不让的这场年会的主角。

 

这超出一切重逢的预期,比最差的视而不见还要差。Dustin和Chris向他的方向靠近,看起来像被切分成断续的分镜。他站在原地,知道了一件事:真正痛苦与惊慌时,头脑都将只是一片空白。

“这太奇怪了,”Eduardo自言自语道,像个刚学会如何用语言表述自己心态的孩子,“我必须——”

而Chris抢在他前面:“他必须回来。”

 

在Zuckerberg亲手创造的信息时代,轩然大波会比想象中到来的更快。甚至就是现在。

 

 

“这就是你现在找到我的原因。”

“你是Wardo,Eduardo Saverin,你出现在这里绝不会是跟我巧遇,你不可能平白无故离开新加坡。你在找我,或者在找我的弟弟,”魔术师快速地捕捉异乡人的反应,“哦,是,你在找我的弟弟,想通过我?找到Marky。不是那怪胎小子别的朋友而是你,Facebook已经没有别的人选,如果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Mark不见了,必须是你找到他,那么他在澳门,和我一样,和Lex一样,”他飞快地推断完这一切,停顿了一下,“那么Mike呢?”

Eduardo答道:“你的弟弟Mike Howell把他带来了这里。”

魔术师闻言挂断电话,即使Merritt给他们创造了与天眼沟通的短暂空隙,但他的计划刚才已经宣告失败。他的同伴们很快注意到他放弃了原计划的举动,因此不再蹩脚地玩儿一些偷牌与偷心游戏。在场唯一清楚更多线索的人只能放弃自己快他们至少三倍速的思维试图让所有人理解:“Mike带来了Mark,等同于我们所有对外联系的手段都会受到监控,能让Mike这么做的只有Lex。”

Jack面色古怪地说:“虽然我们都习惯了你突然告诉我们些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Daniel。”

“Mike是个CIA特工,被Lex改造过的那一种,他想找到谁和带走谁都轻而易举。Mark是Facebook的CEO,能控制他就控制了整个世界的信息网络。”

“而他们不巧的是都长着和你一样的脸,就跟那个给你来了一针的混球一样?”Lula夸张地哀叹道,“Daniel,要不是他是你弟弟,我会怀疑他恨你。”

Eduardo的神色突变,而在他能够就他现在接受的信息量提出质疑之前,那台老式电话突然跳起来叮铃铃地作响,将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引向它。

Daniel沉默了一秒,拎起电话听筒。

事情总不可能变得更糟糕了。




tbc

感谢你看到这里并没有嫌弃这个疯狂的主线剧情,一切还能变得更糟,我的脑已经放飞到不能抢救,更糟的是不会写长篇根本不会带节奏,欢迎交流抢救了(………………)

评论(5)
热度(70)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