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Bream gives me hiccups — MASGOUF

因为确实很喜欢这篇,所以还是忍不住自翻一下。可能有别的翻译,然后我也没有什么水平可言,一切翻译不当和错误都属于我不属于他!……只是希望亲友都来感受一下他,也感受一下我了!




MASGOUF


昨晚,妈妈带我去了一家叫做Masgouf的新餐厅。妈妈说这是家伊拉克餐厅,作为思想开明的人,我们必须得去支持它。然而我觉得这实在古怪,因为Matt的兄弟参军了而且是真正驻扎在伊拉克,他们的车上也标着支持军队这样的旗号,所以这感觉更像是比起支持Matt的兄弟,我们以支持餐厅取而代之。

妈妈说,所有她读书会的女人们都已经去过这家餐厅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意味着我们也得去这家餐厅,而且我也不懂妈妈为什么还在这读书会里。因为她从来不看任何书,每当在我家举办读书会活动的前夜,她总是骂很多他妈的并且叫我来查维基百科,然后我必须在她打扫房间时给她读章节概括及主要人物介绍,这真的太艰难了,因为吸尘器声音太大,我不得不一路抱着我的电脑跟着她在整个屋子里转,试图读给她听。

我走进Masgouf之后注意到的第一件古怪的事情是,这里大部分吃饭的人都带着巨大的黑面具,你只能看见他们的眼睛。妈妈有些失望地跟我说,她希望这里有更多“像我们一样”的人。但我说我们并不知道这些人真实的样子是怎么样的,因为他们都躲在面具后面了。我说完妈妈就搂住了我的脖子,就像她在我说话太响、太轻,或者我大笑的时候常做的那样。

当妈妈看菜单时,她压着嗓子轻声说:“喝点儿什么,我实在太渴了。”我不确定她想通过这话表达什么,不过我猜想和酒精有关,因为每当她打开任何菜单,她总是先点完酒水才能如释重负地松口气。

妈妈说她会为我们俩点份餐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分享,她总在觉得食物不会好吃的情况下这样说。当那个女侍应员过来拿菜单时,妈妈看着她就像看那种无家可归的人,而后问她:“你从哪里来?”那女人回答:“伊拉克。”妈妈继而又问,“哦,美丽的地方,具体哪个城市?”那女人就答道:“巴格达。”妈妈遗憾地噢了一声,就好像那女人哭了,但她其实并没有哭,她在微笑。因此我仰起脸看着她,并给她一个大大的笑脸以示我并不总支持我妈妈。但当她看见我的笑脸,她的表情扭曲得很奇怪,就像认为我在以她取乐,当然我实际并没有这个意思。随即妈妈在桌子底下踹了我一脚,我的脚疼了之后的一整夜,直到隔天早上都还隐隐作痛。

女侍应员为我们端上的第一道菜是一盘垒在盘子里的古怪米饭,还有一大碗浸泡在红色酱汁里的茄子。我看得出妈妈觉得这有点儿令人作呕,但她对那个侍应员微笑并说:“哇噢!很传统,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可我知道妈妈在撒谎,因为当那个女人走开之后,妈妈只夹了一点放到牙齿前面就皱着鼻子好像她想马上吐在桌边,接着她说:“亲爱的,我想你会喜欢这个的,为什么不试试呢!”于是我知道她肯定是不喜欢这菜了。之后妈妈把茄子一样的东西倒在饭上,在盘子里拌了拌,让我们看起来像吃过它。

接着,女侍应员又端上另一道菜,佐着薯条的鸡肉串。薯条尝起来就像普通的薯条,虽然没有番茄酱,鸡肉串尝起来也就只像普通的鸡肉一样。妈妈和我尝到它们吃起来有多普通之后,看着对方终于松了口气,好像我们是Matt的兄弟,刚从伊拉克回来。

我们回家的路上,妈妈告诉那些她读书会里的女人们我们去过Masgouf了。她全程都在撒谎,告诉她们和我共处这些时间有多快乐,看见那些戴着黑面具的伊拉克人又有多有趣,以至于她在享用美餐的时候完全忘记我爸的新女朋友了。当妈妈撒谎时,她不仅会说些并不是她真实想法的话,而且往往说的都是些与她真心背道而驰的话。(When Mom lies, she doesn't just say things she doesn't mean, she says the opposite of the things she does mean.)也许大多数孩子会为他们的妈妈这样撒谎而感到愤怒,但出于某些原因这只让我为她觉得难过。

回到家后,我在妈妈穿着内衣打扫房间时给她读了《呼啸山庄》的章节概述,之后妈妈说她感觉她的胃有点难受,我觉得我也是,所以妈妈和我去了我们各自房间的洗手间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满分2000分当中给Masgouf129分的原因。

评论(4)
热度(12)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