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Knock out 4-5

CP:Lex/Daniel,Eduardo/Mark

NYSM2×BvS×TSN×AU

Note:Nysm主线,打砸抢烧魔术团要干boss,问题boss是主角他弟弟,配角是他全家。作者放飞自我,本文没有逻辑,OOCOOCOOC

CH1-3




4

 

Eduardo知道的比他想象中更少。

他们所有人都有故事,熟悉Eduardo的人知道即使他是这样的性格,仍旧存在daddy issue这类不可避免的现实问题。至于Dustin,你就能看得出他是在被爱的环境里成长,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家庭,合适的人,他的性格安全而且健康,不可否认和他做朋友是件愉快的事。而Mark的问题——Eduardo并不觉得那是问题,即使大多数人这样觉得——Mark与他们的不同,必然不会因为Mark生来就是个能编写CourseMatch的天才,即便他确实是个天才。

在Mark被来路不明的年轻人掳走之前,他们都不曾尝试追迹Mark的家庭背景。以Eduardo自己用以说服自己的理论,哈佛时期Mark的存在感太强了,他是个完完全全的混蛋,因此你会用尽全部心力去厌弃他(像每一张上课给他写U dick的纸条),或者更糟糕的情况,用尽全部心力被他吸引,他是不同凡响、独一无二。可能当他成功后,他就会有Facebook成功的秘诀,或者Facebook帝国的主宰者一类数不胜数的传记,所有知情人用骄傲的口吻叙述关于他们所知的Zuckerberg的点滴,但Eduardo原本仅仅知道他有三个兄弟并止步于此,这几乎不值一提。

Mark失踪之后,他们必须面临同时爆炸的媒体袭击以及Mark行踪不明的现实,好在Facebook本就是一笔巨大财富,他们可以凭借着Mark留下的知道他们一切想要知道的。

Dustin迅速地拍打键盘,雷厉风行到Eduardo承认他觉得这样的Dustin十分罕有。他们唯一拥有的是一个绑架者的姓名,但他们与常人不同。他们仅凭一个名字就可以知道太多,在黑进CIA的数据档案库之前,Dustin陈述一个事实:“他是真正的天才。”

Chris作为公关必须摆平一切,他不在场。只有Dustin和Eduardo在一起,Eduardo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屏幕上出现Agent Howell的照片和资料,他回答道:“没错。”

他的确是的。

 

在长途旅行启程之前,Eduardo几乎没能得到真正的休息,比起Dustin和Chris,他所能做的不多,这逼迫他更义无反顾地登上去往澳门的航班,仿佛新加坡到帕罗奥图的距离并不使他疲惫。Eduardo善于使自己适应这个,他会有毛毯,他知道的最好的飞机餐,甚至用以打发时间的闲书,可这次他只有令人手足无措的资料,他必须看个彻底,了解透彻,积极备战,他是去上战场的,就像曾经是Facebook的CFO时一样。没有什么逼迫他,他只是一如既往的不能放着他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不去做,他背负的也不是什么别人的期待,而是他自己的。

 

 

一个健康的家庭很少存在强烈的阶级制度意识,前提是那是健康的家庭。在Mark拥有的家庭之中,这种意识不只是普通的亚健康,控制欲从不曾被掩饰地控制着他们,他们又试图反向控制这些。

做得最好的是Lex,Daniel离开这个家庭之后,他对兄弟的掌控登峰造极,Mark并不是不能理解这种非理性的感情。他们对兄弟存在感情,所以才会试图控制,这就是爱情的表现形式。Daniel将这种不健康全数用于掌控他的舞台,他很成功,而且成功到时常忘却了他离开家庭时是孤独的一个人,毕竟他拥有太多粉丝,甚至还能轻而易举地带最顺眼的回家一睡,但这终究不是一个长效的可循环发展机制,Lex不会纵容他这样发展下去。

Mike是个特例,或许他被Lex加以改造是件很幸运的事,又或许正是Mike这个案例的成功让Lex食髓知味。不得不承认Mike是他们之中最成功的,但Mark觉得这或许和Lex不完全有干系。Mike从小就是他们家当中最最特别的一个,特别到他无论经过何种际遇拥有了Pheobe也不奇怪,虽然他总是不受人欢迎,可能是因为他有点儿傻,又笨拙得要命,在成为特工之前,更加自卑地把自己藏进comfort zone,可他明白爱,也会说出爱,温暖、无害而且可贵。

至于他,Mark Zuckerberg,也许是这个家庭当中最平凡的一个,他大学之后离开家庭独立,与他的家人相比,并不试图去拿这种糟糕的控制欲去祸害别人了。他有了Facebook,Erica离开了他,Eduardo也,从中他得到了唯一一件他真正需要学习才能明白的事情:他不适合跟任何人成为互相依恋的关系形态。

明白这件事令人遗憾,但并不令人痛苦,撇去他脑中针扎一般的疼痛告诉他:他是个人,他总会有感觉的。

 

 

 

5

 

“嘿Lex,你根本没跟我说过会这样!”

Mark睁开眼之后,模糊的他兄弟的背影映入他眼中,那红色格子衬衫的品位Mark就算神智还不清醒也能一秒知道是谁。

“哦Mikey,放轻松,你当时可比他睡了更久呢,”

Lex撑着围栏歪了歪身体,当注意到Mark张开眼睛就从围栏上跳下来:“而且他醒了。”

暴风果糖罐哗啦啦地响,Mark使劲挣扎着坐起身,枉顾他身上套着一套皱巴巴的与他完全不合称的西装,下一秒Mike转过身扑在他身上,看起来伤心地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我没死,Mike。”

Mark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声音,艰难地挪动他还很僵硬的手拍了拍Mike的背,以防Mike再这样下去真把他勒死。Lex很快也来到他身边,蹲在他身边一边叫他Sweetie一边干了有生以来Mark记忆中最甜的一件事儿,他剥开糖纸把樱桃味糖果戳到Mark嘴边,耐心地等弟弟张嘴。

“欢迎你获得新生,Marky。”

Lex对他笑了一下,这次他的脸上不再是被强烈感情控制时流露的美丽的笑容,他只是微微提了下嘴角,一瞬又没精打采地掉下去,但这足够Mark知道Lex确实没想害死他了。他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清晰的视力让他观察到了这些细微之处,他想他终于明白Lex做了什么,而且Lex眼中的光影正变得越来越清晰,那就像星云,Lex想让他们看见变化。天文学史上将近一世纪前人类开始致力于研发与推动空间望远镜的发展,这到二十世纪末得以实现,二十一世纪初投入真正的运用,得以使人类得以窥见星云的全貌。Lex想做的事更简单,Mark现在可以看清他眼中的变幻了,就像捕捉星云的流动,这本应是人类花费一世纪甚至更久也难做到的事。Mark不会读心,但知道Lex试图打破和改造他的极限,他也曾经对Mike这样做过,Mike没有恨他。

Mark按住自己的眼睛,佝偻着脊背说:“可我不是Mike……”但他还是把一句“我不需要”吞回肚子里,出于他明白他的兄弟表达爱情的形式总是如此崎岖,但这的确就是爱。

 

Mark离开之后,Lex说:“虽然我们这个小弟弟总是那么混账,但他真是很温柔。”这事情Mike也很同意,但他转而又问:“那Daniel呢?”

“啊哈,”Lex收起脸上温和的一点痕迹,笑容变得甜蜜而又恶毒,“Danny只是个真正的混蛋而已。”

Mike小声嘟囔道:“这点上我觉得你也没差啊,Lex。”

Lex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抬手往空中丢了鲜红的糖果并且仰头咬住,含糊地说:“当然我也从不否认。”

Mike没精打采地叹气,要不是Lex以一场盛大求婚的代价雇佣他,他才不想趟这浑水,但Lex是他老板而CIA没有做出任何干预的前提之下,他得心甘情愿地听Lex的吩咐,而Lex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善解人意,他对着他的兄弟一字一顿地说话,以让Mike看到他所能展现的最大诚意,虽然Mike总是知道,在Lex身上,真实太过难辨。

“Mikey,你能活下来,他们都能,我要让你们都活下来。”


这样即便毁灭日到来,他也不会失去他重视的世界。




tbc

一个定时发布,七夕快乐!

评论(3)
热度(61)
  1. 阿伏伽德罗樱坂 转载了此文字
    世界毁灭了以后,我仍爱你爱的不知天高地厚为你再造一个新宇宙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