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がらくた

三代剧情捏造。




日向是他知道的所有人里非常特别的一个,究其根底,日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狛枝虽然都没有和他说过话,但就是知道。

他不是本科学生,属于预备学科,当然不能否定即使是预备学科也会有潜在的才能存在,等狛枝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把这种期望擅自地加给日向了,但日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也不知道日向叫什么。话说在前头,他对于擅自侵犯别人的隐私,尤其并非他所追求的希望的那一类,没有什么兴趣,就算是他也有一点儿可取之处。


七海叫日向作日向君,所以他就记住了这个叫法。日向普通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呢?既察觉不到在旁看过他好几次的自己,又连打赢七海一局也不能。

七海千秋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他们班可都是领教过七海的厉害的。不过七海有时候会故意给他们放水,就是那种大家都明显看得出来,甚至西园寺要气得跳脚的那一种,但雪染老师总说那是七海在学习温柔,这温柔多少是有点蹩脚,大家也学习一下包容吧!虽然这么说,但狛枝就很喜欢这样的笨拙,狛枝喜欢关于希望的一切,因此也很喜欢这种温柔了,他作为不成器的幸运,还体会过不止一次。那是狛枝很少的感觉到很快乐的瞬间。

日向到底普通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七海故意放水给他,他还能输。哪怕是作为没有才能的预备学科,那也凡庸得太过头了。那程度几乎叫人怀疑日向究竟能够多失败,连狛枝自认自己只是这样垃圾才能的立场,也要因为日向的不成器而发笑,甚至都会被七海察觉,把假装路过的他从花草树木后面揪出来,然后三个人联机。哎哟,实属不幸,又实属大幸。狛枝坐在七海右边,深感被希望笼罩的飘飘然,日向坐在七海左边,噼噼啪啪地按掌机,最后七海憋着一股劲儿带着他俩揍翻boss。狛枝了解七海的才能,也惊出冷汗,七海在游戏世界里认真起来真的无人能敌,日向倒是很开心地赞美七海,七海太擅长这个了!七海的眼睛亮晶晶的,那我们下次换一种了,日向君擅长一点的。至于狛枝么,狛枝可是幸运啊,七海转过头说,狛枝同学有不擅长的游戏吗?狛枝说,有吗?大概有我想要擅长和想要不擅长的游戏罢。日向听了这话一愣,隔着七海看了他一眼。狛枝说,日向君喜欢什么类型的游戏呢?我可以也擅长一点的。


有一回雪染到预备学科这边的教学楼来,日向认识雪染是本科的班主任,感到新奇。雪染本来还蹦蹦跳跳的,哼着小曲,见到认识的学生,跳着脚吐了吐舌头。日向君,你要给我保密呀!搞得日向很疑惑,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可保密的。

作为交换,日向君,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们本科同学的事,比如说,比如说——雪染笑嘻嘻地俯下身仰着头,单马尾晃来晃去。日向简直要被呛住了,他尴尬地一甩头,给雪染提起这么一件事儿:上次,和七海打游戏的时候——雪染意味深长又不怀好意地笑了——不是!我是说,上次遇见你们班的……那家伙叫什么?……反正,是个怪人。日向苦思冥想半天,这么说。雪染大声反驳,我们班可没有怪人!大家都是好孩子呀。搞得日向不好意思,连连摆手,心说提错了话题。雪染倒是没怪责他的意思,跟他说,不过我们班是有比较特别的孩子,虽然特别了一点,但是确实也是好孩子,如果日向君见到他,也请和他做朋友吧!日向呆呆地点头,点过之后说,我和他打过游戏了,应该……是朋友了吧?雪染笑着说,是的呀,再多打打游戏,就是好朋友了。


狛枝都忘记这个人了,突然有一天又见到他。那天狛枝意外地过得比较风平浪静,比较风平浪静是哪个程度呢?就是天上没砸货车下来,自动售货机里也没滚出几十罐Dr.Hopper,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又见到日向的。日向在本科教学楼外面,兴许是要等七海也说不定,可看日向的神色,又不完全像是在等人。日向看见他,主动叫他,那位同学!狛枝左看右看,没人,心说那就果然是幸运的前兆也即不幸了。

同学,你认识一位叫做……呃,小泉,小泉真昼的同学吗?认识,她是我的同学。日向反倒因为这个答案张大眼睛,支支吾吾地说,唉,我没想到你认识她的。狛枝问,那你是想知道呢,还是不想知道呢?日向犹豫再三,说,我想知道,但如果可以,一开始就不知道就好了。

狛枝简直要笑了,日向这个人比起充满才能的希望,根本黯淡无光,比起令人绝望的平庸,又不全然自甘堕落,中途半端,使人发恨。

狛枝走出去几步。日向在他背后说,有机会,要来联机吗?狛枝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会儿,对着日向说,下次有机会的话。


这之后狛枝本来应该遇不见日向,如果遇见大概就属于不幸,但还是遇见了,还是日向来本科这边的时候。狛枝这一次看见他,是他被人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日向上次来的时候,就对他提及过小泉的事情,狛枝现在知道这绝非偶然,这一次来,恐怕也有其缘由。但本科已经和预备学科隔离开来,日向被人踩在脚底下吐血就是证据了。

狛枝踏出两三步去,又停下来。日向被打得很狼狈,他没什么招架之力,但是又不肯放弃,嘴里叫嚷着反社会言论,被逆藏用脚碾着脊背。日向就算被打成那样,神情很坚定。夕阳映红了他的眼睛,点亮他不屈的意志。狛枝看着这一切,竟然笑了。他和自己是一样的。狛枝很夸张地叹气,像要把肺里压着的所有恶心都给吐出来。

狛枝转过身,离开他所在的地方,回到本科校舍里去。他猜想今后估计再见不到日向创这个人,这大概就是很大很大的一个幸运了,要是会再见,那估计是本世纪最大最恶的不幸。




Fin

评论
热度(105)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