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1866314

多半算粮食



最早他的箱子里装着一面神奇镜子,用来做附身一类的灵媒,里恩其实不是很记得这个镜子他们用来召唤过谁,细想想要是真拿个镜子去问了:克蕾雅大尉,这个镜子……它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法?保不准他第二天就被禁足在托利斯塔了。克蕾雅对他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愧疚,试图作一些细微弥补,里恩也有点奇怪,他十七八岁的人,能开高达能耍八叶一刀,克蕾雅老担心他心灵受创算怎么一回事儿,但里恩毕竟很温柔,就把他人的善意收进他的箱子,回到托利斯塔去多看几天花。

接着镜子没了,他的箱子里搁着一把剑。里恩不太熟悉这剑,构造很不科学,这剑是两头开锋,重量也非同一般,对这种武器,里恩很敬佩,谁用得好谁本事,为什么这么说,他拿起这剑的一刻,发现自己竟然也会耍两招,不禁觉得八叶一刀流很强,但终归就是用不顺手,归因这种武器确实难上手,而且根本不适合他用。

还没熟悉这剑,箱子里换了新。一份食谱。里恩默背下来,以便他醒来时好尝试一下。塔塔酱要加蜂蜜,这是特别配方,洋葱圈水里烫过,解掉腥辣味,鱼浆拌酸黄瓜,再裹面粉下油锅。里恩第一次做就大成功,这是他很少数一次性做出这程度的料理,还十分美味,里恩就把这个食谱写下来,寄给全国各地的友人分享快乐。

食谱消失的时候,里恩心说幸好他把这个做法背个滚瓜烂熟。取而代之一套黑披风,还带个头盔。里恩欣赏不来这种审美品位,披风可能是每个少年男孩儿心中向往,头盔就实在丑一点,敬谢不敏。

幸而头盔很快也消失了,换了一套士官学院的红校服。这个他很熟悉,他七组出身,学校里也只有他们这一届这个班穿的红色,实属靓丽风景线,有荣誉,又有回忆。里恩把它很珍惜地叠好塞进箱子,心里还是比较希望他的梦不要夺走这个。

空之女神为你关上一扇门,就还打开一扇窗。虽然红制服没了,换了一套绿的。这买卖不亏,里恩觉得绿制服也不错,比白色好些,但不管哪种颜色的制服,在他流失的梦里都不会存在太久。

里恩最后一次掀开存档记忆的箱子,往海了去的难以计数的花从箱子里涌出来。花是白色的,带着一股春天的甜味儿,里恩认得这花,他一直很喜欢。托利斯塔每年春天,莱诺花都开成云一样,一片一片浮在小镇上空,无所不在的花和阳光,花香和欢笑。他用双手捧出一捧花瓣,捧出更多,将白花铺了满眼都是,才把箱子挖空了。最后这个箱子剩下一枚硬币,里恩用手指把它抠起来捏到手心里还是凉冰冰的一片,但手伸出箱子的时候,那种温度已经一瞬即逝地消失在他掌心之中,就像他从没摸索出那枚五十米拉一样。


从托利斯塔出发去克州,他要先绕转卢雷,与亚丽莎约了要见一面再走。里恩念书的时候学校给他们派过去卢雷的特别实习,相对算是熟悉的地方,因此他拒绝了亚丽莎请莎朗来接他这个事,不愿添多余的麻烦。骑神请克蕾雅运去克州,里恩只身一人上了火车。他来时一人来,见到年轻,美丽,温顺好心肠,青年人犹如矿中的金子闪闪发光,真情就在那儿苏醒,抚慰心中的阴影和创伤,不毛的灌木丛中鲜花吐芳,去时也是一人去,青年人被打上了他人的戳记,阔别真心厚意,心中空荡,与春日作别。




※1866年小约翰施特劳斯作品314号蓝色多瑙河圆舞曲,曲名典出卡尔贝克的诗作:“你多愁善感,你年轻,美丽,温顺好心肠,犹如矿中的金子闪闪发光,真情就在那儿苏醒,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香甜的鲜花吐芳,抚慰我心中的阴影和创伤,不毛的灌木丛中花儿依然开放,夜莺歌喉啭,在多瑙河旁,美丽的蓝色的多瑙河旁。”

评论
热度(19)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