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枪花

三代后剧情捏造,忙得双脚离地随便发糖了




这一天狛枝突然说,日向君,你记不记得你以前对我开过一枪的事情。日向一开始一脸迷茫,死活在记忆里追索了一圈。他因为以前接受过手术的关系,作为神座的那部分记忆是有点混乱的。日向创是个没用的正常人,接受自己绝望过这个事情没有像御手洗那样不争气地抱着垃圾桶吐,他心里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因此毫无骨气地宽恕了自己没有跟神座时期的所有记忆追根究底的态度。事到如今,狛枝这样讲,日向就模糊地回忆起来一点,表现出适当的一点心虚来:狛枝你这家伙,你现在,跟我翻旧账了?

狛枝呵呵两声,做作地挥了挥手说,哎哟!怎么可能。我没有那样心胸狭窄,就只是对我开了一枪而已!一口血也没有喷,为了希望,这样的牺牲不算什么!表现得十分豁达。

日向皱着眉头盯着狛枝,试图把他身上盯出个洞来,见狛枝还是一张笑嘻嘻的脸,勉为其难地信了百分之五十。

狛枝目视远方,若有所思,转而一张口,嘴里吐出来的话语甜蜜有如赞美诗:我还记得那段美好的记忆!神座君的才能,啊,太动人,令人太动心了!“区区幸运,我也是有的”!我休息一会儿,一想起来,我这样的垫脚石,心口也痛了。

日向要昏倒了,不想和狛枝说话。在狛枝还快活地自我陶醉在过往之中时候,日向痛苦地在记忆里追根究底,终于把他曾经把狛枝子弹卡壳了的枪夺过来反过来对狛枝开一枪的事情从陈年黄历里揪出来,因此脸色活像被强塞了三个樱饼一样难看。狛枝回过神之后,对着他狼狈不堪的脸狂笑了一阵,真的是毫无形象地拍桌子大笑,笑得眼泪也出来了。

日向君,你以为我要在你这样的人身上追究什么?只是,这样的,毫无才能可言的你。狛枝伸出手,苍白的指尖在日向的下颔没有停留太久,光滑的指缘从下颔的曲线重重划到他的侧脸,留下一道摩擦肌肤的痕迹。日向仰起脸,狛枝的站姿斜斜打下一道影子,将日向整个人笼起来。日向将椅子往后蹭了蹭,椅子脚在地上拉出聒噪的声响,手虚握黑风衣下插在腰侧的枪。

狛枝的指甲更深地陷入日向的脸颊。日向所能看见的他的眼睛,被难解的情绪搅成一片含糊不清的混沌。

日向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时常想,我面对江之岛盾子,我没有打中她的不幸,被你打中胸口的不幸,就算只是我这样的垃圾才能,我得到的回报也太少了吧。日向君,不要那样看着我呀?对事情有期望,你教我的,对吧?啊啊,被区区日向君就煽动了的我,或许连日向君也不如,只是,我也可以这样想:我这样的不幸,换来的到底是多令人难以想象的幸运?

蛇一般的凉意缓慢地爬上日向扶在腰侧的手背,狛枝的手钳制住他的手。日向眯起眼,在贫瘠的光线底下窥探狛枝的表情,直到狛枝提起了嘴角,笑意从灰绿色的眼睛里淌出来。他像是有些累,低低地在日向耳侧说,我想来想去,想来想去呀,我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我就在这里,日向君也在这里。

日向分明从那个答案中听到一瞬颤音,像是压抑着极大痛苦的,又像是蕴含着太多喜悦的。狛枝俯下身,放开日向握住枪的手,搂住他的脖颈,日向的头靠在他肩膀上,柔软的白发遮蔽了他的视野,闭上眼睛也是一样的。压下来的磅礴的黑暗,体积巨大的愧疚如同疫病,迟缓地到达他出现不久的记忆里,此外还有一丝劫后余生的温暖,从一个拥抱中缓缓沁入他的体表,潜入血液,循环直到心脏。




Fin

评论(5)
热度(78)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