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Bad blood

影山兄弟,可能有一些律灵




灵幻新隆在MobDonald偶遇影山律。灵幻起初对于迎面走来一个端着一盘垃圾食品的优等生这件事有一些危机感,其具体表现为从一口能吞一根薯条退化成一口嚼不断一根薯条十分之一,看来怪像只啃木屑花的仓鼠,目不斜视地盯着一袋只剩骨头的辣翅。结果突然清亮的声音如同电闪雷鸣从他头顶劈下来:“请问这里可以坐吗?”

灵幻新隆,除灵界的超级新星,跑火车的专业老司机,一秒挂上营业微笑:“可以啊,呵呵。”


影山弟弟在对面拆开鳕鱼堡的包装纸,慢条斯理地啃了一口,问:“我哥今晚什么时候回家?”

灵幻看了看行程,跟他一本正经地说:“你哥今晚帮我处理一桩大case,我吃完,就要赶去看看他情况。”

影山律点头,拿圣代的叉子叉断一根躺在盒子外面的薯条。灵幻心里打了个颤,面上不动声色:“你哥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影山闻言看了他,嘴角提起来,他生得就模样不错,笑起来占了十分便宜,以前茂夫描述过这个,灵幻还没什么实感,看看好看小青年难道是什么难事?他早上起来照照镜子就见着了。现在倒是感受得明显一点,就不自觉地拔直了腰背。然而影山笑完了说:“那是当然的。”

灵幻问:“你不担心?”

这问题非常顺理成章,但影山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迟疑了一下,引起了灵幻的注意。影山沉思了一会儿开始说:“我担心啊。我怕哥哥受伤。”

灵幻心想,不得了啊,影山律其实是个小甜心,不告诉他哥哥对不起他哥哥这么多年打的工。

影山说:“我又担心哥哥不受伤。那怎么行呢?哥哥受伤,回到家里来,不敢告诉爸妈,只有可能找我。哥哥受伤当然不好,不受伤更不好。不过受不受伤,反正我会知道,这就足够了。我把哥哥借你,不过你要记得还回来,不要占用哥哥太多的时间,也不要占用我太多的时间。我的说法可能有点敌意,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哥哥是我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人活着的时间不长,要多珍惜和哥哥共处的时间,我应该做的。”

灵幻说:“年轻人,你被感情冲昏头脑了吗?小酒窝告诉我的,原来是真的。我是不会阻止你,你是聪明人,你不会伤害龙套,他不会觉得被你伤害,是不是?但是,超能力是什么好东西吗?以灵力为生的我,是不太明白渴求力量这回事的,我太强了。但你也不弱,你不懂得知足吗?茂夫的弟弟。”

影山讶异地说:“我不知道小酒窝告诉你什么,只能说不是你猜测的那样。小酒窝告诉你,我因为背德感变强?当然,那是我从觉醒开始就无法改变的事,但我因为哥哥变强的事,是很久没有过了。小时候,我羡慕哥哥有超能力,哥哥是我世界的基础,我嫉妒哥哥,哥哥离我太远了,我感到孤独,我恨世界,我恨哥哥,这才是我背德感的来源。我不该恨哥哥,产生恨哥哥的幻觉,这让我刚觉醒时力量急速增强。可现在不一样了,哥哥是我的至亲,是我的家人,是我的朋友,是我的爱人,爱哥哥是正义,这就导致了我的裹足不前,但我不为这个而羞愧,我已经了解了哥哥的世界,哥哥不会扔下我,我不会离开哥哥,我停步于此,但我拥有了世界的基础。”

灵幻拿出手机来打电话:“龙套啊,你搞定了吗?我知道你行的,就不来了。工资记给你弟弟。”

撂下电话,成年人对青年人说,这顿我请。灵幻起身,撩了撩刘海,整平西装,把拇指咬在嘴里吮掉薯条的盐味。

“你没错,茂夫的弟弟。如果说唯一有什么错,你猜维护绝对正义的条件是什么?”

灵幻扔下这个问题,把裤兜里折皱的钞票掏出来压在影山面前,独自离开了坐席。




Fin

评论(7)
热度(37)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