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错视

新岛真/高卷杏

自家主八神嶺



这是有一次坂本听说高卷和新岛搞了个小私群,一开始大惊失色,半夜十二点敲八神,把他从掉进牢房的梦里拉回来,电话铃震天响。嶺啊,你听讲了吗!杏那家伙啊,和学……不是,和真搞了个私聊啊!八神还没醒透,一摇三晃地起身,睡得死死的Mona从他胸口噗通一团沉甸甸掉下来,在床垫上弹跳几下,从咖啡店阁楼上的小窗往外传出一声尖利的猫叫。


第二天龙司偷偷摸摸地和嶺在中庭前面的自动售货机见面。说是偷偷摸摸,其实也没有多偷偷摸摸,远远见杏和真两个漂亮女孩儿从走道过来,有说有笑地给他们招招手,龙司拉着嶺就要跑。问这是怎么个情况,今天我们不去金城的迷宫了吗,金毛涨红了脸憋了半天,大喝一声,你们,你们女孩儿有女子会,就不准我们有男子会了?!嶺,我们走!留下自以为很潇洒的背影。杏看了半天,说,他们带祐介吗,男子会……真理性冷静地说,回头问一问,请他们到学生会室一坐。

三个男高中生在中央街碰头(龙司:我靠怎么坐个地铁也能碰见明智那小子,我靠他怎么一副和你很熟的样子,我靠你们私底下见过几次???),去了家庭餐馆之后,三个人两杯咖啡一杯清水,龙司义愤填膺地起头了,你们,你们知道吗,我知道了一件事,这件事——高卷杏和新岛真拉了个小私群啊!这话掷地有声,使另外两个人都不发一言。龙司的表情更肃穆了,要解释这事情的性质严重,祐介慢腾腾地说,这只是单独聊天,有什么问题吗?

龙司一脸深沉地说,这你们就不懂啦!你们看,杏那家伙之前那样针对学……真,单独聊天,有什么要避开我们聊?那假设是女孩子的友情吧,最好是了,大可不必避开我们啊???万一这是她们表面这个样子,背后又是,又是另一个样子了,这个对我们怪盗团是很不利啊!嶺,你讲一讲,是不是这样的!

嶺说,这样吧龙司,我们去对面吃个牛肉盖饭。

这很好,好的,我们走了!一饮而尽,后来出门下楼梯时候才如梦方醒。嶺啊,我们刚刚还在谈大事,你肚子饿了要吃饭吗?

八神嶺回过身说,龙司可能几顿饭没吃了,紧要是吃饭。

哦!龙司很积极地应声,应完之后思考了半天,对着蓝天白云中央街的人流还有两个男子会成员的背影气急败坏地追了上去,一只猫从书包里自己拨开拉链钻出个头对着他狂叫,反正他听懂了那是在狂笑。


那天从金城银行里出来之后也是一个深更半夜,刚躺上床手机震了,猫一爪子拍在妨碍它入睡的人肚子上,结果转眼看见跳出来的头像是个双马尾,立刻放弃自己作猫的基本立场,扒着嶺的额头看mail,大意是我想跟你要一个新岛同学的邮箱。

猫如果是人马上就会露出慈祥微笑:学生会长从银行里骑着重机车出来了就已经进了他们怪盗团的群聊频道,哪还需要特意索要一个邮箱?也就是不找个由头搭不了话,猫很懂地、意味深长地说,杏殿下实在就是这样可爱啊!催促嶺快给她回信。既是半个养猫的人也是怪盗团团长根据全员一致的原则,必须得做这个毫无意义的事,哪怕这个全员除他以外只有一只猫在场也一样。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样的,也就是团长早就知道一切。金毛吃完最后一口饭,往嶺半点也还没动的碗里若无其事地泼洒了半瓶红姜。

吃完一碗牛肉饭半碗红姜末之后也没有度胸加三点,这是极大的损失。出了店直奔可丽饼店去,急需甜食拯救一下受伤的心,然而涉谷这地方哪天人少一些天也要下红雨,只能对着排出一列的长队望而却步。男子会三人一猫悻然离去之前见到队伍终于往前走了一点儿,两个他们刚才见过的女孩儿捧着一个包了油纸很大个儿的焦糖奶油巧克力香蕉可丽饼从人群里钻出来,一人咬了一口。


从金城银行出来,脑子里都是在迷宫里的事情,一夜没有睡好,醒过来见到昨天群里见到的双马尾头像了:我问嶺要了新岛同学的邮箱,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今天中午在学生会室见一面如何?婉转地一点儿都不高卷了。等她发现自己回信的时候也来不及弥补,但总而言之新岛真已经再没什么可怕的:哪怕要坦言你也就是那样的女孩儿,将恶意和愤怒发泄在别人身上的,那样低劣的女孩儿,但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都是这样的,而真正的垃圾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垃圾,因此都只是低劣在高中生范畴内,可以被原谅的地步,所以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Fin

评论
热度(8)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