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君と君の好きな人

岚泉岚无差




君と君の好きな人


濑名泉开门进去之后鸣上岚就转过头了,手中拿着本身在帽檐上比划来去的波板糖,见是泉他一下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流露出一丝笑意:“还以为又是来要糖的孩子。”

“又?”泉皱皱眉头,背对着队友坐下了。岚将最后一支波板糖用夹子别上帽檐,将那只载满小南瓜、糖果和无纺布织作的鬼魂的帽子扣上头,将压得到处乱翘的金发别至耳后,检查过镜子里的妆容,他又从镜子里见到不高兴的背影。虽然那只是个背影,不过他可知道那就是不高兴,于是还是将帽子上的糖果拆下来,从背后塞给泉。

虽然泉还什么也没说,但岚说了:“不给糖就捣蛋,是吧?给了泉酱的话,就不会捣蛋了吧?”

谁会捣蛋啊!即使想那样说,但抢在他之前有人又说:“烦恼的泉酱,对我来说就是给我捣蛋呀。”

濑名泉无话可说了。

“那么,接下来,”岚站在他背后伸出手,掌心凑在他脸颊边,“Trick or treat?”

泉终于转过头来,显得十二万分不耐烦,像遇见天方夜谭。

“如果没有糖的话,就告诉我吧,泉酱?”


濑名泉被恶魔附身了。

这就是难以启齿的烦恼。“就算是万圣节,这种说辞也……”有人相信的,就站在他眼前,鸣上岚的眼睛这样说。

这是个什么样的恶魔,为什么说是附身,遭受到的困扰,皆都是不知从何说起的事情,因为岚那样的眼神,更加觉得要说出来的时候充满困扰,但因为面对的是岚,所以只能如坐针毡但面无表情地说了:“是前几天的事情,遇见了金发的恶魔。”虽然是恶魔,也只是自称是恶魔而已,只是十一二的孩子模样,性格也很温顺,因此并不觉得有什么困扰,顶多觉得睡眠不足产生的幻觉太逼真。

关于恶魔的族群,他一无所知,实际上,也不想有什么了解。真要说的话,因为那恶魔的长相,所以宽容了自己接受那是一个将会止于万圣节的幻觉,好像等到这节日过去,幻觉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濑名泉很少纵容自己,因此不知道纵容这东西一旦发迹就难以止歇,本身不算困扰的一件事,也由此变成了困扰。蜜金头发的小恶魔告诉他,泉酱,你知道吗?像我们这样的恶魔,有一个特别的秘密哟。用澄明透亮的紫色眼睛来逼迫他发问:那是个什么秘密?实际上他当然不想知道,于是那个恶魔什么也没有说的,快活地拉住他双手,往他掌心里小小地吹了一口气。

那是什么意思?岚好奇地问,那样的事情,我可没有经历过呀。他似乎还有些艳羡地说。这使泉更加不快地说,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就不会这样想。那么,那是什么意思呢?岚笑眯眯地顺着他的意愿问。

起初那恶魔什么也不说,但每天执意要这么做。后来随着这种短暂的仿佛是祭祀的方式,他的眼尾逐渐拉长,身量抽高,金色的发梢卷得乱糟糟,越看越像一个人。直到踏入万圣节的钟声敲响,最后一次濑名泉的手被拉起来,金发的恶魔向他的掌心里吹了口气,就着那样的姿势,在一团四处打撞的温热呼吸中告诉他,这代表,我把我的灵魂献给泉酱。


岚一下惊叫起来。啊呀!这是向泉酱告白的意思吧!他捂住脸颊说,这真是太浪漫,好可怕的手段。就像自己被告白一样红了脸。泉简直太崩溃了:“真搞不懂你们这种人想些什么啊!”

岚眨了眨眼睛:“我觉得那是向泉酱告白的意思哦,只是,真是过分的方式。”

泉有一瞬间感到眼前的人很陌生。

“哎呀,我只是这么觉得而已,”岚的脸上仍然残存着一丝微笑的余温,“因为,擅自把自己的灵魂交给别人,非常自私呀。泉酱没有拒绝的余地,是被带着跑了吧?”

意欲反驳但是无处入手。他绝对不会承认这件事,但事实似乎就确实是岚说的样子,因此更加火大。泉烦躁地用手指叩击着沙发扶手,在清脆的节律之中将无可奈何的疑问倾吐出来:“那么,对这样的人到底应该?”

与万圣节的恶魔长着一样的脸的鸣上岚,说着自己很自私的鸣上岚,一下子笑出了声。

“但是,会那样说的人,一定是很喜欢、很喜欢泉酱的,”他仿佛才发现一般,伸手摘下黏在泉银发上的橙与紫交杂的条纹纸带,“所以,泉酱还是适当手下留情吧?”




Fin

评论(1)
热度(65)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