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残响(一)

一切错误都是我根本不记得剧情,不可以打我,不然会失去我



1205年3月后的春天是不同寻常的春天,里恩·施华泽回到他的母校托尔兹士官学院参加一场毕业会,当他初次踏进这个学校决定了他的人生际遇将会发生巨大的改变,但他们从未知道巨大的改变究竟有多大。

他前往克洛斯贝尔之后,经常想起学院里的一些事情。米莉安常看不出他想什么,不至于与他情投意合地分享。相对而言,路法斯由于身为尤西斯的兄长,反倒更熟悉他们的所有行程,能够在他回到总督府时与他畅谈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

里恩不得不承认路法斯在与人交流方面具有天生的才能,这绝非阿尔巴雷亚的天赋,而是作为人的可怕之处。与雷克特和库洛都近似,当他们愿意与人交流某件事,他们将会出现在《樱桃》、一家赌场、总督府的办公室,为你奉上一份温柔的午茶。

“回去看看吧,我的副官,”青年人给了他两张火车票,“你该回去看看了。还记得吗?”

他眨了眨眼:“你还没毕业呢,里恩同学。”并贴心地告诉里恩一张票给他,一张票给他的灰之骑神。

里恩觉得这时候他应该被逗笑了,他确实笑了。


翌日,他与克蕾雅启程共返托利斯塔。一张票是给里恩的,一张票给克蕾雅,瓦利玛睡了好几截车厢。

“瓦利玛该买几张票呢?”里恩向克蕾雅解释了前因后果,得到克蕾雅的一个微笑,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自在,但试图直面里恩并不可笑的问题与真诚的表情。

“路法斯先生是一位风趣的人,”她评判道,但尤其评判人让她更为失礼,使得她不自在地转开了话题,“我从士官学院毕业,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现在也记得很清楚吗?毕业的事。”

“啊,也不能说那样的……但同学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后来会在各种各样的场合相遇,虽然不都是愉快的场合……”

当她忖度她的话语,里恩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克蕾雅能够察觉到这个话题已经告一段落了,里恩抱着他的行李箱,她想当里恩要回校时,他会选择穿那件红色制服,那么那件制服会在他的箱子里。她停止了与里恩的交谈,与此同时,当她思考路法斯要求里恩回校参加战后不成气候的毕业式的理由,即使她已经成为军人数年,她仍然感受到一种巨大的悲伤与迷茫笼罩了她的心。

远行的火车在铁轨上终而复始地颠簸。

里恩回想他第一次去到托利斯塔这个城镇,那时的托利斯塔时值入学季,一个平凡无奇、生机盎然的春天。在从克洛斯贝尔回托利斯塔的过程中,他们路经卡雷利亚要塞,转乘到达凯尔迪克。越接近托利斯塔,春天就越发肆无忌惮地从车窗涌进车厢里。他们在大市暂做歇脚,里恩换上了他的制服,拜访镇长家,购买了一些全不能被算作是特产的食物与花,带回托利斯塔。

克州的名产太多了,里恩告诉克蕾雅,但那些不方便带回来。米莉安喜欢蜂蜜面包,“莎朗小姐擅长这个,我记下了做法。”,至于最喜欢咪西的米莉安赠送给菲的咪西玩偶,倒是好好地躺在了他的行李箱里,占据了行李箱的大半部分。

“他们不会在意这些吧,”里恩思索了一会儿,“他们肯定不能打我的。”

克蕾雅帮他分担了一些他的战利品,当他们一起上火车时里恩把纸袋里的甜食拿出来交给克蕾雅。

“也有克蕾雅小姐的份。”

克蕾雅回答了另一个问题:“他们都在等你。”


到站时里恩只剩下了他的行李和他的纸袋,克蕾雅为他把骑神置放在铁道宪兵队。

托利斯塔真正到了春季,除了白花满开,与他同到站的有身着各色制服的新生。他混在那些学生当中,还期待他的同学们没法从那些人里把他找出来,好让这成为一个话题。很快他的预期就破灭了,他的行李箱和特产被一道轻巧的银色影子劫走,迎接他的是重剑、魔法杖、长弓,里恩握住绯皇的刀柄,被一群人用武器招呼地坐倒在地。




tbc

可能还写,天知道它其实真是个crrn但……

评论(3)
热度(11)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