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Pause & Break

原作 / ボールルームへようこそ

兵藤清春 / 赤城贺寿 / 富士田多多良

请大家来看跳舞!跳舞漫画真是太好看了,会获得幸福的!




Pause & Break


“因为如果不学会还手的话是不行的。”

“什么?”

“我说啊,你,老是被那些混混缠上不是吗?”


赤城贺寿不耐烦地翘着腿说:“你对你的舞伴明明脾气那么差劲,对小混混却不敢还手……”

“因为跳舞是两个人的东西!”富士田多多良从床上跳起来,发出的响动连兵藤清春也无视不了,当他瞟了一眼之后,多多良垂头丧气地回到床上,“而且小千不打算解决问题,让人很……”火大。他把最后两个字吞进肚子里,谴责舞伴并不是个好习惯。他从心底里不愿意做这样的事,只能重新倒进床里。

“那么,你还是个相当傲慢的人啊,富士田。”

另外两个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下达判决,理论上来说,是多多良的临时教练下达的判决。

“只对想要和你沟通的人发生争执,就好像是幼稚园的小孩子一样水平的能力,”临时教练翘着嘴角盯着多多良,“明明你还不会独自跳舞。”

“那么,花岗同学呢?”多多良还没发现自己捏紧了拳头,但贺寿已经开始叹息了。

“我说,”贺寿从椅子上跳起来,“明天出去玩吧!就一天,难得来了轻井泽,对吧?”

清春和多多良的眼神转到他身上,盯得他有点发毛,他吼了一声:“干嘛啊!”

“没什么。”清春说。

多多良低着头小声嘀咕,小千还不一定愿意去。贺寿被他磨磨蹭蹭搞得没耐心,一把提着他领子像提溜着一个猫一样把他拽起来。

“是男人就去把舞伴带出来啊!”

贺寿抓着一路惨叫的多多良跑了。


最后剩下的人在房间里给多多良的正式教练打电话,告知他们一行人明天要全体出游。作为向正式教练的报备这没什么不妥,但作为给母亲的一个电话则显得尤为异常。实际上如果他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就好了,就算是兵藤清春,不明白的事也还多着呢。电话另一头传来轻微的笑声:“别急啊,清春。”

如果他想装作毫无动摇,在任何人面前都能做到,但是在母亲面前就太困难了。他选择闭嘴,然后万里莎告诉他:“哪怕你要自己接代言了,但是看着那两个孩子追上来还挺有意思的吧?”

“我能自己解决的。”他不置可否地说,然后挂断电话。

关于会不会有人追上来,他能不能看到他想看的,事态会发展到哪个阶段,富士田多多良会真正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还是短暂的、稍纵即逝的星星,这些事都还没有定数,但人对未知事物总是充满好奇,这是舞者的感性。他在心里原谅了自己一会儿,然后贺寿哐一声风风火火地开了门。


“结果呢?”

贺寿一头把自己扔到床里,“总之去了再说!那家伙慢吞吞地真气人……”

“你只是自己想去玩吧。”

“才不呢!”贺寿强调,“他可是让真子穿上胸罩的人我绝对不会原谅他绝对不会,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那就别让他还手了。”清春轻飘飘地说。

贺寿笑出声:“那你也别和他斗嘴啊。”

“那不是。”

贺寿没所谓地耸了耸肩膀。房间里恢复了平静。


引起纷争的多多良去钉宫房间了,不然今晚准没安生。有两个不是当事人的人可比当事人自己急得多,倘使他没能走到更大的舞台上来,不知让这两个人蒙受多大损失。但为别太把这个初学者放在眼里,他们开始讨论明天吃点儿什么。难得一天不去思考热量使人快乐。兵藤万里莎现在还不很清楚其实她儿子也爱吃垃圾食品。他们为了薯条应该蘸巧克力新地还是蘸甜筒又吵了起来,假装不去思考如果整个房子里再出现一瞬跌倒的重音,那这惨烈的痛摔又会属于谁。




Fin

没了,写得不好,乱七八糟的……但是跳舞真的很好看的……比我写得好看多了!请大家来看跳舞,嚎啕大哭

评论
热度(32)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