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だけを抱いて

在受伤时如何避免死亡

原作 / 开封奇谈

CP / 白玉堂 × 展昭


……诶其实我只会写七五,反而让我写这个有一点困难……但是,但是剧情可爱啊!我放弃智商。




白玉堂和展昭谈人生。白玉堂说,展昭你这蠢猫你不知道啊。展昭迷迷瞪瞪地点了点头。白玉堂把他晃醒,展昭你不知道啊!有人要害你!展昭又躺下去了,展昭身受重伤,需要静养。白玉堂又把他抓起来,捏着肩膀大叫,展昭!你们开封府,有人要害你啊!

一是那公孙策,心狠手辣,二是那包拯,可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展昭这穿胸一剑,公孙与包拯一个要给他下毒,一个要把他揍成白痴。白玉堂说,展昭你听好了,我白玉堂,可,可,可没法放你不管……你救我四位哥哥,你又救了我,我,我欠你……

展昭气若游丝:白玉堂,你……结巴了吗……

白玉堂冷着脸站起来,把展昭整个从床上捞起来,展昭像一尾离水锦鲤,僵硬地摆了摆腿,摇了摇手,权当挣扎了。白玉堂大摇大摆地把他扛出房,扛了十步把展昭放下来。

展昭看了他一会儿,笑了。

白玉堂暴怒,展昭!我和你没完!气得伤口都要裂了。因为绝不可能在展昭面前承认他已经站不稳,所以支着个背,用眼神示意展昭不想死就跟上来。展昭伫立在门口。白玉堂说,包拯说你一年没鱼吃了。

这开封府清水衙门,病号房也没点特殊待遇,不比对过庞府,江子云治个病都能有大刑伺候,那指不准也能做个素鸡、素鸭、素鱼……展昭眼光一闪。

“我走不动,”展昭说,“帮我。”

“谁帮你!自己走。”白玉堂提了口气吼。

“你果然不帮我。”

“谁说我不帮你!”

“那就是帮我。”

展昭一双眼睛抓着白玉堂不放。白玉堂恨得咬牙切齿,小声嘀咕。

展昭没听清楚,白玉堂已经瘫地上去了。他端详了白玉堂一会儿,自己也倚着门框跌下来。

白玉堂伤得很重,也就是比展昭先醒,决计不是能轻易动弹的身体。展昭更不用提,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差点下去见张小虾。

“哎,蠢猫,你听好,”白玉堂躺成个大字型,提气吼,“没人要你救。”

“哦……”展昭眼睛要睁不开了,“展某乐意。”

“谁要你乐意,”白玉堂气得恶狠狠剜了他一眼,“自己的命也要保不住了,还无悔……”

“展某无悔。”展昭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这下地上几乎就是两具尸体。

“为了开封府?”

“是。”

“为天下苍生?”

“是。”

“……别把白爷爷我也算进这劳什子天下苍生里,你白爷爷我不稀罕。”

“……哦。”

远处嗒嗒嗒脚步声靠近。不是包拯也不是公孙。他俩一点也不想从地上起来。

江子云弯下腰给他俩作揖。白玉堂昏昏沉沉哼了两声,突然瞠大眼睛。江子云之手段毒辣,不输公孙策。白玉堂又感觉到见到展昭被一剑穿胸时的恐惧。

“展护卫,白少侠,好兴致。”

江子云面露微笑,叫人通体发寒。白玉堂已经无力反抗,他侧头看展昭,展昭又一点声音没有,不是装死就是真昏了。他俩没死在公孙与包拯手里,现下又要死在这江子云手里,真不知怎样死法更凄惨。江子云提拉起他和展昭,把两具尸体靠在一起。书生病弱,毕竟没法直接拖他们回房,去唤赵虎张龙。

“……你是。”

展昭小声说。亏得白玉堂靠着他肩膀,因此听得见。白玉堂用自己身体撞他一下(实际也用不上什么力了),白玉堂,是天下苍生,却不想做展昭这里的天下苍生,但做得不做得,也只有展昭决定。他气急,又难受,眼前一阵阵发黑,再不晕过去可要哭鼻子了。

最后江子云与开封府师爷两人团团包围过来。白玉堂想是时候该彻底晕倒,这是终究难逃死劫。眼一闭心一横,展昭说:“白玉堂。”

白玉堂这眼睛没闭成,展昭又开始咯血,落在他里衣上。现在没人提的起劲干掉两个不听话病号,急着抢救展昭也来不及。出逃还未踏出十步,革命就已失败,还让差点丢了命的展昭又……

“对不起,白玉堂……”

他原来是要说这个。

白玉堂眼睛一红,也要跟着吐血了。

“我知你……不愿……”不愿成为展昭宁死也要护天下太平的天下里的一个人。展昭是为的这个道歉,可展昭哪里不知道,白玉堂这人最容易中激将法,白玉堂肯定是要和他展昭对着干的。

“展昭,你也就,也就说说,你没这本事……”

啪啪两记头槌打在他俩头上。包拯说,他俩多看看名伶不好么?平时也不知道都接受的什么教育,怪酸的。公孙说,我这就让你们接受,崭,新,的,教,育。一手拖着一个进房去,注定展昭与白玉堂真真正正要再走一回公孙策的鬼门关了。




没啦!。

补了下进度一应写一写当我也为党国出过力

评论
热度(52)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