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会有的

三时有约

复健,又傻又白又甜,写第一第二话的小律师还假装他很冷酷炫,到了第五第六话他只能当个大甜心了(拖

深山大翔 / 波多野卓巳


三时有约


“男朋友来了。”

橘说。推开门,正经干活时间以外懒散地趴在桌上打瞌睡玩手机做研究谈情说爱的,一律抬起头来看。跟在橘后头的青年被套在一件有点儿大的米色风衣里,头圆圆的,身体胖乎乎的,看起来像个泰迪小熊。

“哦,小男朋友。”荻野趴回桌上:这个月她在岗时间第四次见到这个小男朋友了。古牧扶了扶眼镜,确定这个律师身上没一处让他感兴趣的,将头转回笔记本前。

泰迪小熊张望了一圈问:“波多野先生查房去了?”

哒哒哒,哒哒哒。小...

千本刀

松本润 / 相叶雅纪


千本刀

松本其实不温柔,只是懂得对人好。分手后一天来到乐屋的时候,因为除了当事人之外还没人得知这件事,所以给已经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的相叶盖了毯子,像是做足文章的情态。二宫打游戏竟然都暂停了,大声叫:“我好羡慕啊!”松本眼角余光瞥到相叶肩头一块漏风的空隙,是他没给相叶塞好。

起床气被打醒了。松本一瞬间屏息,觉得二宫是不是察觉什么异状。结果相叶醒了,睡眼惺忪地看了眼前是松本,纯天然无公害地微笑起来,跟松本说早上好,声音软得像刷了热黄油的吐司面包。

松本不知该怎么答话:在他和相叶交往之前,他不知如何和相叶共处。想三十代的松本润,已经很久...

止痛药

松本润 / 相叶雅纪


止痛药

Side A


就是浑身都不太对劲,这里也疼,那里也疼,其实也不知道是哪里疼。相叶手脚并用地晃动他身上任何一处不对劲的地方,二宫觉得这真傻,把目光收回去,同时樱井探究一般地看着相叶,说他脸色确实不太好,相叶得寸进尺,叫起来,是的呀,真的呀,翔酱明白的吧?

话语间,喉头的刺痒感变得明显,便顺势干咳几声,更叫他浑身都不舒服,尤其是太阳穴像要燃烧起来,相叶才发现今天自己说的话太多了。

太爱说话这件事,于他来说本来就是欲盖弥彰的行径。在场是和他做了十几年同事的人,不会半点没察觉,相叶自己恐怕是最后一个发现的。

当他决定不再做一个傻...

风波浪漫 - 1

松本润 / 相叶雅纪

*fork/cake世界观变种


风波浪漫


1


“身为蛋糕想要吃蛋糕,这可不可能?”

“看你就很可能。”

二宫陈述,指使相叶放下碟子。透明方柜里的蛋糕数量已经减少一半,相叶还在作垂死挣扎。相叶大声说:“我真的很饿!”

二宫说:“这次几个?七个?”

“是破纪录啦,”相叶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子,又突然说,“我有好好锻炼!”

二宫不以为然地点头,相叶又叽叽喳喳地抗议起来,坚称二宫不信他。叫松本看来,相当闹剧,二宫与相叶关系之熟稔,也就是可以粗神经地开这样玩笑的地步,而所有人都对此习以为常。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松本想,这...

おかえり

深山大翔 / 波多野卓巳

就试试,一切ooc属于我,99.9II第一话衍生


おかえり


波多野卓巳下手术台之后,错过恒例三点的甜点时间,不是说不吃甜食就会在病理层面上表现为生理不适,但波多野的百分之八十是由糖分构成的,缺少糖分就精神萎靡,术后还有巡房,但被小护士推回办公室。波多野还莫名其妙那会儿,荻原趴在他对面探起个头,大声嘲笑面色憔悴的他比古牧教授的小白鼠还要接近死亡。

脱下手术服重新缩回白大褂里的江湖医生内心则想,回不到家,见不到男友,接近死亡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手机屏幕上虽然没有男朋友,Line里却有一个不怎么亮起的联系人。深山作为律师,比...

期待你 - 1

松本润 / 相叶雅纪

一切捏造和OOC属于我


相叶雅纪三十岁,该受过的苦都受过了,该谈过的恋爱也谈过,因此没再想过再失恋这件事。

松本润在他身侧的座位,就坐着,并不做些什么。面包车里的空调打暖气打得夸张,轰隆隆响个不停。相叶先前才哭过的,眼泪留下的痕迹凝结在脸上,干巴巴的,很快又被很多的眼泪冲刷过去,变得湿润。他也不明白有什么可哭的,绝不是松本润太吓人了:松本润的沉默,让他融入空气,身边有没有松本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清楚意识到松本此时此刻,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就出现了,相叶是不会哭的。相叶嘀嘀咕咕地一边哭一边说,好痛,好痛,润酱,好痛……就是气胸的...

©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