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底下无新事

兴味心中

不二在天桥上看见了越前。他把头伸出去了,后来发现越前在看他。不二说:“你学会白鲸了吗?”小车在天桥下汇成嗡鸣的车流,不二才突然发现了越前当然是听不见他说话的。他往下行的阶梯去,在那之前不二看见越前对他说话了,虽然是那样一个被埋在车流里都看不见的形单影只的样子,但是越前的眼睛太晃眼了,没有哪个摄影师能错过这一幕,不二暗暗觉得一点微不足道的可惜,继而更用力地看清了他变化的口型。

 

理智上不二觉得三重回击不好学,但现实意义上越前总比他想象得更聪明,能出乎他预料才正常。不二走下来天桥,越前扛着个网球拍指方向。天桥下有个网球场。越前说:“学没学会?”然后就笑了。

越前那样子总容易被人误解是挑衅,但不二认识他也已月余,就知道越前的挑衅与挑衅一词的真正概念仅是表面上的演绎相近。如果说越前渴求对方的反应与否,那估计越前甚至不需要任何回馈,因此不二只选了个最合适剧本演绎的:“那让我看一看,你觉得好吗?”果不其然越前觉得索然无味了,不再看他。不二走到他身边去和他并行,把微笑压在眼角,后来越前问:“不二前辈,你笑了吗?”不二要问他你怎么又知道了,越前说:“我听见了。”语尾分明都飞起来了。

 

不二问:“越前,你很高兴吗?”越前迟疑地看着他:“不二前辈,你……”明显一副很怀疑不二真要实践承诺逼他喝乾汁的样子了。不二说:“越前,对我更有点信心吧。”

越前手里被塞进一罐ponta,不二的示好太浮夸,让他很不安,但说到底,见过一次白鲸不足够他学到十成十,给不二夸下海口是一种挑衅的条件反射,但很快他知道了对青学的天才这样做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说有什么原因他知道了自己在干一件傻事还不反悔,只能是他想知道不二究竟怎么走在他身边,走着走着就笑了。

“不二前辈,有个事情要问你,”越前岔开话题,“你刚才,笑点什么?”

不二偏头看了看他:“什么时候?”

“从天桥下来的时候,”越前说,“我听见你在笑的时候。”

不二从善如流地点头,给他指他手里的ponta:“你现在就知道了。”

越前对他装神弄鬼总很头疼,不二哗一下乐了:“越前,你在瞪我吗?”不二不等他回答,“给好孩子的奖励,不好吗?你喜欢这个。”

越前安静了一会儿,灌了一大口葡萄糖水,试图醒醒他被阳光和汗水浸得恍惚的神智,结果鬼使神差地问了:“那不二前辈呢?”

不二沉思了一会儿,像是这问题对他来说真有些难,但实际上越前总觉得对不二来说,又有什么事算困难的呢?果不其然不二也只是停顿片刻,就很快把他要说的话说出了口:“等你学会白鲸,我会告诉你。”




评论
热度(10)
©樱坂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